梦小说网 第488章 你怎么才来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8章 你怎么才来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88章 你怎么才来

  医生站在他面前,严肃的说着:“死的奇不奇怪,不是一个医生研究的。”

  邢越气愤的说:“可是你们这样,是不负责的行为。”

  “负责?你跟我们说负责,你是谁啊,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我们?”医生开始有些恼火了。

  柳青提看到他们似乎要掐架,立马上前:“好了,不就是家属签字吗,我现在就派人找他家人。”

  她看的出来,邢越对这具尸体特别的执着,于是拿出手机,躲到一边讲电话。

  过了会儿,一对中年夫妇匆忙跑过来:“是有我儿子的消息了吗?”

  护士伸手做出‘请’的姿势:“请跟我,这边。”

  整个走廊瞬间回荡夫妻两人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她嘴角忍不住抽搐,邢越走上前:“叔叔,阿姨,我仔细检查过,他没有明显的外伤,送来医院却不治身亡,如果想要知道原因,得验血,如果查不出,还得解剖。”

  不过解剖,得找专业人员,邢越只是不愿意每个在医院盖上白布的人,死的不明不白。

  叔叔听进去他说的话:“小伙子,你说我儿子死的另有原因?”

  “不确定,只是有些怀疑,您可以采纳我的意见,也可以把尸体带回去。”邢越认真的说。

  阿姨却开口:“必须得查,我不能让我儿子死的不明不白,医生,医生,要怎么查出我儿子的死因,都听这小伙子的。”

  医生忍不住打量他,这人到底是谁啊,真会给他们增加工作量,死了就死了,还有什么好查的。

  邢越还真没想过,这对夫妻会这么配合,他当然也得负责到底,让医院做的检查,一点都不能少。

  最后查出这人中的是一种新型毒药,在他脖子地方,找到了个类似针孔,似乎是有人从外部打进去的。

  医院一致认为这件事太大了,万一出点什么,他们医院恐怕付不起责任,于是院长亲自出动:“家属,考虑下报警吧。”

  那对夫妻一听完全慌了,阿姨眼神心虚的乱瞟:“那个,别报警,我们这就把儿子领回家。”

  “不是,这件事牵扯太大,又有新型毒药出现,万一流入市场,后果不堪设想。”院长这回是彻底慌了。

  “不了,不了,老头子,我们现在就把儿子领回家。”阿姨催促道。

  “不行,这必须得报警,出了事,我们医院上上下下都付不起责任。”院长坚持说道。

  柳青提在手术室门口等着,听到走廊处有吵的声音,探头看了眼,只见医生全都围着那对夫妻,她想了下,径直走过去。

  “他们刚刚失去儿子,你们还要再他们伤口上撒盐吗?”柳青提质问。

  邢越缓缓开口:“这件事还真得报警,不然没办法解决,院长说得对,万一这个新型毒药流入市场,后果将不堪设想。”

  “说了不能报警,就是不能报警,你们还让不让人领尸体了?不让领,我们现在就走。”他见这对夫妻刚才那么配合他,以为这次也会听他的,可是没想到反应会这么大,脸色顿时僵住了。

  院长见他们有些奇怪,便悄悄让人报了警,夫妻两个随后便听到警笛声,两人顿时慌了神,纷纷站在柳青提面前。

  “柳小姐,说好只是演场戏,这怎么还带报警的,这钱我们不要了,你放我们走吧!”阿姨哀求道。

  在场的所有人一致看向她,本来呢,找人客串下,只是验个血应该没什么问题,现在出了大件事了,真是兜不住了。

  柳青提笑眯眯的说:“他们的确不是这人的家属,不过,你们医院查出这件事,就是你们的问题了。”她挥手示意他们快走。

  那对夫妻趁着所有人在发愣,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等院长反应过来,空荡荡的走廊,只剩下他们一堆人。

  院长脸色很不好:“这位小姐,你已经触犯法律了,如果医院有事,你也保不住。”

  柳青提无辜的说:“难道你们还跟一个孕妇计较吗?”

  院长脸色铁青,这孕妇不在家里好好养胎,真是爱胡来,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办?他扭头看向身后的人,全都低着头,指望着他这个院长做事。

  “先跟警察说明情况。”

  这时,手术室的门打来,管家至始至终都没离开过这扇门前,所以门打开的时候,他是第一时间冲上去的:“少爷,少爷,你怎么样了?”

  “病人肝脏有些破损,不过好在送来及时,抢救过来了。”医生交代了些注意事项,就去休息了。

  警察初步了解情况,发现事态严重,立刻向上司汇报,他们派更专业的人员来调查这次事件。

  柳青提坐在病房里,肖蜜儿随后匆忙赶来,衣领都是翻进去的,似乎刚才做了什么事情。

  她眼神很担心:“誉诚没事吧?”

  管家对她心里有些怒气,但是碍于她和少爷的关系,不敢表露出来,只能把视线转向躺在病床上的人。

  柳青提却是不管不顾:“你怎么才来?”

  “我,我做什么事情需要向你汇报吗?”肖蜜儿还是那副不识好歹的样子。

  直到傍晚,费誉诚麻醉一过被疼醒,柳青提冲上前:“哥,你感觉怎么样?在书房到底发生了什么?”

  肖蜜儿不管不顾直接推开她,露出自己的脸,嗲嗲的说:“誉诚,你怎么样了?疼不疼?你都快担心死我了。”

  费誉诚缓慢开口:“你们都出去,我要和青提单独待一会儿。”

  肖蜜儿瞪向她,凭什么誉诚刚醒来,就指名道姓说要见她。

  管家严肃的说:“肖小姐,请!”

  一群人出去,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费誉诚挣扎的要坐起来,柳青提立刻摇床:“哥,你刚做完手术,不要乱动,慢点啊。”

  费誉诚缓过劲开口:“十几年前,我父亲风头正盛,那些对手公司就坐不住了,找人把我绑架,还往我体内注射一种毒药,让我生不如死,这些年,我一直都在研究这款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