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90章 后背一阵发凉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0章 后背一阵发凉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90章 后背一阵发凉

  四目相对,火光摩擦,肖蜜儿眯着眼睛:“你怎么在我家?你是回来偷什么东西吗?我早就看你奇奇怪怪的,不会是和家里人闹掰,来这里找钱养小白脸和你肚子里的杂种吧。”

  柳青提生气的走下楼:“肖蜜儿,我发现你还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都这么多年了,怼我还不累吗?”

  “你这种人,我才不屑自降身份和她吵,我只是觉得,但凡有点脸皮的,都不会再来这里。”肖蜜儿讽刺的说。

  “那很抱歉,我不仅来了,而且还大大方方住在这里,我们回来,只是给你们准备午餐,没有别的意思,这就走。”她淡淡的说。

  肖蜜儿立刻拦住她:“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啊!来人,搜她身,看看有没有带走什么东西。”

  佣人杵在厨房门口,没有一个敢上前,一个是少爷的妹妹,一个是少爷的女人,她们吃饱闲的,才去得罪她们。

  肖蜜儿见没人动手,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怒斥:“你们都耳聋了吗,赶紧的,搜她身,一张纸都不能带走。”

  柳青提深呼吸,按照她以前的脾气,早就一个过肩摔过去的,哪还在这里跟她废话半天。

  “肖蜜儿,做人别太过分,不要很快就会报应在你身上的。”柳青提好声好气的说。

  肖蜜儿眼神很是嫌弃:“我从来不相信什么报应,我只相信我自己。”

  “还愣着干嘛,赶紧动手啊,是指望我给你们帮忙吗?”

  少爷吩咐过,在这个家里,肖小姐不用干活,要是被他发现她干活了,就惩罚她们,于是她们大胆上前,只是装个样子搜一下,到时候就说什么都没有就好,这样两头都不得罪。

  柳青提看到他们走过来,心里一阵紧张,想着东西还在自己口袋里,千万不能让她们搜到。

  而且哥说过,在这个家说不定有那人的内应,所以那人才那么清楚知道他在书房,而且还是趁他喝酒去的

  所以如果这些纸张露出来,肯定那人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到时候就怕她和邢越不能全身而退。

  这时,邢越走下来:“都干什么?”

  佣人听到柳小姐的帮手来了,立马后退,邢越把她护在身后:“肖小姐,你何必做的这么难看。”

  “你一个穷光蛋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我告诉你,誉诚的财富,足以把你弄死。”肖蜜儿不屑的说。

  吼,穷光蛋,以前不好说,可是现在的邢越身价估计是和费誉诚平起平坐,这个肖蜜儿还真是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敢说,柳青提很是生气。

  正当她要发火的时候,邢越拉住她:“肖小姐,我已经报警了,你是想要继续搜身,还是想好怎么应对警察。”

  肖蜜儿眼神有些慌:“不就是搜个身,叫什么警察?”

  邢越认真的说:“这件事关系到费总的人身安全,所以我就自作主张请警察来这里调查,一来也可以保护你们。”

  肖蜜儿行为开始有些乱了,这个邢越突然的报什么警,彻底打乱了她的计划。

  柳青提抓住他的手,眼神询问:真的报警了吗?

  邢越扶着她坐进老六开的车,警察的车和他们擦肩而过,柳青提扭头,看到那些警车真的是去费哥哥家里,她顿时急了:“邢越,你怎么可以报警呢?”

  万一费哥哥家里,还有行凶的证据,那这件事不就和他脱离不了干系了吗,不行,绝对不能让警察进入调查。

  邢越觉得她情绪这么激动很不正常:“你不是担心他的安全吗,这件事只有警察能保证的了。”

  柳青提立刻打断他的话:“警察保证不了,因为那些人要的,至始至终都只是一样东西。”

  这件事老六听着都上头:“少夫人,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不能说,不然邢越肯定会揪着费哥哥不放,她抿紧嘴唇,看向窗外叹了口气:“我也不清楚。”

  邢越盯着她后脑勺,眼神暗了暗,她似乎有什么事在瞒着他。

  不过她不愿意说的事,估计没有人能逼她开口,邢越抚摸着她的身体:“累了吗?”

  “嗯,不过我肚子更饿。”柳青提扭头看向他。

  邢越又带她去那家面店,直到面上来,她一直都魂不守舍的,他抽出一次性筷子,递到她面前,见她没什么反应,轻唤:“青提?”

  柳青提立马回神,看到笑着说:“谢谢。”

  她拿起筷子小口的吃着,满脑子都在想费哥哥和她说的事,今天承载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按照费哥哥的怀疑,谁最有可能是内奸。

  她每每想到那个内奸就在他身边,而且停留的时间很长,她后背就一阵发凉。

  邢越询问她需不需要加醋,见她没什么反应,再次轻唤。

  柳青提恍惚抬头看向他:“有什么事吗?”

  “青提,你怎么了,从医院回来就一直这样,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邢越温柔的问。

  “没,没什么,吃面吧,再不吃面就要凉了。”柳青提嘀咕着。

  回到别墅,岳汀和她打招呼,她都不怎么搭理,而是急匆匆往楼上走,岳汀走到他面前:“少爷,是出什么事了吗?”

  “我先上去看看青提。”邢越看到她这样也很担心。

  柳青提回到房间,就把自己反锁进洗手间,她从口袋掏出那几张纸,看到上面全是化学公式,只可惜她不是学这行的,这些化学元素她都知道是什么,但是组合在一起就。

  这个要是给邢越,他一定能帮上忙,可是这样一来,费哥哥的事情可能就没办法瞒住了。

  可这个还是必须要搞清楚的,她还是先收起来,想办法找人吧。

  这时门口响起敲门声,邢越站在门口:“青提,你怎么了?”

  她急忙把纸折好塞进口袋里:“没,没事,我想洗个澡,身上出汗黏黏腻腻的,很不舒服。”

  “嗯,别洗太久。”邢越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随手拿起一本书,等着她出来。

  柳青提听到外面没有动静,她轻轻打开门,邢越却放下书本走上去,把她抵在墙壁:“你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