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91章 心不在焉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1章 心不在焉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91章 心不在焉

  柳青提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你,你干什么?我,我隐瞒你什么了?”

  邢越对上她视线:“不是说洗澡吗?”还穿这身衣服?

  柳青提低头看了眼自己,甩开他的手:“我只是衣服忘记拿了,出来拿睡衣,你有问题吗?”

  “那你在洗手间干嘛,进去十几分钟,现在才发现衣服没拿?”她难不成想说在里面看书了。

  邢越见她越不肯说,他心里越着急,他总觉得隐瞒他的事情,或许很危险,一时没注意分寸,就上前咄咄逼人,以为她会说。

  “我有些不舒服,在里面吐了。”柳青提拍着脸颊。

  邢越看着她略微苍白的脸颊:“你没什么事吧?”

  “洗个澡,休息一下就好了,没什么大问题。”柳青提嘴角上扬。

  她顺利从衣柜拿出一套睡衣,走进去洗澡,二十分钟后准时出来,她看到床单铺好,她掀开躺进去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回忆住在费哥哥家里的画面,想找到那个隐藏人,可她是真的累了,才想没到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睡着。

  邢越拿了杯温水上来,看到她已经熟睡了,于是走过去,俯身在她额头落下吻意,便起身下楼。

  岳汀着急的问:“少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费誉诚在书房里遭遇别人暗算,现在人还在医院躺着,可最让人怀疑的,是入门早已躺在地上那人,他中了毒,当场咽气,这毒药是别人从外面打进他体内,可当时书房里只有费誉诚和那人。”邢越想想觉得这件事十分可疑,还是说出来大家一起看看,有什么漏掉的细节。

  老六认真的说:“那很简单啊,说明这毒药是费誉诚打进他体内的。”

  邢越在脑海里勾勒他说的画面,然后立刻否定:“不可能,当时费誉诚肝脏破损,他没有能力把药打进别人体内。”

  “那只是对于一般人,像我们就可以再死之前,和敌人同归于尽。”老三不以为意的说。

  三叔的话提醒着他,再结合青提不让报警的反应,很有可能是费誉诚干的,青提不愿意说,是想保护费誉诚吗,可是杀人终究是不对的。

  岳汀忍不住提醒:“少爷,我们初来乍到,要是贸然和费总对抗,恐怕我们再也没办法,在这座城市待了。”所以这件事真的要三思后行,免得到时候把退路弄没了。

  邢越知道她不想让他管太多,可是这件事他管定了,他绝不允许有人无辜惨死,凶手还逍遥法外。

  他拿起车钥匙:“我去医院一趟。”

  他走到病房门口,费誉诚病房不仅有保镖守着,管家亲自站在门口护着,他缓缓开口:“我想见他。”

  “对不起,我们少爷谁都不想见,请你离开。”管家不卑不亢。

  邢越淡淡的说:“是吗,那我们就在这里聊,当天躺在地上的那人。”

  屋里传来声音:“让他进来。”

  邢越顺利走进去,面无表情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费誉诚即便穿着病服,也掩藏不住,由内而外散发的贵气。

  “青提都已经跟你说了?”他脸色平淡吃着手里的橘子。

  邢越冷冷的说:“她什么都没跟我说,甚至为了保护你,打算一个人扛下这一切,你到底想干什么?”

  为什么要和一个孕妇说这件事,一个孕妇能帮他什么。

  “真是傻丫头。”费誉诚嘴角有了丝笑意。

  他的笑容里没有利用,没有冷到骨子里的不在意,而是有一抹温馨,由内而外散发。

  邢越看着他一副掌握大权的模样,心里有了更深的猜测:“是你主动邀请青提来这里生产的?从一开始你就算计好这一切,青提根本就不能帮到你什么,所以你在算计我?”

  费誉诚嘴角的笑意更加深了:“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事,对,你说的没错,这都是我提前算好的,欢迎你,入了我的局。”

  邢越盯着他的手,怒火在眼眸蔓延开,难怪明明有那么多很好的医院,她偏偏选择要来这里,他当时就觉得奇怪,只是觉得她开心就好,并没有深究。

  他用力握紧拳头:“我什么都不会帮你,你这个杀人凶手。”

  费誉诚看向他,心里很是无奈,青提还真是什么都没跟他说过,这个傻丫头,真想自己扛,那么小的肩膀,能扛住多少事儿。

  “准确来说,我只是为了自保,是他们研发的毒药……”费誉诚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还跟他说了自己的计划。

  因为这件事已经把青提牵扯进来,邢越不可能再做到袖手旁观,所以跟他毫无保留的交付,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除了杀人,一些事情,我可以帮你做。”邢越认真的说。

  “好,你只做你能做的部分,告诉那丫头,别再掺和这件事。”他不想伤害到她。

  “我会保护好她的。”邢越眼神坚定的保证着。

  邢越开车回到别墅,柳青提已经醒来,坐在客厅吃着水果,他走过去坐下,她扭头看了眼:“邢越,你去哪里了?怎么睡醒就不见你人?”

  “去给你买吃的。”邢越拎起袋子,里面的小吃还冒着热气。

  “好香啊。”柳青提舔了舔嘴唇,一脸馋猫的样子。

  邢越伸手揉揉她脑袋:“我上楼洗个澡。”

  他把自己关在洗手间里,用冷水冲洗着脸,到底该怎么跟青提说这件事,让她好好的不再插手费誉诚的事。

  如果他直接跟她说,他知道所有的事,估计会激起她心里保护费誉诚的欲望,但要怎么婉转跟她说呢。

  邢越想到脑袋一阵疼,他洗了个澡,换上休闲服下楼,老六端着吃的出来:“晚饭好了,大家开饭吧。”

  老三见这几天每次吃饭,餐桌上都有大哥的身影,忍不住询问:“大哥,最近公司不忙吗?”

  “张军浩能力不错,短短时间都有入账信息了。”不过也就几百来万,这数目在他眼里,就跟零花钱差不多,所以没太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