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92章 你只需要记得,我是不会死的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2章 你只需要记得,我是不会死的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92章 你只需要记得,我是不会死的

  “大哥,你这样子,要是被董事会那帮人知道,会不会天下大乱啊?”老三缩了缩脖子。

  大哥这云淡风轻,每天只宅家的行为,会让人觉得公司是不是就快不行了,所以他才躲来这里。

  岳汀抬头看向他们一个两个没良心的,分钱的时候,比谁都麻溜的来,忙工作的时候,不是头疼,就是哪疼,平时身体好的跟什么一样,到点了这疼那疼,搞得医院像是他们开的。

  “我最近公司挺多事情的,你要不要替我分担下?”岳汀看向欠揍的老三。

  他立刻捂住胸口,岳汀一眼看穿,优雅的端起碗开口:“老三,你这心脏不舒服的毛病都多久了?实在不行,我找人把你那颗心脏给换了,给你换个好的。”

  “那,那倒不用,我觉得我这颗心脏用的挺舒服的。”老三揉了揉坐直身体吃饭。

  岳汀一列看下去,全都缩着脖子低头吃饭,老四大嗓门,是个藏不住事儿的:“老大,公司保安部,我已经接手管了,你也知道我这人,除了一身武艺,也没别的优点,我这脑袋笨的,自己都嫌弃。”

  岳汀实在听不下去了:“你坐下,吃的饭。”

  柳青提看着他们这样,忍不住笑起来,这些人啊,平时光只会偷懒了,这么大间公司,只靠岳叔一个人,确实是挺辛苦的。

  她扭头看到邢越心事重重的,忍不住询问:“邢越,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邢越嘴角温柔上扬。

  “对了,我哥书房的钥匙还在我身上,我得找个机会还回去。”柳青提认真的说。

  “恩,明天吧!”邢越淡淡的说。

  次日,他们来到医院,门口的保镖又多了些人,把整个走廊都包围起来,管家站在门口,脸色特别的难看。

  她走过去:“怎么了?”

  管家推开门:“少爷要见你。”

  柳青提犹豫了下看向身旁的人,率先走了进去,可管家没在第一时间关上门,而是等着邢越进去,再把门关上。

  她看向费誉诚,这是什么意思?他们今天的谈话不用回避邢越吗?

  她从口袋掏出书房的钥匙递给他:“哥,这是钥匙,你收好了。”

  起初邢越破门进去,管家就立马派保镖守在门口,直到新的门空运过来装上,保镖才离去,全程都没有人动过费誉诚书房里的东西,所以躲在暗中的那人,应该还没得手,他们应该还不会死心。

  费誉诚看向他们:“恩,青提,我的事,你不要再管,你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好好养胎,等孩子平安生下来。”

  “可是你。”那些人不死心,那就说明他很危险,她不可能坐视不理。

  她眼神看向身旁的邢越,纵然有很多话,但却不能在这里说出来,她把话憋回去:“哥,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青提,听话,我已经安排好人手,不会有危险的。”费誉诚看向他们两人。

  而此时知道费誉诚全盘计划的两人,都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他要提前计划了。

  柳青提知道,如今打打杀杀的事情不适合自己,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考虑,但这件事,她既然知道了,就不可能不管。

  “好,哥,我会安心养胎。”但同样也会尽自己能力为他铺平道路。

  费誉诚看向她:“我有话要交代邢越,你先出去。”

  柳青提看了眼他们,便打开门出去,她坐在长椅上,看着保镖来回巡逻,心里不禁想,是哥在医院遇到袭击吗,怎么人手增多了?

  她正要开口问管家,电梯门打开,冲出来尖锐的嗓音:“柳青提,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你怎么又来了?”肖蜜儿风风火火的站在她面前。

  柳青提不以为意:“我来看我哥,有什么问题吗?”

  肖蜜儿想到现在警察还时不时来家里取证,她就火大:“是你把我家弄的乌烟瘴气,我看你也不像什么好人,我现在有理由怀疑你,是你派人进家里对誉诚下手。”

  她现在气的,恨不得把全世界,多么十恶不赦的罪名都安在柳青提身上,最好坐实了。

  “肖蜜儿,你继续编,你不当作家真是可惜了。”柳青提静静的盯着她炸毛。

  “柳青提,你别得意,迟早有一天,我会找到证据的。”肖蜜儿用力捏紧手心。

  费誉诚听到外面吵吵闹闹的,加快说话的速度:“肖蜜儿已经派人,把这里监视起来,我们说话要格外小心,难保有人混进保镖里。”

  他压根就没往肖蜜儿身上想,以为她只是太过担心他,所以才会派人保护他。

  费誉诚把书房钥匙递给他:“把这个交出去,让有心之人拿到。”

  “你想用这个方法引蛇出洞?”邢越看了眼钥匙询问。

  “恩,只有这个是最有效的方法,但至于要怎么让对方放下戒心,那就是你的用处了。”费誉诚看向他。

  邢越握紧钥匙:“好,我先出去。”

  他再不出去,指不定肖蜜儿怎么欺负青提,他打开病房门走出去:“住手,青提,我们走。”

  肖蜜儿瞪着他们的背影:“柳青提,你别得意,我很快就能撕碎你。”

  费誉诚听到她的话,忍不住开口:“蜜儿,闹够没?”

  肖蜜儿不甘心的走进病房,她生气的跺了跺脚:“誉诚,你是不是太偏爱柳青提了?你看看她把家里弄成什么样了,你现在说我,本来就是件小事,现在警察介入,小事都变大事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有我,你什么都不需要操心。”费誉诚很平淡的说出,似乎天大的事,塌下来,都有他一个人扛。

  肖蜜儿轻轻靠在他胸口,闻着他身上散发的药味,还有医院自带的消毒水味道,心里莫名的安心。

  费誉诚忽然开口:“蜜儿,不管发生什么事,你只需要记得,我是不会死的。”

  “恩,我当然知道,当年那件事都没能把你打垮,还有什么事能难倒你的。”肖蜜儿嘴角上扬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