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94章 不是我们要找的东西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4章 不是我们要找的东西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94章 不是我们要找的东西

  “谢谢。”费誉诚淡淡的说。

  邢越认真的说:“确保你的计划万无一失,我们最近都不要见面,还有你这点外卖,还是尽量少些,免得穿帮。”

  “你就放心吧,这些人今晚就会行动。”他们一旦拿到书房钥匙,也怕夜长梦多,万一哪天他的回去了,他们根本没着落。

  “这么快?”邢越盯着他笃定的神情。

  费誉诚把最后一块牛排吃进嘴里,拿起餐厅送的纸巾印了下嘴唇:“你回去好好守着,今晚肯定有动静。”

  他眼神眯了眯,把纸巾放在手心揉皱,扔进盘子里,希望肖蜜儿不要让他失望。

  夜渐渐深了

  柳青提坐在院子里,看着大门,邢越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她刚想打电话给他,门外传来汽车熄火的声音,她起身走到门口,邢越推开车门,从里面走下来。

  柳青提快速摁了下挂在墙壁上的开门按钮,大门缓缓滑动,邢越走进来,手搂着她的腰,感觉她衣服冰冰凉凉的。

  他严肃的说:“你在外面待了很久吗?”

  “我担心你会出什么事,所以就在外面等你,我穿了挺多的,不会着凉。”柳青提指着院子的吊椅,上面放着毛毯盖住肚子,真的不会着凉。

  邢越表情严厉:“下次不可以这样,你感冒对你们都不好。”肚子都已经八个多月了,再过段时间,肚子就随时发动,在这段时间里,他们都要特别小心。

  “知道了,我会对自己好,会照顾好宝宝的。”柳青提嘴角上扬。

  “六叔做了很多好吃的,我给你留了一份,等一下,你热热再吃。”厨房她不能进去,这是邢越交代的,肚子大,干什么都笨手笨脚的。

  邢越把菜热了下端出来,他拿起筷子小口细嚼慢咽,余光看到身旁有抹小贪吃直勾勾的眼神。

  他夹起一块肉,递到她嘴边,她摇头:“我已经吃过了,你吃,你吃。”

  在她说话的时候,肉已经塞进她嘴里了,她咀嚼着,感觉真好吃。

  邢越见她意犹未尽,再夹起一块,塞进她嘴里,她照吃不误,这次不再说自己吃饱了。

  一盘菜挺多的,邢越愣是分了一半给她,他本身吃不太多,吃了一点就不再吃了:“青提,我晚上要出去忙一会儿,你乖乖睡觉。”

  柳青提张嘴,其实她很想说,哥没有事的,他不用不眠不休的去找人,但做戏要做全套,不能半途而废,于是她忍住了。

  邢越上楼洗了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下楼出门,车子很快消失在静谧的小路中。

  他坐在车里,盯着费誉诚的别墅,想着费誉诚说的,如果这个通风报信的人,出自内部,那他在外面盯,根本没什么作用,于是,他身体灵活一跃,跳进了别墅里。

  管家很快冲出来,但看到是他,什么都没说,又再次进入别墅里,邢越看到管家留下的门,他轻手轻脚溜进去,并且关上那扇门。

  邢越再次相信,如果不是内部和外部的人勾结,根本进不了这栋别墅,费总安全系统做的很不错。

  直到凌晨,有抹黑影,从房间溜出,警惕的看向四周,随后朝书房走去,她用钥匙打开门,在里面翻翻找找。

  邢越等了一会儿,才抬步上楼,管家在后面紧跟而上,他们走到书房门,管家看向他,书房门的钥匙只有一把,他们等那人出来吗?

  肖蜜儿嘴巴含着手电筒,俯身找的有些心烦,这时,黑夜里突然有人发出声音:“在找什么,需要帮忙吗?”

  她浑身愣住,甚至有些瑟瑟发抖,就在此时,书房的灯突然两人,费誉诚从墙壁卡缝里走出来:“我是真没想到,躲在我身边的内鬼是你。”

  肖蜜儿大脑快速飞转,现在被当场抓获,她该怎么说才能圆过去,他们的关系还会像以前那样。

  费誉诚冷冷的说:“还要想怎么说?我劝你还是实话实说,你东西没拿到,回去也是一顿罚。”

  他坐在椅子上,修长的腿交叠着,看透一切的眼神,扫过她身体。

  肖蜜儿浑身一震,腿软,瘫坐在地上,身体颤抖的哭起来:“誉诚,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是为了救你,所以才来你书房找东西的。”

  “你和那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起初肖蜜儿接近他的时候,他有专门调查过她的身份,但是她背景干净,就像纯洁的小精灵,一下撞入他的生活,让他的生活不再单调,枯燥。

  她咬住红唇:“没,没有关系,是他抓了你,要挟我找东西。”

  “那他要你找什么东西?”

  “药物的化学公式。”她知道他就是干这行的,说的太明白,反而会引起怀疑。

  费誉诚打开保险箱,拿出一个文件夹,从里面拿出几页化学公式给她:“你是要这个?”

  肖蜜儿根本就不懂这些,见他是从保险柜里拿出来的,想着应该就是了,可他怎么给的那么爽快?难道是因为心里有她,想跟她好好生活?

  她脸上充满笑意,认真的说:“誉诚,只要把这份东西交出去,就不会有任何人打扰我们的生活了。”

  “嗯!”费誉诚见她这样子,好像真的不知道,难道她真的是被利用的。

  肖蜜儿立刻开车出门,到钱添福的老巢找他,她兴冲冲的把化学公式交给他,钱添福看了眼,就把纸张交给身旁的手下,手放在她腰间。

  “我好久没碰过你了,今天陪我玩玩。”

  她抗拒的推开他:“你说过,我只要找到东西,你就放过我们。”

  钱添福一把扯住她头发:“我看你,是待在费誉诚身边太久了,都忘记自己原本是什么货色。”

  既然她不配合,钱添福对她也没什么好脾气,直接把她推倒在沙发上,当着所有保镖的面,对她用强的,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没有用。

  他们正难舍难分的时候,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走进来:“钱总,这个公式,只不过是普通的感冒药,不是我们要找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