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47章 狼北破小孩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7章 狼北破小孩 作者:大大的米虫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不过,现在他改变想法了。

  他要去兽城瞧瞧有没有什么好吃或好玩的东西,有的话就给他姐姐温月带回来,姐姐向来喜欢那些个新奇玩意儿,兽城那么大,一定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原来你小子打的是去兽城参加交换日的主意,不错,有志气。”

  去兽城的路上可不好走,除了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野兽外,还会碰到不少故意前来找茬的小部落。

  为啥说小部落敢来打大部落主意?

  还不是因为他们眼瞎,看着人家的队伍眼生,人少,就以为人家的部落比他们小,三天两头跑上去撞枪口送人头,不仅眼瞎还心瞎。

  “那当然”

  狼北拍拍胸脯,得意扬起他那张青涩稚嫩的少年脸。

  “小北你想去兽城交换什么”

  风岩一脸疑惑不解问道,狼北这小子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还会有想要的东西?

  “要去看了才知道”

  你问那么多干嘛,我才不会告诉你我要给姐姐物色好东西,等下你跟我抢怎么办?

  “也是,说不定你啥都没瞧上,空手去,空手回,哈哈哈~”

  风岩跟狼北呆久后,连他原来正正经经,稳重成熟的形象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到大坑去了,时不时脑抽风跟狼北耍嘴皮子,还天天不亦乐乎。

  “滚犊子,信不信我抽你一尾巴”

  你才空手去空手回!

  狼北气得稚嫩的少年脸都抽搐了半边天,那暴走的神情,仿佛下一秒他的狼尾就要脱体而出,狠狠抽像对面笑得前仰后合的风岩傻帽儿。

  “你来,你来”

  “看看谁的尾巴更厉害,别忘了上次你被荒蚤蝎咬到的伤口还没好,怎么样,看你这小脸儿白的,这些天没少流血吧”

  风岩幸灾乐祸笑道。

  说来,这小北也是倒霉,前些天和风岩他们队伍去狩猎,在跟重兽的打斗过程中,一个不差,被重兽雄壮有力的长尾一把掀飞。

  哪知他祸不单行,掉落后几秒,一只体型如他狼腿般大小,通体黝黑,健硕无比的荒蚤蝎突然窜出,在他还没从被掀飞的事情中反应过来时,蝎口大张,一口咬去他尾巴上连着狼毛的一大块肉,蝎尾针同时立起,狠狠扎近他被咬得血肉模糊的伤口,瞬间雪上加霜。

  被咬疼的狼北顿时弹跳而起,奋力大甩狼尾,把荒蚤蝎从尾巴上重重甩落,紧接着以比荒蚤蝎逃跑更快一秒的速度一脚踩下。

  锋利且带着殷红血滴的狼牙,犹如碎肉机般,把荒蚤蝎坚硬如铁的身体狠狠撕碎,连那罪魁祸首的蝎尾针都被他踩成几段。

  可尽管荒蚤蝎死了,它那带有毒性的蝎尾针,在他伤口上留下的毒伤却久未散去,荒蚤蝎尾针的毒总让能被咬的兽人们咬牙切齿,抓狂暴跳。

  被它咬后是不会死,可它咬了还扎上一针,那可就不再是小事,被荒蚤蝎咬伤并同时扎伤者,不从身上留下一半血,伤口绝对不会愈合,而且是所有,任何东西,都没办法让流血的伤口止血。

  荒蚤蝎可比山蛭凶残多了,被山蛭咬的伤口能用别的草药止血,它却不能,不仅不能,经伤口流出的血还会腐烂周边血管,若是处理不当,狼北那条尾巴非废了不可。

  “闭嘴!”

  狼北一听自己极力隐藏的秘密被抖擞而出,着急得立马抬脚,飞速窜到风岩面前,一把捂住他还要喋喋不休的嘴,把他接下来不知道还要抖多少箩筐的话毅然拦截。

  愤愤瞪了他一眼:没眼色,不知道姐姐还在旁边不远吗?

  要是被姐姐听到,你给我找借口圆谎啊?

  他昨晚好不容易从岚姨那转移了话题,可不想被姐姐再次拧着耳朵拖他去圣巫山洞,丢死人了,他狼北这么多年威风凛凛的大形象都被毁光了。

  “荒蚤蝎是吧……”

  原来是这样。

  温月采棉花的手一顿,手中的棉絮瞬间被她掐成一团。

  狼北这个破小孩,居然敢撒谎骗她,什么没吃饭饿的脸色苍白,回去不给他好好来点儿教训他就不知道诚实是美德。

  温月咬牙切齿磨了磨后牙槽。

  狼夜刚把俩人采得满满一箩筐的棉絮搬去一处空地上放好,回来后就看到她站在那棵快被她掐烂了的棉花树前一动不动,恶狠狠瞪着那几个还没开裂的棉桃不说话。

  自灰亚和坤山事落后,狼夜眼睛复明的消息,也如同平地惊雷般一并在昨晚炸懵所有南狼族人。

  他们简直震惊得差点把狼夜当怪物看,要不是狼夜平时冷酷无情的模样太吓人,他们非得扯着他肩膀大吼:

  你还是人吗?

  还是兽人吗?

  你是兽神的儿子吧?

  从他们出生到现在,兽神大陆上所有代代相传的记载,刺目果致盲之毒从来无药可解。

  可狼夜,他们家英明神武的族长大人,居然不声不响,无声无息,悄悄然就给解了?

  你让那些言之凿凿说绝对好不了的人多打脸,多真香!

  总之,昨晚因为‘坤山无危’和‘族长复明’之事失眠的族人比比皆是,数不胜数。

  今天一大早集合时,他们还全部一脸懵圈儿,黑眼圈明显的熊猫眼半睁,呆呆看着站在自己周围的你我他,大眼瞪小眼,一副:

  我是谁?

  我在哪?

  我要干什么?

  直到狼夜宣布今天要集体去乾山采棉花他们才回过神猛然清醒,一个个撒丫子二话不说就跑回家拿箩筐和背篓。

  “月儿?”

  狼夜握了握她一动不动攥紧棉絮的纤纤玉手。

  “嗯,怎么了,小族长”

  温月闻声回神,抬目望向面前眉眼间略显疑惑的狼夜。

  “在想什么?”

  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他回来都没发现?

  “没想什么”

  “对了,荒蚤蝎是什么?”

  温月话音刚落,狼夜就意味不明瞥了一眼狼北和风岩的方向。

  他前两天听说,狼北那小子打猎时被荒蚤蝎给扎了,怎么,难道还没去圣巫那处理伤口,拿东西补血?

  “荒蚤蝎是一种藏在石缝或某些暗处岩石背后的异虫,它的蝎尾针有毒,被扎之后……”

  喜欢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请大家收藏:(c.carssh.com)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青全本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