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52章 温月救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2章 温月救命 作者:大大的米虫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香草跪在地上不管不顾就开始大哭起来,边哭边着急催促着温月。

  此时此刻,她那副满目通红,声泪俱下,颤抖着身子急急爬向温月的模样,看得族人们心中猛然揪紧,手中棉絮随风飘走都浑然不觉。

  俱都担心起那个快要临盆,却在此时突然传来噩耗的秋红,完全不敢相信,她怎么突然就不行了。

  明明昨天,她们有部分人组队去看望秋红时,她还一脸母爱泛滥,柔柔笑着请大家吃果子,身体也健康得很,根本没有出现任何不妥状况。

  和她们聊天说话时,双手都从未在一直抚摸着的凸起肚皮拿下来。

  话里话外都是小兽人长小雌性短,生出来是像父亲还是像她这个母亲,最后还笑道不管像谁她都喜欢。

  不难看出,秋红对这个孩子抱着有多期待。

  兽神大陆向来对子嗣非常看重,而秋红也不知对这时隔十六年,难能可贵踏祥而来的二胎倾注了多少期盼和感情,这要是孩子出了什么事,她怕得半个魂都随孩子去了。

  这,可如何是好?

  “香草,你怎么了”

  “来,快起来,别哭,告诉我你母亲怎么了?”

  她这出其不意一跪,惊恐不安的眼神和那哭得肝肠寸断的凄怜模样,直把温月看得吓一跳,急忙推开侧挡在面前的狼夜,迅速伸出双手将她扶起来。

  “母亲今早突然说肚子痛,好像要生了,叫我去圣巫山洞找萃姨来”

  香草被温月扶起后,手未放开,依旧紧紧抓着温月双手,泪水不停,声音沙哑颤抖却语速极快向温月一一道来。

  圣巫说过,时常走动有助于生产,她今天一如往常,和母亲吃过早饭后在山洞里来回走动。

  可才刚走没几步,母亲抓着她的手就开始冒汗,还一脸痛苦的表情颤抖着嘴唇跟她说肚子痛,要生了,让她赶紧去找圣巫。

  看着母亲那副疼得额头冒汗,嘴唇都咬破的模样,香草惊恐不已,二话不说立马抬腿就往圣巫山洞方向跑。

  西萃清楚这几天秋红将要生产,所以最近都没有跟随大队伍去采集,今天也没有去采棉花,每天足不出户在山洞里鼓捣她那些草药,为春叶生产做准备,每天都会抽空去看几遍秋红。

  当香草跌跌撞撞跑到她那里时,她正认真严肃拿着一根铁皮石斛在研究新的用药配方。

  待她好不容易听明白香草哆哆嗦嗦,口齿不清的表达后,瞬间丢下手中铁皮石斛,立刻拿起前几天温月教她打造的五层多格木质小药箱飞速前往秋红山洞。

  “萃姨过来后问了母亲几句话,就把我叫出去烧热水,可是,过了好久,好久母亲肚子还是那么大,生了好久都没生出来”

  香草想起秋红生产时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的痛喊声,活像把那锅已经准备烧开的水泼到她心里。

  她当时难受得一边烧水一边吧嗒吧嗒掉眼泪,她好想跟母亲说她不要弟弟妹妹了,她只要母亲,母亲不要痛,母亲痛她更痛。

  可不知为什么,过了那么久,秋红就是生不出来,连山洞里原本一脸镇静的西萃都变了脸。

  西萃那一脸凝重不安表情,和秋红身下那一大摊血,香草看到被吓得心中猛然一跳,手一抖,差点把刚端进来还冒着腾腾热气的一大盆热水丢倒。

  “刚才,刚才萃姨突然出来跟我说孩子快不行了,母亲,母亲也快不行了。”

  话到此处,香草脸上,原本只有淅淅沥沥梗咽的泪水,突然像断开闸的洪水,比刚才不知汹涌了多少倍刹那间喷涌而出,说话声一刻骤停,继而嚎啕大哭,整个胸腔剧烈起伏,看着就像换不过气一样。

  她害怕,她不明白,明明以前春叶姨生木木的时候那么快,根本都没用到她母亲一半的时间。

  为什么到她母亲身上会变成这样,到底是为什么,是她们做错了什么,兽神要惩罚母亲和肚子里的孩子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惩罚她好不好,不要惩罚母亲和弟弟妹妹,她不忍,她做不到眼睁睁看着母亲离她而去。

  “萃姨说,除了你,兽神大陆没有人可以救回母亲”

  “温月,求求你”

  “你快去,快去救救我母亲,你救救她好不好?”

  “香草不要弟弟妹妹了,什么也不要,香草只要母亲,要母亲好好的,求求你,你快去救救她”

  香草哭着哭着,突然想起西萃跟她说的那些话,原本悲痛低迷的泪眼豁然一亮,着急得一边哭抖着身子,一边拉着温月手就往下山路向大步走去。

  西萃姨说她已经无能为力了,再耽误下去不仅孩子保不住,就连她母亲都会死掉。

  还说,倘若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救母亲,那非温月莫属,她做不到的,只有温月能做到。

  就因为被西萃这如雷贯耳的话深切入耳,香草才会拼了命似的跑来乾山找温月,她知道西萃说得一定是对的,如果连她都救不了自己母亲,那就只有温月这个神女能救。

  温月是兽神派来帮助他们南狼族的,如果兽神要收走母亲和宝宝的命,神女一定能阻止,一定可以的。

  “等等”

  静默许久的温月,总算在香草那断断续续并伴着悲痛泣音的话语中,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美眸一凝,停下已迈出两步的身形,强力掰开被香草攥紧的双手,转身大步走向那个,从香草出现后就一直充当透明人,没再出过声说过一句话的狼夜。

  突然被挣开手的香草愣愣站在一旁,连哭声都随着温月‘等等’两字戛然而止,那哭得如同兔子眼睛般通红的眼眶,此时仍被一层水雾浸满着,仿佛随时都会夺眶而出。

  她傻眼了。

  温月不走,难道,难道她不愿意救母亲?

  “小族长,坐骑。”

  还没等香草再做出任何其它反应,温月就疾步停在狼夜面前,平静落下一语。

  那个秋红她偶有见过,是个性格温和,面目和蔼的雌性,虽然她没给人接生过,但这方面的知识没少学过,什么事都得见了,才知道该怎么做不是?

  喜欢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请大家收藏:(c.carssh.com)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青全本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