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03章 老母亲般慈祥微笑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3章 老母亲般慈祥微笑 作者:大大的米虫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毕竟,别的她不会!

  当初被师父丢去老朋友那儿学得,也正是这个木质纺织机。

  纺织机前,温月头上正戴着狼夜刚用新鲜草径给她编织的草帽,手里拿着一根长木尺,紧紧盯着眼前的大家伙困惑不已。

  “月儿,是这儿吗?”

  “它不动,是因为这个轮轴压着,重力太过导致动不了吗?”

  狼夜指着纺织机上,用来把棉花梳棉,清理、解开打结,并收集纤维,拉伸和捻搓成棉线的大木梭和轮轴轻声问道。

  “不是”

  温月不抱什么希望瞟了一眼他的方向,闷闷回道。

  才不是那个,要是把那个拆了,线可就拉不了,拉不出线就纺不出布,纺不出布还要这台破木架干啥,当柴火烧?

  “那,是这儿吗?这儿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狼夜转过头又指着另一处看起来,似乎像是少了点什么东西,不太稳妥的框木构架问道。

  “哪里?”

  温月听后转脸看向他方向,发现有些看得不太清,提脚两步走上前,认真盯着一处瞧。

  片刻后,一男一女清晰无比,悦耳动听的讨论声,自纺织机方向传出:

  “这儿吗?”

  温月指着一处凝眉道。

  “嗯,你看看”

  狼夜应声后,抬手轻轻为她拭去额头上的汗,这太阳烈得,月儿戴着帽子都被晒得流汗,委屈她了。

  “好像是少了点什么…”

  温月没理会那只往自己额头上放的手,直勾勾盯着一处看了又看,玉指轻点着下巴喃喃自语。

  “是这个吗?”

  狼夜随手拿起旁边一堆木质材料中,一个带着木钩的横板递给温月看。

  “不是”

  温月转过头看了一眼,发现不是后立马转回头仔细研究。

  “那这个呢?”

  “不是”

  “这个呢?”

  “有点像……”

  “哎哎哎!”

  “等等,你干嘛?”

  温月满脸紧张看着狼夜手里那个,快要放进某个构架重要关节点的长木钉。

  “你不是说好像是吗,既然不肯定是不是,那放进去不就知道了”

  狼夜一脸认真有理有据说道。

  什么东西都得经过实验不是?

  不试试怎么知道对不对。

  “等等,先别放!”

  别乱放,这纺织机她还没上几根木钉呢,一个弄错,那眼前这架比她还高大的纺织机,可会突变分身术的!

  到时候,她可没有飞毛腿,分分钟被砸成肉饼。

  小族长,咱们有话好好说,好吗?

  别生气,纺织机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

  “温月”

  狼夜看了看温月认真的眼神,刚准备放下手里的长木钉,纺织机另一头就传来一道,响亮带着熟悉感的声音。

  “嗯?”

  刚想到什么重点灵光一闪的温月,突然被身后一道声音打断思路,光点还没来得及抓住就已消失,顿时有些不太高兴转过头。

  “风菲”

  有事?

  这大热天的,您老不在族里好好待着,跑这来干嘛,难不成又是来找小族长?

  上次她在山洞说茶是杂草的事,记忆还非常犹新,这会儿又要来说些什么?

  “温月,你们在做什么?”

  “这个是什么,怎么看起来模样这么奇怪?”

  风菲身着一条深褐色的兽皮褶裙,缓步走近,指着纺织机,用一副慈祥得耀眼的美丽微笑,看着温月轻声询问。

  “慈祥?”

  “没错,老母亲般的慈祥微笑!”

  小星星神出鬼没般,突然在温月灵海里冒出一句。

  它这番如此精辟,别出心裁的形容风菲,直把温月给雷得外焦里嫩,嘴角僵硬的扯了又扯。

  “哦,这是简易纺织机”

  温月抬手状似抹汗,实则抹去脸上僵硬表情,淡淡说道。

  “简易纺织机?”

  “是什么,用来做什么的?”

  风菲今天似乎跟上次在山洞有点不太一样,到底是哪里不一样,温月说不上来,就总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把棉花织成线纺布”

  温月话落后,转头看向狼夜所在方向,这家伙在干嘛,从风菲来之后,就一直闷不吭声紧盯着跟前纺织机在研究。

  研究?

  看那左摸摸又看看的模样,倒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什么!”

  “织线,纺布!”

  “温月你说的,是真的吗?”

  “这个用木头做的大家伙,真能把那几大山洞棉花纺织成布?”

  风菲仿佛是听到什么了不得的大消息般,整个人一副震惊得目瞪口呆的模样,让人看起来非常真实。

  至少温月以为真实。

  她以为风菲没见过纺织机才会那么惊讶,刚准备开口应声,灵海内却突然窜出一段,差点没让她表情瞬间崩盘的话。

  某星以十分不屑的语气:

  “老母亲的表情太假了,嫌弃!”

  “嘴巴长得不够大,声音不够尖,眼珠子还没掉地,干什么呢这是,出来献丑?”

  咳!

  咳咳!

  “小星星,你何时变得如此毒舌了?”

  这家伙不是前几日才苏醒吗,怎么跟变了个魂一样,说出的话如此这般中听又有内涵……

  “什么叫毒舌?”

  “人家还小,不懂”

  小星星听到它家主人这么夸赞它,立马就变了一副声音,可爱的,天真的,懵懂的,说得仿佛跟真的一样。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撒谎了?”

  “撒谎是什么,人家不懂”

  那几根小人参可不就是这样的,一天到晚装傻卖萌,偏偏主人还吃他们那一套。

  “不懂?”

  “这也不懂,那也不懂,你懂什么?”

  小星星,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那个傲娇劲儿啊,时不时都能跟小族长并列。

  “我懂为主人分忧解难”

  “主人,你可别被这个女人骗了,她”

  “温月,温月”

  小星星刚要脱口而出的话,很及时被风菲给打断了。

  风菲把手放在温月眼前,左挥右晃动着,生怕温月看不见一般,可不就是看不见,她都挥老半天了,温月一点反应都没有。

  “啊,怎么了?”

  温月刚回神就看到风菲一脸复杂的看着自己,那神色有着一丝探究,一丝疑惑,还有一丝鄙夷?

  鄙夷?

  “温月,你怎么了,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出神”

  风菲瞧见温月已回神,立马换回那副,小星星口中老母亲般的慈祥微笑。

  边笑着边关怀问道。

  喜欢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请大家收藏:(c.carssh.com)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青全本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