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04章 你居然不知道阿飘是谁?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4章 你居然不知道阿飘是谁? 作者:大大的米虫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另一边久久不动的狼夜,闻声也转过头看了眼温月,似是对风菲口中那句“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而上了心。

  “没想什么”

  “就是想看看这纺织机,还有没有哪里需要改良的”

  还能想什么,难不成我要告诉你,我在和小星星在讨论你的笑容有多‘美’?

  话落,温月没再多言,自顾自走去纺织机旁,一副我很认真,我在努力干活,不要打扰我的模样。

  风菲迎着烈日站在原地,盯着温月背影看了许久,原本只是有些粉嫩的脸,此刻已被晒得通红,一时间香汗淋漓。

  “真是个可怜的娃,没草帽就不要逞能了,装给谁看,给主人家的小族长看吗,想得倒是挺美,可惜了人家装瞎!”

  “哇哈哈哈!”

  小星星仿佛跟风菲杠上了一般,嘴皮子一张开就完全停不下来,那架势,誓要不放过任何一丝一毫贬损的机会。

  ……

  正在埋头苦干的族人们,不时抬头往这边瞧,一边动手的同时还一边动嘴,八卦声响起:

  “族长也太幸福了吧,左边一个,右边一个,艳福可真不浅~”

  族人甲边挥霍着手里的骨刀,边偷瞄狼夜几人的方向,整一副羡慕得要死的口吻。

  “那当然,族长的艳福什么时候浅过,你以为像你,长得跟牛头马面一样,阿飘才对你有兴趣!”

  族人乙一脸嫌弃瞟了一眼,身旁鼻孔朝天,肥脸歪去半边天的族人甲。

  “就你这样,也就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儿,还指望像族长那样走向人生巅峰,我劝你回去重新投胎比较快”

  族长是谁?

  那可是他们南狼族实力最强大,冷冽中最带有尊贵霸气,长相中最俊美无双,雄性中最多雌性暗恋表白的对象。

  谁人能比?

  无人能比。

  哦,不对,有一个人能比。

  那就是,他们家神女大人。

  他们家神女大人一样美得人神共愤,美得只有跟族长站在一起,看起来才般配,才不会被亵渎。

  “重新投胎,我投你大爷!”

  族人甲一把抡起手中木棒,作势就要给路人乙一个花儿红的教训,却是突然想到什么又停下了手:

  “对了,阿飘是哪个?”

  阿飘是谁,对他有兴趣?

  嗯,改天去拜访拜访。

  “阿飘你都不知道,你还是不是南狼族人?”

  族人路人乙转过头一脸看弱智儿童的眼神,这家伙难道一天到晚只知道打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两耳不闻窗外事?

  不然怎么会连阿飘都不知道。

  “臭小子,怎么说话的,我怎么就不是南狼族人了”

  “赶紧的废话少说,阿飘是谁?”

  族人路人甲立马又举起手中的木棒,嚯嚯两下以示威胁。

  “这个阿飘啊,我跟你说,是前几日温月……”

  片刻后……

  “什么!”

  路人甲听完路人甲对阿飘的详细解惑,心中那刚燃起的希望‘哗啦’两下,恍如被一大盆冰水迎头泼下,那叫一个清醒,黝黑黝黑的脸瞬间变惨白。

  ……

  “温月,你们在找什么,需要帮忙吗?”

  风菲伫立许久,思虑再三后,还是提起脚步走近正在忙活的俩人,不过,奇怪的是,她并没有走近狼夜,而是单独往对面的温月位置走去。

  她一手微微侧挡在额头,仿佛是被热烈的太阳照得太刺眼不适应,才抬手遮挡。

  “不用”

  帮忙?

  你是知道齿轮带动原理,还是知道木梭绕丝原理,难不成是拉丝纺布原理,敢问大侠,您那一脸探究打量,这摸摸,那探探的模样,是知道些什么?

  温月这个焉坏焉坏的,嘴上不说,却在心里暗搓搓鄙视人家的无知,简直,太坏了……

  “小家伙……”

  可人家坏,却有人喜爱呀~

  君不见,另一边方向迎着炎阳傲然挺立的狼夜,正看着他家可人儿灵动闪亮的美目,露出二百五般傻兮兮笑容呢喃低语。

  “不用吗?”

  “是不是我太笨了,什么也做不好,所以温月你,才不想让我帮忙,怕我会帮倒忙,也对,我太自作多情了,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风菲低着头一副做错了事自责不已的模样。

  那皱起的眉头,不断搅动的手指,还有那抬起脚想迈上前,却又踌躇不前往后退的模样。

  愣是给温月看得,深深有一种:

  我是大坏蛋!

  我是恶人!

  我是玻璃渣!

  我欺负良家妇女,哦不,良家少女的无边罪恶感。

  就连刚从额头上流至鼻尖儿的热汗,都在风菲那番鸡皮疙瘩话中速冻成了冷汗。

  扯了扯僵硬的嘴角:“没有,你别多想”。

  得,人家这么有自知之明,她还能说什么?

  难道说:你确实打扰到我和小族长了,你走吧。

  不不不,那不是她的风格。

  至少目前不是……

  “那我可以帮忙吗?”

  风菲说着就抬起手,去动纺织机上一根横贯内在的主梁,那表情似乎很是认真,就好像她真的是来帮忙一样。

  若不是她伸向的地方太过敏感,说不定温月就信以为真,懒得再看她一眼了。

  可惜……

  “住手!”

  “别动!”

  前一句是狼夜的厉声冷喝。

  后一句是温月急促的大喊。

  两道惊雷同时在广场上乍响,惊得干着活的族人们,都纷纷转头看向他们三个:

  怎么了?

  那边发生什么事了?

  “怎,怎么了?”

  “你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是不是,我又做错什么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风菲闻声一看到温月和狼夜变脸,瞬间立马收手道歉,用颤抖又内疚不安的眼神看向俩人。

  “那个,你别碰”

  “也没什么,就是挺重要的”

  真挺重要的。

  温月心有余悸抖了抖垂在身侧的尾指,同时心里暗暗捏了一把汗:

  我了个娘嘞,求您手下留情吧。

  您要一个不小心把那根看似棍子,实则主心骨的主梁给碰了,那咱三可都得趴在地上吃土,有可能还不止……

  “对不起,我不知道。”

  风菲一脸不知所措,眼神就像只受惊的小鹿。

  不知道就可以乱碰?

  不知道就不会问?

  不知道就是你故意试探犯蠢的理由?

  小星星浮立在温月灵海内一脸不屑。

  喜欢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请大家收藏:(c.carssh.com)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青全本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