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15章 风菲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5章 风菲 作者:大大的米虫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明白,族长!”

  “风岩一定把话给狼西带到。”

  风岩听到狼夜单字冷音问话,立即甩去脑海内繁乱思绪,头一次觉得时间那么冷酷,过得那么慢,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压缩着他的生命。

  眼前的族长和以往不一样了。

  具体哪里不一样,风岩说不出来,也想不清楚,只是那种令他心惊胆寒的窒息感,越来越实质了……

  好半响。

  山洞安静得落针可闻。

  狼夜抬眸看了眼还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风岩,淡然开口道:“还有没有别的事?”

  他此话一出,赶人意味明显,风岩怎能不了解,犹豫瞬息后应了声没事,便转身往外大步离去。

  风岩离开后。

  被正午金阳映得亮堂堂的山洞里,气氛再度恢复平静,空气中安静怡然的气息仿佛没人存在一般。

  狼夜再次续上一杯,茶水颜色已淡得几乎透明,不见几分绿色的竹叶茶。

  轻饮两口后,嘴角似笑非笑:

  “豹王,说起来,还应该感谢你,若是没有你,我怎能遇见月儿,怎么有机会将她放心上……”

  “如此一来,送你的礼物可就要备大份些了,但愿,不会让你失望……”

  ……

  不同于狼夜这边凝思大事。

  不同于温月那边,兴高采烈数宝。

  此时的南狼族内,专供雌性各开山洞居住的一处大石山上,朝向南面一个半圆形三米多高的石洞门前。

  风菲如同一根木头般,一动不动停着脚步,停留在自家平滑光亮的青石台阶上,微风吹开她额前凌乱的发丝。

  露出她那双因为一整晚没睡,憔悴得红血丝遍布的眼。

  那红肿的眼睑,眼眶仍蓄着的泪水,还有脸上未干涸的泪痕,无一不在透露着上一秒,上上一秒,亦或昨晚一整夜,她哭得究竟有多惨。

  眼前的她,双手正不安搅动着,目光满是哀伤痛切,和无尽的悔意。

  定定望向对面某处山角,那里住着狼夜,中间隔着一座山,绕过之后就是南狼族族长住处了。

  若是以往,她想去也就去了,可如今,她的脚步却犹豫不决:“去吗?”

  “夜的伤,不知道怎么样了?”

  昨天,看他们去了萃姨那里包扎,不知道西萃看了怎么说,有没有伤到要害?

  “有没有,很严重?”

  风菲深深皱起眉头,语气里满是担心和自责,说着说着,眼泪又像断线珍珠似的,噼里啪啦往下掉。

  “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

  “夜,对不起。”

  “如果不是我一时鬼迷心窍,你就不会……”

  那因哭泣不断起伏的胸口,伤心难过的话语,还夹带着抽抽搭搭的啜泣声,不知道的人听了,还以为她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样。

  “小菲?”

  秋水今天轮休,没去采集,眼看着风菲喜欢吃的好几种水果都快过季了,她想都没想,拿了个篮子把家中为数不多的果子给风菲提来。

  怎知,还没等她走进风菲山洞,就隐隐约约听到熟悉哭声,脚步一顿,仔细一听,那声音竟跟风菲如出一辙。

  秋水一着急,脚步立即加快,走到离风菲还有十步左右距离时,对着风菲背影就关切道:

  “小菲,小菲你怎么了?”

  “是谁欺负你了,来,告诉母亲,母亲为你出气去!”

  待走到风菲身后时,秋水一把将手里提的水果放到一旁,大步上前拉过风菲的手,一脸担心看着她。

  “没事,母亲我没事”

  风菲抬起已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擦干泪水的脸,柔柔弱弱回应着秋水自己没事。

  其实,早在最初听到秋水脚步声起,风菲就已停止掉泪。

  只不过抽泣声还留着,所以刚好被秋水听到,至于这其中有没有什么弯弯绕绕,无人知晓。

  “没事,没事你哭什么?”

  “看看,这眼睛都哭红肿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别怕,告诉母亲,母亲替你找回公道去,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子,谁敢欺负我们这么美丽善良的小菲”

  秋水轻轻拍着下风菲手背劝解她,嘴上那不依不饶的架势,似是认定风菲被人欺负,非得给她讨回公道般。

  只可惜风菲听后依旧摇头“母亲,我真的没事,没有谁欺负我”

  “我只是,只是……”

  说到这儿,风菲又有些欲言又止了起来。

  “只是什么?”

  秋水不明白她在犹豫什么,为什么不敢说,轻声询问。

  “没什么”风菲紧了紧神色,转过头状似不经意间看了眼狼夜山洞方向。

  她这小动作刚巧不巧又被秋水看到了。

  再加上她眼中瞳孔呈现出那,越来越盛的担忧之色,这下,秋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蹙了蹙眉,轻声说道“小菲,你是在担心狼夜吗?”

  “我听说昨天狼夜受伤了,伤得还挺重,今儿个我遇到海岚时,问了她情况如何,她居然说不知道,还说她昨天去时,狼夜和温月刚好在忙,她没进去打扰。”

  秋水说着也往狼夜山洞方向望去两眼:看来,她家小菲是实打实在担心狼夜那家伙了。

  “岚姨说他们在忙?”

  听到秋水最后那句话,风菲不由得疑惑抬眸。

  “嗯,没错”

  今早海岚确实是这样说没错,秋水点头应道。

  紧接着话声又起“小菲,你要是担心狼夜,去看他不就好了?”

  “现在大家都知道他受伤了,你不去也有别人会去,再怎么说你也算是他妹妹,哥哥受伤了,妹妹探望理所应当。”

  秋水笑着给风菲重述,他们一家和海岚一家的亲戚关系。

  狼夜的父亲狼天,和风菲的父亲狼石是同一个爷爷,却不同父母的堂兄弟,若按辈分来算,倒也没错。

  若按血缘关系来算嘛……

  “妹妹”

  风菲低声呢喃着,被泪水洗涤得晶莹剔透的瞳孔一沉,被不知名的情绪影响心绪。

  下意识猛然摇头。

  “母亲说的对,既然是妹妹,自然可以去看望受伤的哥哥,刚才是我太担心,以至于想多了,还想着我要是去看夜,温月会不会误会什么……”

  风菲静思几秒后,如同豁然开朗般,眉头一时间舒展开来,那诚然的神态,真得不能再真。

  前提是,如果忽略最后一句话。

  喜欢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请大家收藏:(c.carssh.com)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青全本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