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49章 是竹节自己动的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9章 是竹节自己动的手 作者:大大的米虫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噗~”

  “大和尚,小星星你从哪儿听来大和尚这个词的,你知道大和尚是什么意思吗?”

  小星星这无厘头的一顿吐槽刚出,温月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笑得身子都忍不住一抖,把狼夜看到一脸莫名其妙。

  “月儿?”

  “你在笑什么?怎么还不睡?”

  狼夜突然闻听笑声,忍不住出手掰回床上背对着他的人儿。

  “谁说我要睡了!”

  温月顺势一个起身,背靠着床头石壁,双手环臂秀眉一挑,嘴角一抿而过不在意。

  抬眸,瞥了眼一脸惊讶的狼夜,温月捋了捋耳边散落的发,手指圈动把玩着。

  “不睡?”

  “是有事要和我交待?”

  狼夜显然只是惊讶一瞬就回想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深邃的眸色闪了闪,低沉磁性的声音呼之既出。

  “什么交待?我哪有什么事要交待?”温月这健忘症犯得,不可谓不合时宜,恰当精准又适时,清丽姿容上,那不明所以的表情做不得假。

  然而实际上,也确实不假。

  因为,此时温月就是脑子犯懵,完全想不起来她有干过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忘了告诉面前沉下一张脸的狼夜?

  “那是什么?”狼夜转过头看了一眼桌上装着不明物体的大竹节,沉声说道。

  “哦,那个啊”

  “那个是白炙毒蛛啊”

  “可是个好宝贝呢,小族长我跟你说,这白炙毒蛛吐的丝……”

  一刻钟后……

  温月满脸兴奋拉着狼夜的手,怎么样怎么样,我厉害吧,居然能把这么个大宝贝抓到手,是不是很佩服我,非常崇拜我?

  “所以,说到底你还是抓了它?”

  狼夜关注的重点明显跟温月不是一个方向,虽然他心中不悦的感受,因为温月抓毒蛛不是为那个原因而缓了半分。

  但他脸上却依旧沉着,平静的眸色向温月注视着,仿佛话前话后,都没丝毫神情变化一般。

  这表情,温月有点方!

  “没抓啊,我只是盖住了它!”

  她就是没抓啊,腿腿儿都没碰着,那蜘蛛丑不拉差的,她才不会碰,一脸嫌弃。

  “盖住了它?”

  “难不成,竹节自己盖的?”

  “你没动手?”狼夜俨然一副兴师问罪的语气,冷峻的眉宇开始皱起,脸色微冷,缓缓抽回被温月紧握的手。

  他这模样,温月就不爽了,顿时小嘴一嘟:“动手又怎样,不就是只臭蜘蛛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反正它又没咬着我!”

  话落,温月扭头一哼。

  我这个动手之人都不担心了,你担心什么,还这么严肃,板着一张脸给谁看?

  “反正又没咬你?月儿,你到底懂不懂我的意思?”

  狼夜看着跟他赌气把脸转过一旁的温月,无奈轻叹一口气。

  “我不懂”

  不就是怕有毒,会把自己毒死吗,她又不是傻子,能把手伸过去给它咬?

  “月儿,你”

  狼夜抬手揉了揉惆怅的眉心,他都不知道该说温月什么好了,说重了她不爱听,还说你凶她,说轻了吧,不仅没效果,她还嫌你烦,嫌你啰嗦。

  这世上谁还能比他更悲催?

  某星:你一边儿去,我三天两头被堵得哑口无言都没吭声,你哀嚎个什么劲儿?

  “我什么我,说到底你就是不相信我呗”

  “好了,我不想再听你说了,我困了,要睡觉,你走吧”

  温月一脸平静说完,拉过被子背过身一躺,紧闭双眼,一动不动,声响再无。

  “月儿”

  ……

  “月儿”

  ……

  “月儿”

  狼夜轻唤了好几声床上人儿都没回应,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伸出,缓缓靠近,眼看着就要碰到触手可及的小脑袋。

  半空中,顿了顿。

  最终还是停下,握成拳收回。

  装睡的温月睫毛颤了颤,美目微睁,显然她知道狼夜伸出又收回的手,咬了咬唇,双眼再次紧闭,继续装睡。

  狼夜沉默着等了好半响都不见温月转身,黯然垂下眼眸,双拳紧握,又骤然松开,而后起身,决然离去。

  “主人,他走了”

  小星星这个炮火中的情报君,继续通报着。

  “走了就走了”

  “主人,你不留留?”

  “不留”

  “额,主人你为什么不开心?”

  小星星表示,特别突然,特别奇怪,连它都没反应过来,更别说那族长了。

  “我没有”

  温月语气依旧平静。

  “你有!”

  小星星笃定地说。

  “……”

  “主人你不用狡辩了,你只要一不说话就是在不开心,从小大到大都是这样,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了解你。”

  想当初,小星星的主人虽然是温月主人的师父,却因两人是一家人,每天朝夕相处,两人的性格脾气没有什么是它不知道的。

  它那时候虽不能说话,但不代表着记忆为零。

  温月这个主人,可奇怪了,只要一有什么事情不开心,或是不得意了,就会闷不吭声不说话,任你怎么喊,喊多大声,她就是不应。

  那性格,能把人逼疯。

  它自己都时常忍不住被气吐血,如果有血的话……

  关键是,就算你气吐血,哪怕吐血而亡,只要进入到沉默入定的温月,都还是一样不理你!

  “主人”

  “你能不能吱个声?”

  “你别不说话了,咱们有事就得说啊,闷在心里算个什么劲儿,谁也不知道是不是?”

  小星星又开始试图撩拔温月说话,它就爱干这事,每次温月一这样,它就倒腾一大箩筐废话,笑话逗温月。

  唉——

  这世上果然没有谁比它更尽职尽责,不仅要努力完成主人交待的事,还要努力做个懂得安慰人,照顾主人情绪的小心肝。

  “……”

  温月安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看着上方青石山洞顶,看那平滑光整的壁面,听那空寂的炎红微弱油灯之光。

  思绪已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山洞里,摇曳多姿的油灯火光,是狼夜初进来时,就已为温月点燃的,而此时,油灯却已快燃尽,灯盏底只余一层薄薄的特制油脂。

  油脂是温月从一种名为淙芷的树木里提炼而来,这种树提炼出来的灯油脂能燃时良久。

  若是一直点着不灭,灯盏底盘满的油脂,能燃上五天五夜不熄,温月最初提炼出来时,可把她给高兴坏了。

  喜欢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请大家收藏:(c.carssh.com)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青全本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