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58章 腌酸芋头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8章 腌酸芋头杆 作者:大大的米虫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那是山爷爷和水奶奶,他们感情一向很好,每天早上醒来,都会一起绕着整个南狼族族地走一圈,走完再回到广场边上的木凳坐着闲聊,帮些族中小忙。”海岚顺着刚才温月愣神,凝望的眼神开声解释。

  “山爷爷……”

  “水奶奶……”

  相依相伴,山水不离。

  温月轻声呢喃着,脑海里闪过一抹身影,转瞬即逝,甩了甩头,挥去那繁乱的思绪,莲步轻抬,径直往芋头杆山堆走去。

  随着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笑声低语的俩人,也回头发现她和海岚身影。

  “阿岚,族长夫人你们来了”边说边朝迎面走来的俩人招招手。

  “山爷爷,水奶奶,叫我温月便好”温月笑着点头问候。

  “嗯,温月乖巧,”

  两老夫妻相视欣慰一笑。

  海岚也笑着点头应道:“是啊,山叔水婶,你们今儿个又起这么早阿”

  “人老了,睡不深眠,早早就醒了,你两个这么早过来看这芋头杆,是要做什么吗,有没什么有爷爷奶奶能帮得上忙的?”水奶奶满脸热情询问,坐在她身旁的山爷爷亦然。

  “还真有~”

  温月说罢便蹲下身,掏出早已准备好的手套,戴上,也给了在场三人各一双,然后开始边讲解,边手把手教在场的几人,剥芋头杆外皮。

  剥皮?

  没错。

  温月正是打算把这面前这几堆,堆跟小山包一样大的芋头杆,全部腌制成酸芋头杆。

  腌酸芋杆不仅好吃还健食开胃,拿来炒肉炒辣椒什么的,吃起来可下饭了,蒸炒煎炸各种吃法应有尽有……

  “月儿,这个,芋头杆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吃?”海岚双手剥着芋杆皮将信将疑,好奇看向她那闪烁着雀跃的眸子。

  “那当然了,岚姨,如果你不信,芋头杆剥好后中午你就可以拿回去,炒着吃吃看味道如何。”

  其实,这芋头杆没腌制前也可以吃,不过是少了点酸味罢了,无碍无碍,只要做得好吃,啥啥都美味。

  “你不是说要剥好晾晒个两三天,再切断放盐揉搓后,塞到坛子里腌制最少半个月才能吃吗?”

  海岚把她刚才说过的话一字不漏背出来后,就握着手里的刚剥好的芋头杆不动,静待她回答。

  山爷爷和水奶奶也疑惑不解,边剥着手里的芋头杆边看向她。

  “那是另一种吃法,芋头杆不腌酸也可以吃,只不过腌制起来可以放得更久一点”

  温月脸上带着笑,心里却吐槽道:你们不都喜欢啥啥都储存老久吗,所以我第一个想到的自然就是腌酸,没错啊。

  虽然百分之九十的原因,是我觉得酸芋头杆比较好吃……

  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怎么做都能吃就对了。

  “原来是这样,没想到这芋头杆还有这么多吃法,真是芋头全身都是宝,什么都能吃,嗯,中午我就拎一捆回去做来尝尝,好吃就晚上再做!”

  海岚话音刚落,温月眼角就是一抽,这意思,怕不是每天每顿,不是芋头就是芋头杆?

  完犊子,持续个三五天,铁定得变成一株随风飘扬的芋头苗……

  “我们也叫娃儿们做些尝尝,好吃就和芋头混着吃。”

  咳!

  合着一个中芋头毒还不够,再来一双。

  接下来,该不会……

  “对,得多叫些人过来,趁这几日太阳大好晾晒,赶紧剥好串起来晾晒才是,也正好让他们每个人都带些回去做着尝尝看,晚点我再让人每家每户分一些……”

  温月木着表情听完,举着手里两根芋头杆表示已阵亡。

  确认完毕,岚姨,是个狠人!

  不仅对自己狠,对族人们也狠,这是不让大家走路想着芋头,狩猎念着芋头,做梦梦见芋头杆,决不罢休的节奏啊。

  作为始作俑者,鹅表示深刻同情你们三秒:一、二、三。

  大家伙们,保重!

  “月儿,你在笑什么?”

  海岚冷不丁转过头,看到低着头的温月正在盯着手一个劲儿笑,那笑意,怎么感觉有点儿,有点不怀好意?

  “没有啊,没笑什么”

  “对了,岚姨我待会儿要和春夏秋冬出去,午饭也许不回来吃了,你们不用等我。”

  仰头望天,一碧如洗,风和日丽,天气晴朗。

  温月点点头:嗯,今天是个抓蜘蛛的好日子,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不回来吃吗,那你会不会饿着?”海岚以为温月只是和春夏秋冬去族地内的山上看看,毕竟前些日子她没少去过,便只关心了下她会不会饿,没有细问她去哪。

  殊不知,这将成为她接下来每天垂泪不已,追悔莫及的决定……

  “不会饿着,我和春夏秋冬会带些食物出去,岚姨放心,”

  就算不带,外面也有很多吃的,饿不死,没事。

  “那,好吧,那你自己小心点,注意安全,早点回来,天黑之前听到没?”

  既然温月都这样说了,海岚也不便再多说什么,只是,此刻她心里总有点不太舒服,像是慌慌的感觉……

  “知道了岚姨,那我先走了,岚姨再见,山爷爷,水奶奶再见!”

  温月起身挥手告别。

  “嗯,早去早回,注意安全”

  老头子和老婆子也满脸关怀,细声嘱咐。

  三人抬头目送,直至那抹白色圣洁迤逦背影,往春夏秋冬住处方向渐渐消失后,才转过头收回目光,继续手里未完的剥皮大计。

  海岚缓了缓神色,也站起身:“山叔水婶,你们先在这里剥着,我去再喊些人过来,马上就回来”

  “好,阿岚你去吧,不用管我们,我们剥好会把它码放整齐,等你回来进行其它工序的。”

  俩老人笑着挥挥手跟海岚告别,说罢便又低下头,继续剥他们的芋头杆皮。

  海岚没再过多停留,转身就往南狼族年纪大些的族人,所住之山洞行去。

  这个时辰,他们都该醒了,想来都会在门前或是隔壁溜达散步,以往都这样。

  南狼族人的感情,可不是每对都会像山爷爷水奶奶那样显然,每天一大早就手牵手,绕着南狼族地漫步而行。

  感情这种事,有人喜欢表现于明面,有人却喜欢藏在心里。

  就像自己那闷骚的傻儿子,虽然什么都不爱说,却眼里心里都装着月儿,有些什么好的都念着她,连自己这个母亲都比之不及。

  喜欢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请大家收藏:(c.carssh.com)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青全本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