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60章 我怎会无理取闹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0章 我怎会无理取闹 作者:大大的米虫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有钱花那就是一朵神花!

  既然不可能出现在兽世大陆,那它就是神,跟姐姐一样,从神的世界而来。

  少年的认知,简单,浅显且有理有据。

  故认为,事实就是如此。

  “难道,就没别的了吗……”

  狼夜喃喃自语,语气有些失落,有些不甘,不知是因为偌大的兽神大陆,竟找不出一样温月喜欢的东西,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半响后。

  狼北这会看够。

  也欣赏够平时威风凛凛,冷傲无边的大族长,千年难得一见的茫然囧态。

  决定大发慈悲,告诉他想要的答案,至于能不能受得住,就要看他自己了。

  “姐夫”

  试探着挪脚。

  “……”

  狼夜双手背于身后,迎风而立目视远方,俊眉深锁,满面愁云,寂寥,沉闷的气息层层叠叠萦绕在他挺拔伟岸的身躯。

  “姐夫”

  再试探走进一步。

  “……”

  狼夜依旧沉默不语。

  “姐夫,我想起来姐姐喜欢什么,有什么方法能令姐姐开心了”

  “嗯,什么?”

  狼夜闻言总算有点反应,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据说是个叫搓衣板的宝贝!”

  狼北满脸认真,眼冒灼灼光辉。

  “搓衣板?”

  狼夜略舒缓一分眉凝,转身:“此为何物,长什么样,长在何处?”

  搓衣板,没听说过。

  狼北瘪了瘪嘴,双手一摊:“不知道”

  “嗯?”

  狼夜一个冷眼扫过去。

  “姐夫,姐夫你别生气,我不是这个意思,咱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我确实不知道搓衣板宝贝是什么,也不知道它长在哪里,不过我知道它可以手工做出来,而且知道它长啥样,用什么东西做。”

  狼北语气里满是诚恳,外加跃跃欲试,那表情,分明很想掺一脚,不,掺一手。

  “你知道怎么做?”

  狼夜狐疑看了眼身旁不靠谱的小身板,这脑子缺根筋儿的货,确定能行?

  “行行行!当然行!”

  “我告诉你,姐夫你可别小看我,想当初,我可是”

  “说正事”狼夜冷声打断,若是让他说下去,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狼北哀怨望了一眼制止自己,说出丰功伟绩的断言者:“搓衣板是用木头做的,模样长这样。”

  说罢,便蹲下身随手拿起地上一根枯枝,就着泥土将脑海中,温月只给他画过一遍的图像勾勒而出。

  随着他那栩栩如生的搓衣板大画,现形不到片刻。

  养殖山半山腰处,就传出树木‘嘎吱’断裂倒下声响,一阵阵木头削平,打磨,镌刻的声响……

  惊得丛林里无数刚觅食回来,准备歇息进食的鸟儿四处飞逃……

  养殖圈中抢食的小兽们,纷纷停下抢食动作,蒙头乱撞……

  ————

  南狼族族内。

  此时的温月,已带着四小参娃,施施然往出族地的方向走,却在经过某处角落时,余光一瞥,瞥见熟悉的某物,脚步顿停。

  默立两秒后,长婕颤了颤,迈步的方向偏离,俨然与原定路线不符。

  紧跟其后的四小参娃见之,互相对视一眼,而后齐齐点头:原地等候。

  随着温月的脚步声渐近,正忙碌着手中活计的几族人闻声抬头,见是她后,各自放下手中工具拔地而起。

  恭敬喊道:“族长夫人”

  “族长夫人”

  “族长夫人”

  看着面前紧张得腿打抖儿,额头不停冒汗的几人,温月无奈轻声道:“你们不用害怕,修或重组,最后都还是要用,你们做得很对。”

  没错,眼前令温月驻停脚步的物体正是纺织机。

  稳稳当当屹立在她面前,已被重组得差不多,恢复原样的纺织机。

  眼前几人,刚才正拿着工具辛勤劳作,仔细检查。

  大家都在为以后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努力着,她又怎会无理取闹,拿纺织机撒气。

  前几日,小族长因为护着自己因它而伤,她心中确实有气,有恨,不想再靠近这台纺织机,恨不得把它拆了当柴火烧。

  可当小族长的伤随着时间渐好,她心中的恨意也开始转变为别样动力。

  伤我心中之人,必要你劳作到散架为止!

  “是,夫人”

  “是,夫人”

  “……”

  几人闻听温月所言,终于放下惴惴不安的心,腿不在发抖,额头冷汗减缓一半。

  有谁知道,在那个夜黑风高的夜晚。

  族长大人狼夜,突然如幽灵般出现在,他们三个木匠老手小聚的餐桌前,那一瞬间,可差点没把他们吓死。

  他们还脑子短路地,以为族长是过来蹭饭,吃夜的,一个个颤着嗓子,热情招呼他吃饭。

  谁知他竟冷着一张脸说:你们三个明天开始修纺织机,没修好之前哪也别去!

  说完后就头也不回大步离去。

  那话可把他们给吓得呀,手里刚拽下还没咬上两口的鸡腿,掉地上都没反应过来。

  可惊归惊。

  怕归怕。

  活儿还得干啊!

  第二天,木匠三兄弟不约而同哭丧着脸提上自己工具,围在一堆纺织机尸骸前默默开动。

  这几天他们三儿,每天战战兢兢修纺织机,就怕温月突然什么时候造访来一句:

  谁让你们修的,不知道它伤了你们族长吗!

  好在,好在温月来是来了,却没有说出那样的话,否则,他们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思及此,三木匠偏头对视一眼后,各自眼中之意一致:

  神女就是神女,明辨是非!

  夫人就是夫人,温柔懂事!

  温月就是温月,亲切大气!

  无人能及,无人能比!

  “你们知道,你们族长大人去哪儿了吗?”

  温月秀眉轻皱,略有愁绪,缓步走上前,轻轻伸出玉手摩挲着纺织机某处。

  这里,曾经安装着龙青木钉。

  脑海里的记忆,开始重启…

  “族长去了养殖山,我今早出门时看到的。”三木匠其中之一,回忆片刻后应声答道。

  说起来,今早木匠一看到狼夜还想朝他打招呼来着。

  谁知狼夜一大早就阴沉着脸健步如飞,他口中族字还没落下,就已影儿都没。

  “养殖山吗?”温月喃喃细语。

  想来,该是驯养之计提上日程了吧。

  “是,夫人”

  “那你可曾看到,他和谁一起去的?”

  “没有,我当时只看到族长一人”木匠一根本不用回忆,他当时只见狼夜一人飞快掠过,记忆尤新。

  喜欢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请大家收藏:(c.carssh.com)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青全本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