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09章 阎君说,轻点儿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9章 阎君说,轻点儿 作者:大大的米虫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却在此时,狼群里一道非常合时宜,且认真经过仔细斟酌,深思熟虑后的声音响起:

  “杀光别人倒是无所谓,怕就怕,到时候引起整个南面联合起来,围杀姐夫……”

  狼北颤着嗓子紧张道。

  “狼天叔,狼北这次说得没错,倘若族长狂化的消息走漏了出去,南面不管是中小部落,还是……豹族,全都会联合起来围杀族长的!”一旁风岩附和道。

  “是啊,老族长,咱们快去截住族长吧,族长不能有事……”

  眼前,甚至有族人连‘老族长’称呼都搬出来了,显然,在提醒他背上的责任。

  而狼天,他何尝不知狂化衍生的惨剧。

  百年前,北面腾蛇一族就有兽人,不知因何原因而狂化,当初时候正如现时,将近交换日,更甚晚一些。

  那时,北面各大中小部落,出行人马队伍都已备粮上路,齐齐前往北面大兽城‘虎城’参加交换大会。

  而狂化的腾蛇族人,好巧不巧正是随行一员,狂化时间还不到一天,就已被围杀分尸!

  原因?

  一兽难敌千兽!

  此刻的他,何尝不想前往阻止狼夜,方才狼夜一跃而去时,他恨不得立刻紧随其后。

  可正如族人所言,他是老族长,老族长亦肩负着保护族人之重任,如今,站在他面前的百狼大军,哪个不已被他儿子,伤得不成样子。

  狼天怎么狠得下心,让他们再追上去,送死……

  “我去追,你们都受伤了,先回去包扎伤口吧”思虑不过片刻,狼天扬首大喝一声后,猛地一跃,消失于幽暗夜色中。

  徒留一地瞪目惊呼的狼目。

  “狼天叔!”

  “狼天叔!”

  “狼天叔!”

  最后的大喊,狼北声落,立即迈起半跛的腿疾追而去,显然,少年从不把受伤当回事,也不把刚才狼天说的话当回事儿。。。

  “嗷呜——”

  狼嚎声落,紧随其后的风岩,也瞬间一跃而起,速度丝毫不见落后狼北半分。

  “嗷呜——”

  “嗷呜——”

  “嗷呜——”

  眼见一个两个能说话的都走了,面面相觑的百狼大军扬起头,对夜空大嚎一声后,毫不犹豫拖起受伤的身形疾奔跟上!

  受伤?

  不不不!

  要不是老族长跑得太快,百狼大军非得抓住他,大声告诉他:族长这是在给我们练筋骨,您老就别乱瞎操心了!

  ——

  ——

  黄泉路。

  彼岸花。

  忘川河。

  幽冥鬼界。

  “阎王殿”

  庄严肃穆的巨大暗金牌匾下,一抹银白身影如风瞬过,隐约见,白影修长白皙的手里,捧着一个冰阳碧玉锦盒。

  锦盒内,装着何物?

  鬼笙引领着一名女侍走近,疑惑看向已消失的残影方向。

  今天,已经是他第三天,带着同一名女侍前往阎王殿了。

  自从三天前,阎君大人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血人回来后,他就每天干着这档子被人‘羡慕’的闲差事儿。

  下面的小鬼官们,个个羡慕他轻松不用再干活,可谁知道

  “鬼笙”

  “怎么这么久?”

  疾步入府,还没走近殿内,就听到一道似暖似冷,似硬似怒的声音响起。

  不用问鬼笙都知道。

  依他们幽冥之主的性子,这明显就是,暴怒边缘了!

  “来了,来了,阎君大人!”

  “小的来了!”

  “小的来了!”

  颤抖身子摸着冷汗的鬼笙,带着同样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女侍,飞一般速度奔进后殿,边喘粗气边急声应道。

  后殿中。

  一缕清风卷起珠帘玉钩琳琅作响,紫翡玉纱幔下,清美绝艳的倾世盛颜正卧躺静息。

  兰眉琼鼻,凝脂玉暇,卷睫长潋,红唇皓齿,柔荑皓月,空灵绝姿之气息翩若惊鸿。

  未睁眼,世人就已被夺目,若抬眸,岂不世人皆入魂?

  世间怎会有如此美貌的女子!

  每一次见,鬼笙和女侍都忍不住心中惊叹。

  尽管,鬼笙上一次,就已在阎君点出的水幕中见过此颜,但亲眼所见与水波荡漾的幕中之画,相差绝不止一星半点,震撼自然也不止千分万豪!

  “给她换药,轻点儿”闻听俩人已踏进殿内,坐在床边的阎君暖唇轻启,温润之声徐徐开口。

  说话间,却是低垂着头未转回半分,从始至终紧紧注视着床上人儿,暖阳之眸一眨不眨。

  “是,阎君大人”

  进殿的女侍应声后,快步走到床边玉桌前,拿起桌上每天都一模一样的药。

  不同的是,这次桌上多了一个碧玉锦盒,女侍低垂着脸没敢多问,拿起自己该拿的就往床边走。

  “轻点儿,别弄疼她……”待待女侍走进,阎君流转百回的不舍目光缓缓收回,转身之际,还不忘再一次温声提醒。

  “是,阎君大人,奴婢谨记!”

  怎料,女侍闻言,却是突然害怕得身子一僵,强忍着颤抖的声音,认真恭声回应。

  冥界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需要他们阎王爷二次提醒的,绝对,都是非一般的重要大事。

  你若是办错了,搞砸了,那就去锁魂塔好好享受,千万年痛苦不得轮回的盛宴吧!

  而眼前,每天都被‘二次’嘱咐的女侍,可以想象,此刻的她,有多悲哀,多害怕。

  吓得心,肝,胆儿,都在打颤儿,脸,手,腿都僵硬!

  “小月姑娘,你快醒来吧,你再不醒来,我不用被打去锁魂塔,光吓都会被阎君大人给吓死。”

  待阎君和鬼笙都走后,小心翼翼往温月玉背上擦药的女侍,才忍不住敢轻声哀嚎。

  小月,是阎君大人这三天,天天坐在床边轻唤的名字,不用想都知道,非床上倾世女子无疑。

  可惜,已昏迷不醒三天的温月,在女侍话落后,仍旧半分反应皆无。

  直到女侍将药擦完,轻手轻脚帮她换好衣服后,她那青葱尾指,才微微颤动了那么一瞬。

  然此时,已收拾好东西,迈步离去的女侍,未有幸见到。

  “阎君大人,小月姑娘的药已经换好了”

  “嗯”

  每天同样的话落,阎君每天同样一字轻嗯,而后银白身影捎带一抹清风,自顾自走进殿内。

  “走吧”面无表情的鬼笙,又干回和昨天一模一样的活儿,他也好希望小月姑娘快点醒来。

  他不想再天天来回送人的苦差事……

  喜欢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请大家收藏:(c.carssh.com)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青全本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