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50章 没有改命吗?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0章 没有改命吗? 作者:大大的米虫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小姐姐!”

  “小姐姐!”

  “哥哥,母亲,小姐姐呢,她去哪了,为什么不见了?”虎小溪眼见‘活生生’站在对面的温月,霎那间消失不见,急得一手抓起身旁一只手臂,大声问道。

  “母亲也不知道……”戈蔓怎会知道,她从未见过此等壮观神象,除去方才在城主楼上所见那一幕,不对,两幕。

  对了,天上那坐在狼背上手握神月的女子,和方才在房间内和小溪说话的女子,怎这般相似。

  难道!

  突然,戈蔓双目大瞪捂着嘴巴,震惊看向虎小溪,小溪她,到底结交了何等大人物!

  “哥哥,小姐姐呢,小姐姐去哪了?”母亲不知,哥哥那么聪明,一定知晓。

  虎小溪转过头不再理会戈蔓,焦急摇晃着虎修手臂。

  “小溪别着急,方才的影子不是小姐姐,那只是她一个投影,说完话后便会立马消失。”虎修已从震惊中回过神,轻轻拍了拍虎小溪手臂安慰她。

  方才那番罕见奇象,饶是饱读史册,见多识广的他都被狠狠震愣一把,个中原因,皆因记忆中所有史册记载俱无此象。

  究竟何等力量,才能如此,得找个时间再下一趟地下城才行,此况‘汶芝子’应当更清楚。

  “什么是投影,我不懂我不管,我就要小姐姐,哥哥你快把小姐姐找回来!”虎小溪急得眼眶都发红,卯足了劲儿伸手拍打虎修。

  不到一个呼吸间,虎修健壮有力的手臂便显条条红痕。

  如同被冰冷坚硬的铁棍反复敲打般,皮肉虽未破,血迹虽未出,却青紫幽深骨骼生疼,一看便知内伤不浅……

  “小溪住手,你小姐姐不是说有礼物给你吗,你难道不要了?”戈蔓看得自己都觉得疼,忍不住出手拉住虎小溪。

  再打下去,虎修的手臂可不是包扎三五天就能解决,虎小溪那强大的力量,戈蔓已不是第一天知晓。

  若不是亲眼看着肚子一天天变大,亲眼看着虎小溪呱呱坠地,戈蔓甚至会怀疑虎小溪是捡回来的。

  谁来告诉她,她为何会生出这么个大力士!

  性格与她不像也就罢了,竟连力量都比她大上无数倍,简直超乎常人非一般地多!

  若非她当初雪山晕倒后,过往之事再想不起一分,她也不会不知道虎小溪父亲是谁,更不会隐憾让虎小溪冠以十三年虎姓。

  “对了,礼物,神奇种子,小溪当然要种子!”

  虎小溪闻言,立马迅速一把甩开虎修的手,视线聚焦转回桌上仍打开着盖子的碧玉盒。

  她小心翼翼地将碧玉盒捧在手中,低头往内看去。

  入目,一枚天青色,椭圆形,拇指般大小地‘种子’静躺其中,幽幽散发出一股青色光芒,生机勃勃,翠意盎然。

  “神奇的种子?”虎小溪双指并拢将种子捻起,放在另一手中掌心处仔细端详。

  俨然已将方才温月无故消失的事,暂时拋于脑后。

  戈蔓见此松了口气,默默抬手抹了把额头上的虚汗,她还真担心虎小溪会不管不顾。

  不过,那种子,真有那般神奇?

  虎修也将目光从手臂移至虎小溪手中,那颗圆润奇异的‘青色种子’,仔细看去两眼后,刚毅俊朗的面容浮起几分遗憾。

  “礼物,只是种子而已吗……”

  是自己表达得不够清楚,还是温月真没有改命的能力,方才那几段话中,她均未提及改命之事。

  难道真是自己找错人了?

  不可能,如果温月不是神女,天上那两番异象又作何解释,还有方才这投影,这种子。

  虎修眉头深锁,百思不得其解。

  却在此时。

  一道惊喜激动万分,连声音都隐约在颤抖的声音,自安静的房中响起:“虎修,你看这天色,今晚的最后一刻,是不是,是不是过了?”

  戈蔓那灼灼闪亮的视线,不断往窗外和虎修来回巡视,这般重大之事,她不敢肯定,更怕误断,所以尤为紧张问向虎修。

  “嗯?”虎修闻言往窗外夜色一瞥,刹那间虎目亮起!

  “过了!”

  今晚最后一刻过了!

  虎小溪的十三岁生辰过了!

  而眼前的虎小溪,还好好地,安然无恙的捧着种子,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

  “小溪!”

  “小溪!”

  两道同样不敢置信,同样震惊中带着万分激动的声音突地响起,把虎小溪吓一大跳,差点没抓稳将手中的种子拋飞出去。

  然而。

  还未等她的小脾气发起,虎修和戈蔓就同时蹲下身,拉着她的手臂推动她小身子左右翻看,如同在看什么稀世宝贝般。

  “母亲,哥哥,你们在干嘛?”虎小溪眉毛皱成两条毛毛虫,她被俩人转得晕头转向,再转就把晚饭吐他们一身。

  “小溪,身体可有什么不适?”虎修拉着她手臂轻声问道。

  外在并未发现异常,并不代表内里也无事。

  这些年多次外出寻觅神女的路上,虎修也曾见过未到垂暮之年,便已命将终逝自然死去之人,而那些人,无一例外,都是体内器官衰竭,只出气不进气,最后心脏不再跳动,死去。

  “没有。”虎小溪想了想认真道。

  身体很好啊,不痛不痒,一如既往,没感觉有什么不同,除了有一小丢丢饿……

  戈蔓:“有没有觉得哪里痛?或是,想睡觉?”

  如果快离世,应当会比较困顿,想永远睡过去。

  “没有。”虎小溪摇摇头。

  虽然以往这个天色她已躺在床上数星星,但今日不一样,神奇种子都还没种,瞌睡虫敢出来她就打死它。

  “身体上有没有感觉什么不对劲,比如,跟过去可有不同?”虎修又追问。

  难道是死亡的期限变慢,器官一样一样衰竭,从力乏体虚开始,下一秒便会卧床不起,再下一秒直接死亡!

  “额,好像有。”虎小溪捏了把自个儿小手臂,想了想认真说道。

  “怎么了?”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虎修,戈蔓忽而同时紧张道。

  “没有不舒服,就是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而且似乎比以前更大了,我试试。”

  话音刚落,虎小溪便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握紧拳头,在俩人还未反应过来的震惊目光中,随手往面前的玉桌轻飘飘落下一拳!

  喜欢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请大家收藏:(c.carssh.com)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青全本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