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56章 偷看被抓包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6章 偷看被抓包 作者:大大的米虫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顷刻间,温月全身上下,才渗出没多久的鲜红血迹,被一点一寸清除,随白芒消失殆尽。

  但。

  那深及入骨的利齿咬痕,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清除,仿佛烙印般,布满全身。

  “这是,要搞事情?”

  已恢复些许力气坐起身的温月,低头往自己身上一看。

  霎那间!

  密密麻麻,无半寸空隙的青紫咬痕入目,清丽小脸顿时垮下,止不住一阵抽搐,“惨,没个十天半个月,怕是好不了……”

  唉……

  发完半响牢骚后,温月轻叹一口气,情绪逐渐平稳下来。

  小星星说得没错。

  她确实早就醒了。

  狼夜说的那句“我爱你”,她无比清晰听到,那些表白心迹的话,她也全都一字不漏听到,入耳,入心。

  只不过,当时她仍在气头上,没打算理他,再者,也没力气理他。

  “算你还知道说两句人话。”若是提起裤子就走人,姑奶奶不一板砖呼过去就不姓温!

  夜晚的风有些凉,吹得仅披一件衣袍坐在地上的温月,鼻子有些不舒服,直想打喷嚏,不由得伸出手拢紧身上衣袍。

  “蠢狼,去哪了?”

  方才,他坐在边儿上看了自己好半响,还试探着伸手碰自己的伤口。

  只不过这身体,下意识本能而起的害怕反应,似乎有些吓着他了,“所以,他这是被吓跑了么?”温月秀眉轻蹙了蹙。

  却。

  不待她的疑惑再多几分,山谷入口处,便一阵稳健有力的脚步声响起。

  “嗖!”

  闻听熟悉的声音传来,温月神速躺回地上,盖着衣袍一动不动,躺地姿势与方才昏睡时一模一样,并无差别。

  除了,眉下长婕时不时地颤动几下……

  “月儿?”

  狼夜怀中抱着一大堆不知名药草,和一张红艳似火的红狐狸皮走进山谷。

  坐到地上,看着眼前装睡的人儿,佯装不知,温柔地轻轻唤了声。

  声落跟前,温月睫毛颤了颤,未睁眼,没回应,似是没听到般。

  只要我不睁眼,就没醒!

  是的没错,睡觉睡觉……

  “月儿,没醒吗……”狼夜状似信了她的邪,熟睡的邪,喃喃自语挑选着手中的药草。

  不到片刻,舂捣药材的清绝声,便一声声在山谷间传响,传进温月动了又动的耳朵。

  在她犹豫着要不要醒来之时,捣药声已停下。

  并!

  在某人震惊得完全失去反应的时刻!

  狼夜端着半碗草药走近,用极其快速轻柔的手法,将她那紧绷身体的所有伤口涂抹一遍后,重新帮她盖回衣袍,放她躺回原处……

  整个过程太快,快得就像龙卷风,片刻之间,瞬息之间,温月还未反应过来,一切便已结束。

  “……”

  躺在地上的绝色人儿,原本白玉无瑕的脸,此刻已红彤彤,像极一只煮熟的虾子。

  让你丫的死皮赖脸装睡!

  这下好了……

  狼夜缓缓收回温柔眷恋的目光,随手拿起一旁的红狐皮,低头开始埋头苦干。

  一根莹白细长,被打磨得发亮的骨针,自他摊开的掌心突现,几根纤长‘红线’,从已鞣制好的狐狸皮内拉出。

  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穿针引线,一针一线,在圣洁月色的照亮下,娴熟快速地缝衣制裳。

  利物穿透毛皮的声音,嗤嗤声清晰入耳,装睡的温月秀眉轻蹙了蹙:蠢狼,在干嘛?

  这声音,怎么听着有点儿熟悉,似乎,在南狼族时听过?

  卷而长的睫毛动了动,美目悄咪咪睁开一丝,往声源发出处偷偷瞄去一眼,迅速闭上!

  咳,没看清,只看到一大片红色……

  “咻!”

  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温月,豁然睁开双眼,目光聚焦一处,定定看向狼夜手中的‘红色’。

  哦~

  原来是针,线,狐狸皮啊~

  正在忘乎所以欣赏美男,穿针引线缝衣制裳的某人,眼神太过专注,以至于忘记闭眼,从而:

  “月儿,你醒了?”

  一道微冷醇厚,略带磁性的声音突然响起,被抓包的温月一愣:

  什么,不,不是在叫我,闭眼睡觉没听到!

  狼夜好笑着摇摇头,看了眼又装回睡颜的温月,继续不停手中的动作。

  但那眼角余光,却是定定停在一处——温月紧闭的双眼处。

  只见。

  衣袍下那清丽绝姿的玉颜,安静不动片刻后,睫毛试探性动了动,发现周围无危险后,眼睑悄咪咪又掀起一丝。

  极细的一丝,略微只能看到前方有光,连对方动没动都看不清。

  秉着一不做二不休原则的温月,大胆再睁开两分清眸:“咦?怎么只有衣服,人呢?”心中泛起疑惑。

  突然,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罩下,天神俊颜撞入温月眼帘,醇厚温柔的声音,从耳畔响起:“月儿,醒了么?”

  “还是,因为害怕见到我,所以其实在装睡?”

  已坐到温月面前的狼夜,靠得她极近,微冷的薄唇近乎贴近她耳畔,俊脸更是凑近得,俩人连呼吸都能轻触彼此的热气。

  即便如此,狼夜还是未伸手触碰她一分,哪怕她的清眸潋滟灼华,秋波萦绕,勾得他极想吻眸。

  却强制自己忍住……

  “谁怕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才刚醒,这不就起来了!”

  温月腾地一下坐起身,拢了拢身上险些掉落的衣袍,脸不红气不喘,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哦……才刚醒啊……”狼夜很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那目光,赤果果的不信。

  “就是刚醒,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温月佯装怒道。

  如此这般火辣辣,赤果果的目光,看谁谁不穿帮,还让不让人安安静静撒个谎了!

  “你挖吧。”

  不知死活!

  说得俨然就是狼夜这种,浑身皮痒欠抽的人,毫不犹豫脱口而出也就罢了,还尤为认真将,生无可恋的俊脸凑到温月面前。

  温月顿时气炸,不管紧绷的身体,二话不说就一脚过去!

  “嘭!”

  让你丫的生无可恋!

  姑奶奶身为受害者都还没吱声,你就给我生无可恋?

  “嗷~痛……”

  狼夜顺势倒地,呈大字型躺地上一动不动,并发出尤其状似万分痛苦的惨叫声。

  喜欢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请大家收藏:(c.carssh.com)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青全本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