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58章 烫死鹅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8章 烫死鹅了! 作者:大大的米虫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哈?

  狼北一听,瞬间如遭雷击,立马愣住!

  人话,他咋不说人话了,他不就是掉了几颗门牙,说话漏风,有些不太精准,怎么就不是人话了?

  “切夫,乙快帮鹅跟切切说,说鹅系囊北!”

  见说半天还是无果,狼北不由将求救目光投向狼夜,把他揍成如今这般模样的始作俑者——切夫。

  与他着急激动不同,狼夜一脸平淡将手负于身后,目中含笑注视着温月就是不出声。

  “月儿来,我们去那边坐着。”

  无视面前急红脸的狼北,狼夜领着温月绕过他,径直迈步走向篝火架处。

  那里。

  风岩正憋着一脸笑在给大蚌看火,不用回头,他都能想象到狼北那货的蠢样。

  方才温月出来时,他只随声望去一眼,红衣似火,绝代倾城,还是那么美艳动人。

  而她身边那个高大的伟岸身影,也与她更般配了。

  盛世美人本就该配盛世王者!

  也罢,也罢~

  “夫人,族长。”

  风岩笑着起身为两人让座。

  火架上的大蚌,自然也让到狼夜面前,而他则是拿着几串,模样看起来有点儿像‘兔兔’的肉,在火中炙烤。

  油滋滋香气逼人的肉味,扑鼻而来!

  “好香啊~”

  温月瞬间把对猪头的疑惑拋于脑后,双眼放光看向火架上那几串,金黄酥脆,肉质四溢的美味烤串。

  “风岩,你在烤什么,是兔兔吗?”

  温月对兔兔的钟情,还是一如既往,一往情深,不管它化成肉串后,金黄还是黑不溜秋,都能一眼认出。

  譬如。

  篝火架另一方向,那不知谁人坐的位置,只见面前兔兔肉黑烟直冒,若不是风岩及时拿开,怕是早已成为一堆炭!

  “是兔兔,夫人,小星星说你喜欢吃兔兔,这些都是给你准备的。”

  因为你喜欢,所以我们把丛林倒腾了个遍,硬是把躲在窝里睡觉的兔兔,全都给你扯了出来做烤串……

  “这样啊……”

  原来是小星星,温月了然点点头。

  “那,你们吃了没?”

  不过,这篝火架上的烤串,貌似,是不是有些多?

  一目望去全是金黄酥脆,油亮泛光一大片,少说也得有好几百串,确定全是给她准备的?

  她可没有宰相肚,撑不起船更撑不起面前这座,烤串小山堆!

  “月儿,他们早就吃过了,你不用管他们。”

  “来,尝尝这个,看看好不好吃,喜不喜欢?”

  狼夜说着便徒手将面前的大蚌打开,用木勺勺出满满一碗汤和肉,端到温月面前。

  拿起碗中的小汤勺吹了吹,感受到不那么热后,才送到温月嘴边,喂她。

  “这又是什么?”

  温月看着碗中的大杂烩,秀眉轻蹙,方才过来时,她就有注意到篝火架中央的大蚌壳。

  还以为,那蚌壳里面仅是蚌肉而已,怎料,打开却是这番盛景,肉类菌类,不知名类,啥玩意儿都有?

  什么鬼神乱炖?

  “切切,介个大胖可系鹅,千辛万苦棕哈里摸上来的,小森森说梨喜番粗,很好粗的!”

  终于瘸着拐着,追着俩人到篝火架前的狼北,指着大蚌又开始飙火星语。

  “你是,小北?”

  温月闻声转头,看向面前肿得不成样子的猪头脸,九分肯定一分不确定问道。

  别问她怎么看出来的,这傻二货切了这么久,迪了这么久。

  返程人数就那三,风岩狼夜都在,就他半天不见踪影,除了他还能有谁?

  “系啊,系啊!”

  “鹅系囊皮,梨的迪迪,切切终于认粗鹅来了!”

  高兴得狼北那个叫激动啊,直接伸出大红猪蹄,就想拉着温月大吐苦水,顺便告被打的状。

  “嘭!”

  大红猪蹄还未靠近温月半分,便被冷着脸的狼夜,飞速一脚踹翻在地,少年悲催滚出两圈后,趴在地上痛得嗷嗷叫。

  “小北!”

  温月一把推开面前的碗和汤勺,急忙走出几步蹲下身,认真查看狼北的伤势。

  可怜的娃,倒地那刻,断骨声咔嚓,咔嚓,脆响响的,怕是伤得不轻,痛得不轻!

  “切切,鹅好痛,介里痛,辣里痛,床身都痛……”

  狼北这会儿,总算因伤重新拉回温月关注,立马可着劲儿的卖惨,指着自己身上各处伤残,一把鼻涕一把泪控诉某人的残暴!

  风岩默默坐在一旁充当背景板,他什么也不知道,什么都没听到。

  狼北这死孩子还敢告状,怕不是脑子被打傻了!

  “很痛是吗?”

  可惜,少年说了老半天,唾沫星子满天飞,温月愣是一句听不懂,只约摸着能从他的肢体语言,看出他在指着自己伤口喊痛。

  “别怕,姐姐给你找点儿药包扎包扎。”温月说着便打算起身去找药。

  “月儿不必管他,他已经上过药了,明天便会好。”

  “来,你饿了,快吃点东西,不然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狼夜飞快朝风岩使了眼色,风岩立马会意,二话不说直接上前,将哀嚎着仍在告状的狼北拖走。

  但。

  在温月杀人的目光下,他没敢往狼夜指定的方向拖去,而是默默转了个方向,拖到到篝火架对面坐下。

  径直从篝火架上取下一串烤蘑菇,塞到狼北嘴里,堵住他的嘴不让其说话。

  “呜——呜呜——”

  烫死鹅了!烫死鹅了!

  切切救命,救命啊!

  少年被无情拽着双臂,嘴里塞着烫死人不偿命的烤蘑菇,凄惨可怜朝温月投去求救目光,盼望他的‘切切’能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

  然而。

  “月儿,来,张嘴。”

  一个身影恰逢适宜端着碗,出现在温月视线中,并恰到好处挡去少年的求救目光。

  温月脸色略有不悦,瞪向面前端碗的某人,狼北身上的伤,是不是你这个暴君打的?

  狼夜:他自找的!

  温月:……

  挡的了一,挡不了二,正当温月默默喝汤吃肉品美食时,一道已恢复正常,精神倍儿棒的童音冒出:

  “主人,快吃快吃,你三天三夜没出来,一定饿坏了,蚌壳里还有很多肉肉,有甲鱼,猪蹄,鸡肉,蚌肉,人参……全都是用来给你补身体的。”

  “噗!”

  横空一口汤喷出!

  温月非常没有形象地,喷了对面喂汤的狼夜一脸。

  喜欢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请大家收藏:(c.carssh.com)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青全本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