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77章 大米,五谷之最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7章 大米,五谷之最 作者:大大的米虫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小事儿么……

  温月垂了垂眸,不再言语。

  一旁默默等待救援的少年,等了半天却等来一句,解释什么,简直不要太悲催。

  “姐姐,你为什么不理我,为什么不跟姐夫解释清楚,你就那么狠心,忍心小北饿死吗?”

  少年悲伤的小表情,外加九分九的哀戚神态,演绎得跟真的一样,看到温月差点忍不住,给他颁一个小铜仁奖。

  “诺,拿去。”

  温月随手拿起旁边石块上,一个未打开的竹筒,抬手便丢给他。

  当少年决定遵从本心,哦不,遵从姐姐意愿,接下黑不溜秋竹筒后,正准备刮刮敲敲后上嘴时。

  “咻!”

  一道如坠深渊般的冷冽寒光,倏地袭来。

  少年拿着竹筒,骨刀刚提起,甚至还未来得及对准竹盖,不用看他都知道,此道杀人目光从何处来。

  除了他那个残暴姐夫,还有谁,顿时,少年又开始嚎丧:“姐姐……”

  “小族长,你不饿吗?”

  温月一把夺过狼夜手里的竹筒饭,自顾自拿起小勺子,勺起一勺又一勺的美味,亲自送到傲娇的族长大人嘴边。

  “饿。”

  狼夜的目光收回,低头看了眼嘴边的美食,薄唇微抿起一丝笑,缓缓张开。

  “饿就快些吃吧,早点吃完,早些休息,明日咱们还要将晾晒在地里,那些稻谷收起来,装好打包回家。”

  想起地里那一大片稻谷,温月就不禁喜笑颜开。

  连喂饭的动作都轻快了许多,好在此竹筒饭,最开始吃时,狼夜便把鸡肉都挑给了她,只剩滑嫩香菇和软糯米饭。

  否则这会儿,他非得被极速递进的骨头,卡在喉咙,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不可!

  “月儿,这稻谷,就是你口中时常提起的主食,五谷之最,永垂不朽的救命之粮,米饭吗?”狼夜边吃下一口清香软糯的饭,边轻声问道。

  其实这个问题,不只他想问,风岩和狼北也早就一直想问许久。

  若不是最初见到金稻地时,温月的反应那般大,情绪那般低落,他们也不会一直止声到现在。

  天知道,当他们看到,金灿灿的稻谷,被小星星抓走一小袋,晃荡了一圈回来后,成为白花花的清香细颗粒时。

  经过温月一顿神操作后,成为眼前这不仅好吃得,让人恨不得咬掉舌头的美味,更易饱得超乎他们想象时,他们有多惊叹,多震惊!

  “对啊,米饭,又香又甜的米饭。”温月笑了笑回道。

  回忆已成回忆,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目前最重要的,是过好现在,过好未来。

  “姐姐,这米饭,真像你所说的一般,是救命食粮?”狼北挪了挪身子,离狼夜十万八千里远,开口问道。

  “在很久很久以前,食不果腹的饥荒年代里,人们哪怕仅仅只有一小碗,稀得不能再稀的米粥,都已庆幸不已,因为那能让他们度过,没有任何食物的整整一天。”

  “那时,多少饿极将死,幸被善之心人施舍一碗粥后,又恢复生机的重生者,多少因为一碗米粥,从而又看到生的希望,坚持熬过饥荒时期的人。”

  “大米,在我们那里,是被赋予无上特殊意义的不可替代物,它有温饱的意义,生命的意义,更有家的意义。”

  温月的声音平静且认真,含笑安然的眸中,不难看出,她对大米的推崇有多高,对大米有多依恋。

  国人对于米饭,既偏执又珍惜,一顿饭,若是没有米饭,便总会觉得吃不饱,像是缺少点什么灵魂般。

  而温月,自然也是如此。

  大米存在她灵魂深处的记忆,是和师父一起下田劳作,一起割稻谷晒稻谷,一起淘米做饭,一起品尝香喷喷的劳动成果。

  是读书时期语文课本上的诗: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无论时代如何变迁,无论走到哪里,华夏几千年的耕种改良,发家历史,总会根深蒂固,渗进灵魂,渗透骨子里,予人知识,教人如何自力更生,更伴人长长久久。

  “大米,好神奇!”

  狼北小少年听得满脸惊叹,尽管他十句,有八句听不懂温月在讲什么。

  但并不妨碍,他对于此刻手中,已是第三大竹筒的绝世美味——香菇滑鸡竹筒饭,开始抱以深切执念。

  少年发誓,此时口中的竹筒饭,绝对是他从小大到大,吃过最美味可口,最色香味俱全,最让人欲罢不能的绝世美味。

  “确实,很神奇。”

  狼夜难得赞同了一句。

  原来她以前,每天每顿,都吃此等美味的米饭稀有物,怪不得,她

  “那时,多少饿极将死,幸被善之心人施舍一碗粥后,又恢复生机的重生者,多少因为一碗米粥,从而又看到生的希望,坚持熬过饥荒时期的人。”

  “大米,在我们那里,是被赋予无上特殊意义的不可替代物,它有温饱的意义,生命的意义,更有家的意义。”

  温月的声音平静且认真,含笑安然的眸中,不难看出,她对大米的推崇有多高,对大米有多依恋。

  国人对于米饭,既偏执又珍惜,一顿饭,若是没有米饭,便总会觉得吃不饱,像是缺少点什么灵魂般。

  而温月,自然也是如此。

  大米存在她灵魂深处的记忆,是和师父一起下田劳作,一起割稻谷晒稻谷,一起淘米做饭,一起品尝香喷喷的劳动成果。

  是读书时期语文课本上的诗: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无论时代如何变迁,无论走到哪里,华夏几千年的耕种改良,发家历史,总会根深蒂固,渗进灵魂,渗透骨子里,予人知识,教人如何自力更生,更伴人长长久久。

  “大米,好神奇!”

  狼北小少年听得满脸惊叹,尽管他十句,有八句听不懂温月在讲什么。

  但并不妨碍,他对于此刻手中,已是第三大竹筒的绝世美味——香菇滑鸡竹筒饭,开始抱以深切执念。

  少年发誓,此时口中的竹筒饭,绝对是他从小大到大,吃过最美味可口,最色香味俱全,最让人欲罢不能的绝世美味。

  “确实,很神奇。”

  喜欢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请大家收藏:(c.carssh.com)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青全本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