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90章 地下城,汶芝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0章 地下城,汶芝子 作者:大大的米虫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一如昨日,无别他感。”

  汶芝子面无表情抿了一口茶水,淡淡开口。

  “芝子若是不喜欢喝这春溪,改天我让人给你送些别的来。”

  春溪已是虎城最好的茶叶,汶芝子若是嫌弃,虎胜天都不知该寻何种‘天茶’给她,才能令她满意。

  即便不知,该回的话还是得回。

  “无需。”

  汶芝子既不说喜欢,亦不说不喜欢,清冷淡漠的目光看着茶杯,轻描淡写回绝。

  “……”

  虎胜天再次被噎得无话可说,手中所握的茶杯力度微微收紧,若不是城主楼的茶杯质量好,估计此刻已成一堆碎片。

  “前几日,虎修是不是来找过你?”既如此,虎胜天便直接开门见山。

  每次来此,不管问什么问题,汶芝子都是一个样,高兴时就回两句,不高兴便是眼前这般,爱答不理。

  纵然如此,他却不得不来。

  “他有没有来过,你不是比我更清楚吗。”

  汶芝子不答反问,淡漠的语气里讽刺颇多。

  可不是。

  虎胜天每日派这么多人,明里暗里坚守此处,盯视她,连只苍蝇飞进去都一清二楚,怎会不知虎修有没有来找过她。

  “那他问过你什么,或是,他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

  虎修来没来过,虎胜天自是知道得一清二楚,下属每日跟他汇报此处情况,他怎能不详,但他不知道的却是,俩人到底说过些什么。

  “说了不少,不知你问的是哪句。”汶芝子冷冷道。

  “可有问神女之事?”虎胜天开口便直击重点。

  “不曾。”

  “改命之事?”

  “不曾。”

  “那,小溪的事?”

  “不曾。”

  汶芝子一连三个不曾,听得虎胜天脸色瞬变,狐疑的目光里充满不信任,她这般想都不想张嘴便作答,绝对不会是真话。

  若不是虎修每次来此,都不允许任何人靠近,监视的人马次次落空,他何需用得着来问她。

  “汶芝子,前几日是小溪十三岁生辰,你不会不知道吧?”虎胜天肯定说道。

  既如此,那便挑明了说。

  虎小溪命至十三岁之事,除了他们一家知晓,禾沽祭司和她都知道,通过虎小溪寻找神女之事,自然她也一清二楚。

  此刻再想装傻,也得看看他傻不傻不是?

  “知道。”

  汶芝子仍旧面无表情淡然道。

  “小溪如今还活着,你知道吧?”

  前几日虎小溪也来找过她,虎胜天知道,显然他此话不是问话,而是肯定语。

  “知道。”

  言落此。

  汶芝子从来淡然的冷眸眼底,闪过一抹极其细微的柔和,只是隐藏得太深,眼前时刻注意着她一举一动的虎胜天,未曾发觉。

  “那她为何还活着,你知道吧?”

  “不知道。”

  “不可能!”

  汶芝子的话音刚落,对面的虎胜天立马拍桌站起,脸上怒意开始现起,俨然已到达隐忍边缘。

  “虎修那么在意小溪,绝不可能在她生辰前,不问你该往各处寻求救治她的办法!”

  先前神女降世显兆时,虎修就已那么急迫赶去南面,前几日虎小溪命都将至终点,他怎么可能还不急不躁不紧张。

  “除非,他早已有救治的方法,或是,改命之人就在他身边!”

  一个大胆的猜想晃过脑海间,虎胜天身子猛然一震,如鹰隼般锐利的双眼,直直盯视向汶芝子,求证意味急迫明显。

  然而。

  “不知道。”

  淡漠三字。

  汶芝子对于他的激动,半分反应皆无,清冷的面上亦不显一丝波澜,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木偶。

  “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你知道什么!”

  “虎修来找你,怎么可能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你把我当傻子吗,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激动大吼的虎胜天,怒拍桌子的力度,大得直把他手边的茶杯都震落,茶杯坠下石板地后“啪”一声,四分五裂!

  “信不信由你。”

  汶芝子轻描淡写一句,抬手拿过茶壶,给手中半空的茶杯续满八分,小口小口饮着,丝毫不被桌上缺失的一杯所影响。

  “汶芝子,你别以为我不敢动你!”

  “你敢动?”

  难得汶芝子正眼瞥过去一眼,但那冷眼中的挑衅神色,却更是看得虎胜天火冒三丈,双眼赤红,肺都险些气炸烂!

  “你!你!你很好!!”

  “挺好。”

  汶芝子无视虎胜天怒指自己的手。

  “……”

  虎胜天直接气得转身离去。

  他大步走出房门后,重重落回锁,看着门上那磐石不动的大铁锁,怒炸被烧毁理智的心,才感稍许安慰。

  隔着栏窗,看向里面又重新坐会床上的身影,他阴霾的吐出一句碎嘴,手指关节握得嘎嘎做响。

  “你以为每次将我激怒,我就会放了你吗,汶芝子,我劝你别再痴心妄想。”

  “……”

  房内的汶芝子稳坐如山,仿佛没听见他说的话一般,低垂着眼眸理都不理。

  “如今,神女已出,还在我们周围,即便你不说我也有方法找到!”

  “倘若你还一直看不清自己的位置,不自知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那便只能永远留在此处,暗无天日!”

  虎胜天试图用威胁的话,逼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但他话落后,房中汶芝子仍旧无一丝反应,别说回话,连眉眼都不给他抬一个。

  他就像一个傻子,在对牛弹琴自说自话,然而,即便有此自知明了,他都犹不在意,嘴亦不停继续开口:

  “前几日天上出现的神象,想必虎修来时定然有告诉你。”

  虎胜天说着便踱起了步,双手背负在身后,门口来回走动着。

  “天下将主的神象,不仅我们虎城能看到,狮城和狐城也能看到,动乱之时势将起,你不辅佐与我,你还打算辅佐谁?”

  一缕轻蔑的嘲笑划过虎胜天嘴边,纵然对汶芝子硬骨头般的态度,仍旧火冒三丈。

  但却因为自己的手中,比其他两城更多上一个筹码,而感到少许自喜,眉上一丝得意拢起。

  “……”房内仍沉默。

  “汶芝子,我劝你还是识相点,早点做出选择,忠于我,是你眼下最明智的选择。”

  喜欢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请大家收藏:(c.carssh.com)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青全本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