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94章 陶瓷之器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4章 陶瓷之器 作者:大大的米虫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毒什么毒,没见识的土包子!

  “自然落灰釉经过一千二百度以上的高温灼烧,所有的杂质均被烧化升华,留下的都是天然无污染的物质,既美观又环保,根本不会对人体造成任何伤害。”温月扬了扬眉。

  “且,自然落灰釉与其他高温釉一样,具有亘古不变的效果,就算历经千万年,自然落灰釉的高质效果,也不会有丝毫变化。”

  高岭土本身,就已是最好的矿物釉原料。

  即便不加釉彩再次烧制,烧制过程中自然落下的柴灰,也能形成质感牢固的釉,整体的抗腐蚀能力亦同样了得。

  “听不懂。”

  少年非常诚实地回了一句。

  明白无毒后,狼夜便坐在一旁只盯着温月看,静静听她说话,虽也是十句有九句听不懂,但不妨碍他那嫌弃的神色仍在。

  风岩就更不用说了,他们此行最聪明的族长大人,都不知道温月在说什么,他更不知,只得默默当个背景板。

  “没关系,过两天就懂了。”

  你能听懂才是怪事。

  晚间温月一直未肯睡,就坐在火堆边上看火,时刻注意着烘烤的杯子情况,她不睡,狼夜几人自然也不会睡。

  “月儿,来,先把蛋吃了。”

  狼夜打开蚌壳,从内捞出那两颗静躺的足鸟蛋,剥好壳后将蛋白递到温月嘴边。

  晚饭时,温月以已经吃饱为由,推脱了,今已月上中天,再不吃可就得再热第三次。

  “好。”

  温月接过后三两下就吃光,估计啥味都没品出来,眼下她在意的可是火堆旁的东西,那足鸟蛋自是夺不走她的目光。

  然而!

  “咳,咳咳……”

  “咳咳……”

  不知是因为吃得太急,还是吃得太快,最后一口蛋白刚下肚,她就猛咳了起来。

  “怎么那么不小心,来,快喝点水。”狼夜连忙端来一杯水。

  “不好好吃,是不是想让我把杯子丢掉。”

  伴着微冷声间,一条柔软的白兽皮轻轻擦过温月嘴边,面前的俊颜上眉宇轻蹙,明显不悦。

  “不不不,我这不是因为鸡蛋太好吃,所以吃得快嘛。”

  温月一脸讪笑着,抬手接过第二颗蛋清。

  把杯子丢到外面去,信不信姑奶奶让你赔得倾家荡产。

  “鸡蛋?”

  狼夜拿起另外两半蛋黄,刚想下口,听及此言,便拿着偌大的半边蛋白递到她眼前。

  “所以,你是觉得鸡蛋很好吃,才吃得很快?”

  此话方落,坐对面的狼北和风岩俩人,突然身子一抖,竟觉一股冷风袭来。

  “对……额,没有没有,不是鸡蛋。”

  “我看错了,是足鸟蛋,足鸟蛋来着。”

  温月立马堆起一脸谄媚的笑,边说还边拿起一块蛋清往嘴里塞,以证明她有在认真吃蛋,没有神游。

  “那你觉得,这蛋的味道如何?”狼夜夺过她手里的蛋,以免她又吃得太急噎到。

  “清香甘甜,味道可口,很好吃。”

  难道不是所有的蛋这样么,温月默默喝着水,鸡蛋被抢走也不在意,再次低头盯着她的杯子瞧。

  “……”

  狼夜被她的敷衍式回答,噎了个无声,却也不恼,自顾自拿起另一半蛋黄,入口便开始品尝了起来。

  清香甘甜,味道可口,她说得倒也不假,只不过少漏了一条,那便是略带的辛辣之味。

  足鸟蛋的特别之处,便是味道中隐含的少许辛辣味,辛辣之味虽极小,作用却是很大,乃清淤补伤之良品。

  对她身上尚未愈合的伤,效果很好。

  他先前注意了一路都没找着,不曾想,竟被狼北这小子给掏到了,算他把弟弟这两字,当得勉强称职。

  “来,把这最后一点吃完,睡觉。”狼夜说着,便将手中最后的蛋白再度递过去。

  温月应声开口,咬下递到嘴边的蛋白,囫囵吞枣几下后,鼓着腮帮子转过脸,“你们先睡吧,我还不困。”

  她要看着她的‘第一杯’诞生,睡觉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改天再补回来也无妨,无碍无碍。

  “不睡?”

  一道凉嗖嗖的声音飘过。

  “晚点儿再睡……”

  片刻后,温月无语看着捆在自己身上的毛毯,以及毛毯外偌大的白绒狼尾。

  狼尾的主人——狼夜,此刻已闭着眼睛状似睡着,她的位置,也早已偏离火堆移至洞内。

  而烘杯的火堆旁,只剩下两只强撑眼皮子在打架的大尾巴狼,在认认真真看火。

  第二天一大早。

  天还未亮温月就起身往火堆处跑,狼北和风岩一看她过来,终于撑不住困意,大脑袋一歪直接躺在火堆旁,呼呼大睡了起来。

  “看起来好像干了。”温月拿起看似已烘干的杯子戳了戳,玉指曲起再轻敲两下。

  杯子发出的声音并不清脆,反而有点闷响,她有些不太确定,杯子是否已达到烤制所求,将杯子拿在手仔细看了又看。

  “主人别看了,直接把它往火堆里扔得了,成功便成功,不成功咱们也有了经验不是。”小星星毫不在意的说。

  烤瓷器这种东西太过深奥它不懂,只得默默蹲在火堆旁,跟橙红的火光大眼瞪小眼。

  “……”

  温月赏它一记白眼自己体会。

  虽然它说的也有那么一点儿道理,但还是得装模作样,再多看多看几眼不是,说不定一会儿能看出朵花来……

  “月儿,先去洗个脸,回来把早饭吃了再看。”狼夜在另一堆小火前,边搅拌着蚌锅里的粥边说道。

  昨晚他根本没睡,温月不安分一直在他尾巴上动来动去,跟小星星合伙儿想挣脱他,若不是他最后睁眼,冷冷扫了一眼小星星。

  怕是它早已偷偷摸摸缩着,将温月给缩出他的尾怀了。

  “好,我知道了。”

  急冲冲的温月刚一出洞口,就差点被倾盆大雨给打个全湿,微愣的她被凉凉的雨风一吹,立马清醒浑身打了个抖。

  方才跑得太快,脚步没收住,若不是小星星的本体够看,硬生生将她挡住,她此时必定免不了一个落汤鸡。

  更免不了被族长大人,无数冷刀子凌迟,毕竟眼下,她已收到凉嗖嗖的视线从背后袭来。

  喜欢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请大家收藏:(c.carssh.com)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青全本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