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99章 刻于碗间,入于心间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9章 刻于碗间,入于心间 作者:大大的米虫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温月害羞了!

  只见她。

  以往倾城绝色的白皙玉颜,此刻恍如熟透了的红苹果,色泽鲜艳润丽,诱人品泽,好看得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至少她面前的狼夜如此。

  “月儿觉得,如何?”

  狼夜修长的手指,卷起她一缕垂肩青丝,绕指繁柔,微冷的嘴角是柔柔的笑。

  “倾君之意,悦言之欢。”

  “很好,非常喜欢。”

  温月回以柔情之笑点点头,不可忽略的是,她此刻的心跳的极快,仿佛要脱离于她,飞向别处一般。

  “我也喜欢。”狼夜回言。

  深情相视片刻后。

  狼夜伸手拿起旁侧一把骨刀,开始认真往碗壁刻字,而温月,则是默默摸回她背后,那团不成样子的瓷泥。

  直到……

  反复来回捏去无数遍后,温月手中的碗,还是方不方,圆不圆,她小脸顿时皱成五二年老苦瓜。

  “主人,你还能再蠢点不?”

  小星星实在看不下去了。

  “前两日那个足鸟蛋壳,你不是还留着么,现在不用更待何时,打算留着过年?”

  不就一个吃饭用的碗嘛,随便捏捏不就好了,搞那复杂干啥,还非得要求那么完美?

  小星星表示,非常不理解它家主人的想法。

  “咦,对哦,我怎么把蛋壳给忘了!”

  温月美目一亮,立即起身跑去箩筐放置处,翻筐倒袋找蛋壳。

  不多时。

  当一个灰白色,模样和鸵鸟蛋一般大小的碗,静静立在温月手中时,她左看右看,又开始皱起了眉:

  “小星星,这碗,是不是有点儿小?”

  都没张开的手掌宽大,别说食量不一般的兽人,且连她都不止能吃下两碗,用它吃饭,来回打饭都运动饱了,还用得着吃?

  “那,我把蛋壳变大点儿?”

  小星星话落,一道白光闪过。

  霎那间,温月右手上的半边蛋壳,开始极速暴涨,直到翻了将近二十倍才停下。

  “小星星!”……不善的语气

  温月黑着一张脸,看向面前已脱离她手,落到地上,大得能当浴缸的巨型蛋壳。

  这么大,是准备拿来吃饭,还是吃人!

  “呃……主人不好意思,一下子没收住手。”尴尴尬尬的声音飘落。

  瞬息之间,巨型蛋壳变回正常大小,模样只比最初时大上两倍左右,不大不小刚刚好。

  显然它方才是故意为之。

  “……”

  不过,温月大人有大量,懒得跟它计较,再加之,此时狼夜的刻字已接近尾声,而她的碗都还没成型,随即,拿起蛋壳便开始动手。

  下着雨的洞外。

  两落汤鸡少年,命苦地一筐一筐来回运土。

  直到湿哒哒的黏土堆满洞口,他们才又被不满意的族长大人,使唤在山洞侧口处,重新刨开一个新山洞,将黏土全部堆进去。

  “我去,好累,累死小爷了!”

  少年湿漉漉着身子,满脸满身都是泥泞,四仰八躺躺在地上,望着山洞顶无力哀嚎。

  风岩亦背靠着石壁坐在地上,累得说不出一句话。

  族长生起气来,可真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更不会顾及你是否已累得抽筋,说挖山洞就得立马挖山洞,一刻都不能歇。

  以后一定离二傻小少年远远的,以免再次被坑!

  “来,擦擦,待会儿去把衣服换下,别着凉了。”

  温月拿来两张软兽皮,递给地上的两落汤鸡一人一张。

  可怜的娃,从早上一直干活到现在入夜,什么东西都未吃,此刻怕是都饿得头昏眼花了吧。

  “饭已经做好了,你们换好衣服再过去吃,听到没?”

  若是现在这般模样跑过去,非得再被狼夜一脚踹出山洞不可。

  “嗯,知道了姐姐。”

  “我们换完衣服就过去。”

  少年伸手接过兽皮后,便盖在头上不愿动,实则他是没力气再动,俨然已累成一摊烂泥。

  风岩虽然也疲惫无力,但接过兽皮后,还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擦起了头发。

  “小北,你再不动手,一会儿鸡肉饭凉了,被你姐夫丢掉,我可不管哦……”

  温月转过身,轻移莲步往回走,轻飘飘落话。

  “啥!鸡肉饭!”

  少年腾地一下坐起。

  一把扯下蒙头兽皮,手速极快胡乱把擦了几下头发,拿起小星星丢过来的衣服,急冲冲就往新挖的山洞跑。

  片刻。

  一顿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过后。

  累极了的两少年变回本体,躺守在火堆旁呼呼大睡,时不时的狼耳轻动,证明未深眠,如有风吹草动,必会立刻秒起。

  温月和狼夜坐在简易石桌凳前,此石桌石凳,是今日两少年挖山洞时,小星星搬回来给她所做。

  眼前,她手里正拿着一支,不知何种动物所制成的红色尾羽笔,低头看着摊开在桌上的长方形兽皮,轻声开口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如今在此处,再往前走会有沼泽地,或是荒沙大漠之地?”

  温月玉手的尾羽笔轻动,指向兽皮上方一处新落下的路线。

  桌上地图,是她从兽城出来后,便一直带在身上,每走过一段路,都会认真记载描绘,尽可能的完善其中途径的山河湖泊,谷林密地。

  虽然她的画工并不怎么样,但画几条线路,标注几个地名还是勉勉强强能看,若有需要着重描绘之地时,便由狼夜代笔即可。

  “确实如此。”狼夜凝重点头。

  记忆中那个方向,以及那处所在,的确是险地。

  “沼泽地有什么?”

  少有见狼夜脸色凝重,温月不禁有些好奇那里面有什么。

  “黑蛤蟆。”

  “啥?”……癞蛤蟆……

  “黑蛤蟆。”狼夜再次重复。

  那凝重的神色,无比认真的语气,出口却是如此“响当当”的名字,温月掐着大腿,咬紧下唇紧绷着脸,死死忍住不笑。

  “你想笑便笑。”狼夜看她忍得辛苦,不由得开口。

  “不,我不笑,一点儿也不好笑,不就是个癞蛤蟆而已,有什么好笑的。”

  半响后。

  真香的某人趴在桌子上,笑得已直不起腰,用尾羽笔轻触了触对面,脸色正在逐渐冰化的族长大人。

  “小族长,我真不是故意的,就是一下子没忍住。”

  温月也不知道为啥,一听到癞蛤蟆的名字就想笑。

  也许。

  是因为小时候,她曾钓过癞蛤蟆扔到院子里,拿着鞭子赶着玩的缘故……吧。

  喜欢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请大家收藏:(c.carssh.com)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青全本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