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67章 月儿,我疼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7章 月儿,我疼 作者:大大的米虫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族长大人被斥责得满眼难过,俊颜上的表情委屈巴巴,可怜至极,就像,一条被主人遗弃的小狗,凄惨又落魄。

  温月真的很想一巴掌呼过去!

  腹黑狡诈的蠢狼,每次都是这样,就知道装可怜来博取她的同情,关键是,他这可怜还不假,每次的伤都是实打实的伤筋动骨。

  让她想铁石心肠都狠不下心。

  “赶紧喝。”

  温月抿着唇,重新端起那碗药,拿起眼中汤勺,一脸生气不悦开始喂药。

  “月儿,你生气了?”狼夜边喝药,边时刻关注着面前人儿的脸色。

  “……”温月冷着脸不理他。

  手中的喂药动作,如同机器人般,重复反复着同一个动作,倾丽姿容上无任何一丝表情,仿佛丝毫不心疼或关心。

  “月儿,你听我说。”狼夜抬手就想握住温月的手,好在,眼看着就快要触及时,他猛然回神,立即收回手缩到身后去。

  “!”

  温月心中猛一跳,双目微睁看着自己的手腕,衣袖口旁一小处,白皙细致的皮肤。

  他的手,刚才……

  狼夜仿佛没注意到她垂眸的异样,有些紧张的微冷醇厚声,响起入耳:

  “月儿,我那天真的不是故意把你抛下。”狼夜觉得,他还是需要解释点什么。

  “所以呢?”温月闻声回过神,淡淡看着他。

  “对不起,你原谅我好吗?”狼夜诚恳真挚的道歉。

  “不好。”

  一句对不起,就想一笔勾销,未免想得太美。

  温月无视他可怜的目光祈求,将手中的空药碗放下,拿起托盘上的一小碗药膏,夹起棉花沾上些许,给他擦拭脸上的伤口。

  “月儿……”狼夜柔声祈求。

  看着近在咫尺的倾丽玉颜,往日的巧笑嫣然已不在,取而代之是冷漠和陌生,狼夜的心像被一块巨石压着,几乎窒息。

  可当想起隔壁山洞那个人,他忐忑不安的心,又开始向愤怒和不满转去,冷着声音说:“阎君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才不在她身边几天,她身边就多了另一个“他”,俩人的举止还那般融洽亲密,她也应该给他好好解释一下吧。

  “你这是在兴师问罪吗?”温月停下手中擦药的动作,冷眼看着他。

  狼夜看着她不说话,亦没反驳。

  忽地,山洞里的气氛开始变为冰天雪地,一个如霜花清冷,一个如北极冰山,冷寒至极的四目相对互不相让。

  山洞里镶嵌在壁洞上的烛火,火光微弱摇摇欲息,桌上的茶水凉了,洞口方向一缕冷风袭来,为山洞里快凝结成冰的气氛,添上一把火!

  五颜六色的大蘑菇杵在门口,僵直着身子屏住呼吸,虽然,其实它并没有呼吸,但它此刻已被周围凝重的气息感染,不由自主同了步。

  “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温月冷着脸赶人,说罢,自顾自站起身往外走,走至门口时,伸出双手用力打开门,敞开大门让他走。

  狼夜不走,他就一动不动坐在凳子上,脸色阴沉得要滴出血,墨目寒冷得要出冰,身上的气息开始转向狂躁,冷暴!

  温月默然一脸,站在门口边一动不动,既不进来也不关门,任由夜色垂墨,黑暗笼罩她的脸,月光已被薄雾遮掩,无法再给她光亮。

  两个人僵持着,不说话,不解释,一人在里,一人在外。

  族长大人被斥责得满眼难过,俊颜上的表情委屈巴巴,可怜至极,就像,一条被主人遗弃的小狗,凄惨又落魄。

  温月真的很想一巴掌呼过去!

  腹黑狡诈的蠢狼,每次都是这样,就知道装可怜来博取她的同情,关键是,他这可怜还不假,每次的伤都是实打实的伤筋动骨。

  让她想铁石心肠都狠不下心。

  “赶紧喝。”

  温月抿着唇,重新端起那碗药,拿起眼中汤勺,一脸生气不悦开始喂药。

  “月儿,你生气了?”狼夜边喝药,边时刻关注着面前人儿的脸色。

  “……”温月冷着脸不理他。

  手中的喂药动作,如同机器人般,重复反复着同一个动作,倾丽姿容上无任何一丝表情,仿佛丝毫不心疼或关心。

  “月儿,你听我说。”狼夜抬手就想握住温月的手,好在,眼看着就快要触及时,他猛然回神,立即收回手缩到身后去。

  “!”

  温月心中猛一跳,双目微睁看着自己的手腕,衣袖口旁一小处,白皙细致的皮肤。

  他的手,刚才……

  狼夜仿佛没注意到她垂眸的异样,有些紧张的微冷醇厚声,响起入耳:

  “月儿,我那天真的不是故意把你抛下。”狼夜觉得,他还是需要解释点什么。

  “所以呢?”温月闻声回过神,淡淡看着他。

  “对不起,你原谅我好吗?”狼夜诚恳真挚的道歉。

  “不好。”

  一句对不起,就想一笔勾销,未免想得太美。

  温月无视他可怜的目光祈求,将手中的空药碗放下,拿起托盘上的一小碗药膏,夹起棉花沾上些许,给他擦拭脸上的伤口。

  “月儿……”狼夜柔声祈求。

  看着近在咫尺的倾丽玉颜,往日的巧笑嫣然已不在,取而代之是冷漠和陌生,狼夜的心像被一块巨石压着,几乎窒息。

  可当想起隔壁山洞那个人,他忐忑不安的心,又开始向愤怒和不满转去,冷着声音说:“阎君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才不在她身边几天,她身边就多了另一个“他”,俩人的举止还那般融洽亲密,她也应该给他好好解释一下吧。

  “你这是在兴师问罪吗?”温月停下手中擦药的动作,冷眼看着他。

  狼夜看着她不说话,亦没反驳。

  忽地,山洞里的气氛开始变为冰天雪地,一个如霜花清冷,一个如北极冰山,冷寒至极的四目相对互不相让。

  山洞里镶嵌在壁洞上的烛火,火光微弱摇摇欲息,桌上的茶水凉了,洞口方向一缕冷风袭来,为山洞里快凝结成冰的气氛,添上一把火!

  五颜六色的大蘑菇杵在门口,僵直着身子屏住呼吸,虽然,其实它并没有呼吸,但它此刻已被周围凝重的气息感染,不由自主同了步。

  “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温月冷着脸赶人,说罢,自顾自站起身往外走,走至门口时,伸出双手用力打开门,敞开大门让他走。

  狼夜不走,他就一动不动坐在凳子上,脸色阴沉得要滴出血,墨目寒冷得要出冰,身上的气息开始转向狂躁,冷暴!

  温月默然一脸,站在门口边一动不动,既不进来也不关门,任由夜色垂墨,黑暗笼罩她的脸,月光已被薄雾遮掩,无法再给她光亮。

  两个人僵持着,不说话,不解释,一人在里,一人在外。

  喜欢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请大家收藏:(c.carssh.com)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青全本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