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86章 迷雾揭晓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6章 迷雾揭晓 作者:大大的米虫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狼夜此话,已是卑微至极!

  痛苦不舍的语气,更已低微到乞求,如同街边乞讨的乞丐,在乞求温月施舍他的爱,乞求温月不要舍弃他。

  哪怕,她同时拥有两个“他”。

  两个伴侣。

  这在兽神大陆,并没有多见怪,不说兽城,各地方的大小部落亦都有。

  只不过,兽人若有两伴侣,通常都是族长或位高权重者居多,普通兽人比较少见,若有,那便是雌性自愿跟随的了。

  而兽神大陆上的雌性。

  因为少且珍贵的缘故,其实只要她们喜欢,她们就可以和多个兽人结为伴侣,至于兽人,甚少会有不同意者。

  毕竟,他们需要传宗接代……

  所以。

  若是温月如此,并无任何不可,且不说她长得如天人般美,就凭她这神女的身份,便已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

  她可以想要谁就要谁,想结多少个伴侣,就结多少个伴侣!

  狼夜思及此,自嘲一笑。

  不知是笑自己何其有幸,能被她看上,还是笑自己愚蠢,初见就已喜欢上了她,更已,赋予她伤害自己的权利。

  然而!

  温月可不是那种,睡了一觉就什么都忘记的人,她淡然敛眸,看着悲伤难掩的狼夜说:

  “你觉得你很伟大么?”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狼夜还是笑了笑,只不过那笑,却是越来越苦,越来越凄凉孤寂。

  他不觉得他伟大,他只知道他需要她,没有她会死。

  “知道你还说出这种混账话!”温月一把拍开他的手。

  清潋双目已淬上怒火,抿着唇,她此刻真恨不得,一板砖拍晕眼前之人,“依你的意思,是要将我拱手让人,与别人共享吗?”

  温月看着他的眼睛,美目中渐冷的温度,倘若他敢说一句是,她绝对立马一巴掌扇过去!

  好在,族长大人求生欲很强,当即就道:“月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狼夜急得张口就想解释,可话都一半,又不知该如何解释,尽管他本意不如此,可他话语中的意思就是如此。

  让他一时手足无措,竟突然嘴笨到哑了声。

  见他这副模样,温月的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伸出脚踹了他一脚,说:“把我的衣服拿来。”

  狼夜还是那副悲伤不已的模样,被她踢了也没什么反应,只听话起身,去给她拿衣服。

  “吱呀——”

  当温月左前方一个大衣柜被打开,声音传来,温月抬眼一望。

  满衣柜的火红之色,差点亮瞎她的眼!

  这头蠢狼,是有多喜欢红色……

  狼夜心不在焉打开衣柜后,便随手拿了一件厚衣裙出来,捧着走向温月。

  衣柜里的衣服,是他从外面回来后,每天为温月所做,有时一天一件,有时一天两件,三件……

  但他从未告诉过温月,而温月住了这么久也不知道,那个柜子里装的是衣服,毕竟,她没有除了睡在这里,几乎没碰过他任何东西。

  更不知道,其实狼夜每天晚上在她睡着后,都会偷偷跑过来看她,并,轻手轻脚把她的新衣服放进衣柜里。

  小星星知道,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它就是不说,还乐此不疲一有空就跟温月合计,要去哪里堵族长大人。

  “穿这个吧,昨晚的衣服洗了。”狼夜坐到床上,将手中的红衣服递给温月。

  “你,转过身去。”温月一脸平静伸出手接过衣服。

  狼夜默默垂眸转过身。

  温月换好衣服后,坐在床上盯着他的背影沉思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我不知道,我们的误会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多,但有些事情,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该解释清楚就得解释清楚。”

  狼夜闻声回过头,定定看着她,静待她下文。

  只见她红唇轻启,清亮悦音出:“你说的阎君,下雨天为我打伞,除了山上那一次,便只有五天前那次,但当时,我是接过他的伞自己打,而不是他为我打。”

  细数起来,这半月也没下几次雨,阎君虽给每次都给温月送伞,但她只接过一次。

  其余每次,她都在忙着,哪都没空去,更别提打伞外出或去别处。

  再到坊布,“你说的擦汗,阎君拿着锦帕走到我面前,想给我擦汗时,我以为是你,当抬起头发现不是,我便自己接过锦帕擦了汗。”

  她当时也是脑抽,一时忘记俩人还闹着矛盾,以为狼夜还像从前那样,无论何时何地,在她流汗时,都会立马出现在她面前,为她擦汗。

  不过当时,阎君还未上手,她便已接过锦帕,何曾有让他擦过。

  “至于吃食,从山上下来后的第一天,阎君确实有送过来给我,不过,我已经给了小北吃,你如果想知道是什么味道,可以自己去问他。”温月淡淡看着他那时而蹙紧,时而松展的眉。

  “那天我谢过阎君,说了以后不用再送,他便没再送过。”

  此话落后,温月脸上淡然的神色,忽而变得认真了些许。

  她说:“我不知道你所说的这些事,到底是自己眼花看错,还是从别处得知,总而言之,我温月做过什么,没做过什么,我不屑撒谎,更无愧于心。”

  狼夜其实在她说第一件事时,便已察觉到不对,随着她往下接二连三的澄清。

  冷漠的气息已从他寒眸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残暴嗜血的杀意,令人望而生惧的死亡之瞳,以及,心底已暴涌的狠厉无情。

  温月能感受到,他此刻异样的情绪起伏,以及,那即将控制不住的暴虐杀气,但她的话还没完,她继续说:

  “你生气砸了我山洞的那天晚上,我只是在给阎君擦药,身体不舒服晕了一瞬,他刚好扶了我一下,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

  至于你眼瞎看到了什么,那是你长没脑子的事。

  “最后,山上他为我打伞……”

  话及此处,温月已不想再多说什么,她觉得狼夜此时,如果还没蠢到家,应该她不说,他都能清楚事实,清楚她想说什么。

  可眼前的狼夜,虽眉眼已难掩喜悦,紧痛的心已松缓大半,但仍紧张注视着她——的唇。

  他想听她说,他只听她所说。

  喜欢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请大家收藏:(c.carssh.com)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青全本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