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61章 幕后黑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1章 幕后黑手 作者:大大的米虫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那你是什么意思!”鲁安恼羞成怒瞪着温月,分明是被耍了而怒极。

  “黑袍人既不是你,你也不是幕后主使,我为什么要杀你?”温月冷笑着看他,那双清潋的冷目直直看穿鲁安心底,把他所有想法横扫而出!

  “我就是最后那个黑袍人,我当初跳下悬崖没死,追杀你的人就是我,你杀了我啊!”

  鲁安突然激动得口血都喷了出来,差点溅温月一身,好在身后两守卫迅速上前当了挡血牌!

  往夫人身上吐血,开什么玩笑!

  若是让族长知道,夫人进入这里后身上沾了血滴,染了不喜的血腥之气,非冲过来把他们打死不可!

  “你觉得,我会瞎到连追杀自己的凶手都认错吗?”温月冷冷扫他一眼,凛冽的眼神忽地转向旁边山洞。

  鲁安瞬间慌了,“你不要冤枉诬赖花茴,此事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所有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干的,黑袍人是我,盗图的人也是我,所有事情都跟花茴无关!”

  看得出来,鲁安很在乎花茴,据说很早以前鲁安就喜欢花茴,花茴虽腼腆不爱说话,但鲁安经常会拿好东西去逗她开心。

  不过,花茴貌似一直很排斥鲁安……

  “此事既然与她无关,那她为何要接应你所偷来的图,又为何,会把骨刀给你,让你藏回议事山洞去。”温月再度扔出一枚炸弹,瞬间炸得鲁安大脑一片空白。

  “不,不是的!”

  “骨刀不是花茴给我的,骨刀本来就是我的!”鲁安疯狂摇头,瞪大赤红的眼睛直盯着温月,誓要让她相信他所说的话。

  温月原本只是怀疑,想要炸一炸鲁安,没想到还真是,倒是……有点儿出乎意料呢!

  “温月你别走!你要去哪里,我说了什么都是我做的,所有事情与花茴无关,我不许你伤害花茴!不许你对她用刑!”鲁安眼睁睁看着温月转身,向关押花茴的牢洞走去,惊慌得大拍石柱牢栏,疯狂凄厉的大喊大叫。

  但温月充耳不闻,径直往花茴的牢洞走去,在看到里面角落蜷缩的人影时,温月让人打开了门。

  “温月你回来!”

  “我说了不关花茴的事!不许你进去伤害花茴!”

  开门的声音更是刺激得鲁安发狂,他不顾身上的伤痕累累,爬都要爬到牢洞门口大声吼叫,试图阻止温月。

  “夫人。”角落里的身影听到开门声,蓦地转头。

  “你要把图交给谁,骨刀你从何而来?”不知为何,温月总觉得幕后黑手

  “那你是什么意思!”鲁安恼羞成怒瞪着温月,分明是被耍了而怒极。

  “黑袍人既不是你,你也不是幕后主使,我为什么要杀你?”温月冷笑着看他,那双清潋的冷目直直看穿鲁安心底,把他所有想法横扫而出!

  “我就是最后那个黑袍人,我当初跳下悬崖没死,追杀你的人就是我,你杀了我啊!”

  鲁安突然激动得口血都喷了出来,差点溅温月一身,好在身后两守卫迅速上前当了挡血牌!

  往夫人身上吐血,开什么玩笑!

  若是让族长知道,夫人进入这里后身上沾了血滴,染了不喜的血腥之气,非冲过来把他们打死不可!

  “你觉得,我会瞎到连追杀自己的凶手都认错吗?”温月冷冷扫他一眼,凛冽的眼神忽地转向旁边山洞。

  鲁安瞬间慌了,“你不要冤枉诬赖花茴,此事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所有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干的,黑袍人是我,盗图的人也是我,所有事情都跟花茴无关!”

  看得出来,鲁安很在乎花茴,据说很早以前鲁安就喜欢花茴,花茴虽腼腆不爱说话,但鲁安经常会拿好东西去逗她开心。

  不过,花茴貌似一直很排斥鲁安……

  “此事既然与她无关,那她为何要接应你所偷来的图,又为何,会把骨刀给你,让你藏回议事山洞去。”温月再度扔出一枚炸弹,瞬间炸得鲁安大脑一片空白。

  “不,不是的!”

  “骨刀不是花茴给我的,骨刀本来就是我的!”鲁安疯狂摇头,瞪大赤红的眼睛直盯着温月,誓要让她相信他所说的话。

  温月原本只是怀疑,想要炸一炸鲁安,没想到还真是,倒是……有点儿出乎意料呢!

  “温月你别走!你要去哪里,我说了什么都是我做的,所有事情与花茴无关,我不许你伤害花茴!不许你对她用刑!”鲁安眼睁睁看着温月转身,向关押花茴的牢洞走去,惊慌得大拍石柱牢栏,疯狂凄厉的大喊大叫。

  但温月充耳不闻,径直往花茴的牢洞走去,在看到里面角落蜷缩的人影时,温月让人打开了门。

  “温月你回来!”

  “我说了不关花茴的事!不许你进去伤害花茴!”

  开门的声音更是刺激得鲁安发狂,他不顾身上的伤痕累累,爬都要爬到牢洞门口大声吼叫,试图阻止温月。

  “夫人。”角落里的身影听到开门声,蓦地转头。

  “你要把图交给谁,骨刀你从何而来?”不知为何,温月总觉得幕后黑手

  “那你是什么意思!”鲁安恼羞成怒瞪着温月,分明是被耍了而怒极。

  “黑袍人既不是你,你也不是幕后主使,我为什么要杀你?”温月冷笑着看他,那双清潋的冷目直直看穿鲁安心底,把他所有想法横扫而出!

  “我就是最后那个黑袍人,我当初跳下悬崖没死,追杀你的人就是我,你杀了我啊!”

  鲁安突然激动得口血都喷了出来,差点溅温月一身,好在身后两守卫迅速上前当了挡血牌!

  往夫人身上吐血,开什么玩笑!

  若是让族长知道,夫人进入这里后身上沾了血滴,染了不喜的血腥之气,非冲过来把他们打死不可!

  “你觉得,我会瞎到连追杀自己的凶手都认错吗?”温月冷冷扫他一眼,凛冽的眼神忽地转向旁边山洞。

  鲁安瞬间慌了,“你不要冤枉诬赖花茴,此事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所有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干的,黑袍人是我,盗图的人也是我,所有事情都跟花茴无关!”

  看得出来,鲁安很在乎花茴,据说很早以前鲁安就喜欢花茴,花茴虽腼腆不爱说话,但鲁安经常会拿好东西去逗她开心。

  不过,花茴貌似一直很排斥鲁安……

  “此事既然与她无关,那她为何要接应你所偷来的图,又为何,会把骨刀给你,让你藏回议事山洞去。”温月再度扔出一枚炸弹,瞬间炸得鲁安大脑一片空白。

  “不,不是的!”

  “骨刀不是花茴给我的,骨刀本来就是我的!”鲁安疯狂摇头,瞪大赤红的眼睛直盯着温月,誓要让她相信他所说的话。

  温月原本只是怀疑,想要炸一炸鲁安,没想到还真是,倒是……有点儿出乎意料呢!

  “温月你别走!你要去哪里,我说了什么都是我做的,所有事情与花茴无关,我不许你伤害花茴!不许你对她用刑!”鲁安眼睁睁看着温月转身,向关押花茴的牢洞走去,惊慌得大拍石柱牢栏,疯狂凄厉的大喊大叫。

  但温月充耳不闻,径直往花茴的牢洞走去,在看到里面角落蜷缩的人影时,温月让人打开了门。

  “温月你回来!”

  “我说了不关花茴的事!不许你进去伤害花茴!”

  开门的声音更是刺激得鲁安发狂,他不顾身上的伤痕累累,爬都要爬到牢洞门口大声吼叫,试图阻止温月。

  “夫人。”角落里的身影听到开门声,蓦地转头。

  “你要把图交给谁,骨刀你从何而来?”不知为何,温月总觉得幕后黑手

  喜欢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请大家收藏:(c.carssh.com)兽世独宠之一吻定情青全本言情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