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0章 都给我记住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章 都给我记住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老村长说完话,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又突然站定,小老头儿看不出来手脚还挺敏捷,转身走到李大成面前,抬手“咵嚓”就是一个耳刮子甩到了原主爹的脸上:“丢人现眼!”

  然后毫不犹豫的冲着李蓉蓉的方向“啐”了一口。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的做完后,这才转身朝着李月寒走来,一把拉住了李月寒的手腕:“走!今晚到村长爷爷家里住一晚,明儿一早,我们上县里去找柳家人评理去!”

  不给李月寒反对的机会,老村长和周婶子一人一边胳膊,拽着李月寒就离开了李家……

  第二天一早,李月寒被村长家的儿媳妇从床上挖了起来,抬头一看天都还没亮,潦草的喝了一碗稀粥就被推上了去县里的牛车。

  一路上,老村长端坐在牛车上,脸上尤是余怒未消的模样,可李月寒却困得东倒西歪。

  牛车停在柳家大门口的时候,时辰正好,李月寒也打够了盹儿。

  正是精神饱满,可以撕逼的状态。

  “哟,还真来了!”门房一见到李月寒,顿时阴阳怪气了起来。

  不等李月寒揣摩他话里的意思,门房就让人来把老村长和李月寒引去正厅了。

  柳家不愧是永宁县的大户,光是从大门走到正厅就走了好一会儿。

  一路上老村长也没说话,绷着一张脸,显然心情不是很好。

  李月寒也不敢说话,气压太低,她怕。

  到了正厅,李月寒发现里头坐着不少人,似乎正等着她一样,这不由得让李月寒感到有些奇怪。

  难不成……昨晚柳志远没有在李蓉蓉床上留宿,而是提前回来告黑状了?

  “赵先生来了啊!快快请坐!”柳太爷以前得过老村长的教诲,唤一句先生的确合适。

  老村长依言坐下后,李月寒正准备站到老村长身后,却没想到柳太爷瞪了她一眼,突然叱道:“李家丫头,这就是你道歉的态度吗!”

  “什么道歉?”李月寒一脸莫名。

  “柳公,月寒为什么要道歉?”老村长当即站了起来:“我今天是带这孩子来讨公道的!你家柳志远和月寒定了姻亲,却与她继妹私相授受,这是什么道理!”

  柳太爷本想先发制人,却没想到被老村长抢了先,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他的长子,如今柳家的当家人,也就是柳志远的父亲赶忙出来打圆场,扶住了柳太爷,和声细语道:“赵太公,这里头怕是有什么误会吧。我们家志远一直都在等着月寒丫头年满十六就迎娶她过门,怎么会和她的继妹私相授受呢!”

  “是啊赵太公,你可不能因为李月寒是你们黑土村人,你就这么包庇她啊!”一个身穿华服的美妇人也缓缓开口:“我们都听说了,这李家丫头不检点,前日竟然夜不归宿,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好啊,柳志远那小子倒是学会恶人先告状了!”老村长气得胡子直抖。

  老村长毕竟是读书人,就算生气,最多只是“啐”一口。

  今儿本来是来讲道理的,却没想柳家人压根儿不打算讲道理。

  李月寒本来还想装一把缩头乌龟,可见到这种情况,一下就忍不住了。

  “整个村子都知道我之所以前天晚上没回家是被我后娘大半夜支去抓鱼了,李蓉蓉跟柳志远有一腿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儿,村长爷爷今天带我来是来退婚的,不是来听你们在这儿倒打一耙的!”

  她昂头挺胸的站在老村长身边,傲骨铮铮。

  “还有柳太爷,您的好孙儿柳志远昨天说,给我五十两让我来退婚,我寻思着当年我娘救您救得挺费劲,没想到您的一条命在您孙子眼中只值五十两,我不知道您怎么想的,反正我觉得挺好笑的。”

  “最后,今天是我李月寒退了永宁县柳家的婚事,以后我嫁谁,你们柳家没有资格干涉!都给我记住了!”

  说完,李月寒不管柳家人作何反应,她反正哔装够了准备撤了。

  于是就扶着还没反应过来的老村长的胳膊,朝着大门外走去。

  等老村长气缓过神来的时候,他们爷孙俩已经坐在回黑土村的牛车上了。

  “月寒丫头……”老村长想要安慰李月寒几句,却没想到李月寒正开心的吃着离开柳家的时候顺手拿的橘子,一点儿也没有难过的样子。

  “村长爷爷,您放心吧,柳家不是什么好姻亲,我早就想退了。李蓉蓉想去做少奶奶就让她去吧,到时候有她好果子吃。”李月寒反过来安慰起了老村长。

  听了这话,老村长倒是宽慰的笑了起来。

  这孩子年纪轻轻就有这等气度,倒是有她娘当年的几分风采!

  想起李月寒的亲娘,老村长这心里又是一阵惋惜……

  马车回到黑土村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李月寒先把老村长送回家,然后才优哉游哉的朝着李家走去。

  远远地她就瞧见李蓉蓉在李家大门口东张西望,见到她走过来,立刻缩回了脑袋。

  李月寒眉毛一挑,立刻知道,李家正有好戏在等着自己!

  一进李家大门,李月寒就看到李大成、王凤,还有站在王凤身后的李蓉蓉。

  “你干嘛去了!”李大成虎着脸问道。

  李月寒站在门口,双手抱胸倚靠着门框,平静道:“退婚。”

  “胡闹!”李大成气得直跺脚:“你就这么把婚给退了,你妹妹还怎么嫁!”

  “她不是跟柳志远睡过了吗,那就让柳志远负责呗。”说着,李月寒歪着头看着王凤:“反正我这辈子也不打算嫁人了,李蓉蓉出嫁以后我就赖在家里,咱们仨正好可以比比谁命长。”

  “逆女!”李大成气得脸都红了,随手抓起笤帚就要打李月寒。

  李月寒轻松躲开了,闪身到了大门外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起来好不可怜。

  “爹,昨儿个您还让我退婚,我现在把婚退了,您怎么还要打我呢?难道因为蓉蓉吗……呜呜呜……”李月寒的声音不大不小,又正好是饭点儿,当即就引起了大家伙的注意。

  人越多,李月寒越会来事儿,几句话的功夫,她就情真意切的哭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