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8章 王凤豁出去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章 王凤豁出去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这话,王凤赶紧拉过李蓉,道:“你傻呀,就是要李月寒活着才好!这丫头好歹是个完璧之身,把她丢给那群地痞无赖抵债就是了!要是李月寒真死了,咱们指不定还真要帮她还这笔钱呢!”

  “可……李月寒这一看就知道是快死的样子了,他们能答应吗?”李蓉蓉不得不承认她娘说的有道理,可是也有旁的顾虑。

  “你听娘说,”王凤拉过李蓉蓉,小声道:“娘曾听说过这天下有种人,专门喜欢年轻姑娘的尸体,我刚刚看领头那个个子最高,又挡着脸的男人,只觉得他身上煞气重的很!”

  “再加上李月寒昨儿个还活蹦乱跳的,怎么说死就死了,指不定就是他们搞的鬼!”

  听了王凤的话,李蓉蓉只觉得脊背发寒,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娘,您是说,李月寒之所以现在快死了,很可能是外头那群人搞的?”

  “我估摸着是的,”王凤点点头:“只是不晓得这死丫头借了那么多银子都花哪儿了!咱们先把这半死不活的丫头交出去,然后再好生搜一搜她的房间,说不定能找到她借回来的那些银子!”

  李蓉蓉听了王凤的话,也觉得有道理,当即点了点头,道:“那娘,我去了!”

  “好,记得演得像一点!”王凤交代道。

  李蓉蓉点了点头,起身拉开了房门,带着哭腔冲着院子里正在向孟祁焕一行人求饶的李大成喊道:“爹!爹!姐姐活过来了!姐姐有气儿了!”

  一听这话,不仅是李大成,就连大门外头看热闹的人们都愣住了。

  刚刚不是说已经凉了吗,怎么这会儿又有气儿了?

  “臭丫头,你他娘是不是脑子有病?”刀疤第一个反应过来:“刚才你娘还说人都凉了,现在你又说有气儿了?”

  “是真的,”李蓉蓉嘤嘤哭道:“家姐得了失心疯,本来就容易发急症。爹娘担心姐姐,我们早晨出门的时候给她喝了参汤,应当是参汤吊住了姐姐的命!爹!姐姐还有气儿!”

  李大成彻底懵了。

  参汤?他们家哪儿有钱买参汤?

  早晨出门的时候李月寒都还在睡觉,哪里又给她喝参汤了?

  “刀疤,”孟祁焕倒是镇定:“去看看。”

  “好嘞老大!”

  刀疤领了命,大摇大摆的进了李月寒的房间。

  把王凤踹到一旁,弯腰试了试李月寒的鼻息,匆匆跑到房门口:“老大,还真有气儿,不过看着快死了!”

  孟祁焕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李大成:“你女儿快死了。”

  李大成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但是你女儿还欠我七十两银子,你这个当爹的,是不是应当帮她还债?”孟祁焕说完,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那群没说话的小弟们都瞪圆了眼睛。

  李大成虽然爱面子,但是他胆子极小,本就没什么主见。

  眼下被孟祁焕一行人这么一吓唬,当即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还好王凤及时跑了出来,跪在孟祁焕面前哭求道:“大善人!您大人有大量,您看,月寒丫头还活着,月寒丫头是我们村儿最好的姑娘,她也值七十两银子啊!”

  听了这话,孟祁焕笑出了声:“都快死了还值七十两?”

  王凤一时语噎,没词儿了。

  “你们要是不还钱也行,”孟祁焕再度开口:“就你们的屋子抵债我也接受。”

  “这可万万不能啊!”王凤赶紧磕头:“要是大善人您把我们的屋子要走了,我们全家住哪儿啊!”

  “这是我应该考虑的事情吗?”孟祁焕淡然道:“欠我银子的是你们家的,她快死了,你们就要赖账?”

  “我们哪里敢……”

  “不敢最好,”王凤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孟祁焕打断了:“给你们一天的时间从这里搬走。”

  见孟祁焕说得坚定,王凤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不敢随意得罪,又不能真的把屋子拿去给李月寒抵债。

  眼珠子滴溜一转,计上心来:“大善人,您看这样成不,月寒丫头还没死,您把她带走,我们家再给月寒丫头凑点儿银子,就当是还债了行吗?”

  “你想得真美。”孟祁焕冷冷道:“李月寒和你们的屋子,老子都要了。”

  “大善人啊!您就当是做好事吧!”王凤哭着膝行向前,抱住了孟祁焕的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道:“我们全家要是连屋子都没了,可就要去做乞丐了啊!李月寒不是我女儿,您不能让我因为别的女人的孩子去做乞丐啊!”

  至此,王凤努力塑造的“慈母”面纱终于被她自己亲手拽掉了。

  虽然黑土村的人们都晓得王凤对李月寒并不好,可是亲耳听到王凤说这样的话,也是出离的愤怒的。

  “王凤!好歹月寒丫头侍奉了你这么多年,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原本还觉得你待月寒丫头不好但是好歹没把她赶出家门,没想到你今日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就连李大成也都愣住了:“王凤,你说的什么话?那可是月寒啊!那是我女儿啊!”

  听到李大成的声音,王凤回过头怒道:“李月寒就是个丧门星!是她克死了自己亲娘!我早就看她不舒服了!我巴不得她早点死!”

  话音落,她被孟祁焕一脚踹倒在地上:“既然你不想养别的女人的女儿,那也行。”

  一听这话,王凤立刻来了精神,赶紧磕头:“多谢大善人!多谢大善人!”

  “但是你刚才说了,把李月寒给我,再凑点银子,当是还债了对吧。”孟祁焕说着,声音里透着一股邪性:“老子答应了。五两银子,再给她换一身从没穿过的新衣裳,老子这就带人走。”

  “好好好!”王凤听了这话,忙不迭的爬起身,跑进屋子里。

  在李大成难以置信的目光下,她拿出了五两银子。

  又去了李蓉蓉的房间,将李蓉蓉刚做好的新衣裳拿出来,跑进李月寒的房间里,给全然没有意识的李月寒换上后,跟李蓉蓉一起,把李月寒从房间里背了出来。

  “王凤……咱们家哪儿来的那么多银子……”李大成喃喃道。

  “你闭嘴!”王凤吼了一嗓子,谄媚的看着孟祁焕:“大善人,您看这样成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