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1章 睁着眼睛说瞎话下套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章 睁着眼睛说瞎话下套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不知道是不是李月寒眼神之中的震惊太过明显,孟祁焕低低笑了两声,解释道:“沐川和灵犀兄妹俩是我义兄的孩子,他们姓宗政,我姓孟,不是我的娃。”

  “那个……”李月寒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缓缓开口道:“李家欠你多少银子?还有你家也是黑土村的吗?”

  听了这话,孟祁焕挑了挑眉:“这里是白云村,离黑土村很远。李家……欠了我很多银子,其实光把你拿来抵债是不够的,所以李家人一开始是打算让你妹妹一起来抵债,只不过我没同意。”

  “呜呜呜……”小萝莉的哭声突兀的传了过来:“孟叔,说好的等我长大,你现在居然有了别的女人,还差点有两个!我好可怜啊……哥哥……哥哥我好可怜呜呜呜……”

  听到这番话,李月寒只觉得脑门一阵黑线垂落。

  而正在跟她说话的孟祁焕以及站在孟祁焕身边的宗政沐川也同时一脸尴尬。

  宗政沐川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回头,迅速冲到房门口,把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过来偷听的宗政灵犀拉走了。

  两个孩子都走了,孟祁焕和李月寒几乎是同时松了口气。

  “那个,能不能打个商量,”李月寒从床上坐起来,有点累到,大口的喘了两口气后,看着孟祁焕道:“你告诉我李家欠了你多少钱,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保证连本带利的还你!”

  听了这话,孟祁焕讳莫如深的看着李月寒,上下打量,似乎在质疑她的话。

  见状,李月寒连忙道:“在这期间我会帮你照顾两个孩子!前提是你我只是债主和欠债人的关系,你不能对我有别的举动!”

  “你知道李家欠了我多少银子吗?”孟祁焕问道。

  “我这不是在问你吗……”李月寒强忍住骂人的冲动,不断的在心里告诫自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一定要温声细语、低声下气。

  “李家从李大成的父亲开始,就欠我孟家一百两银子,具体是拿去做什么我不晓得。”孟祁焕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编着瞎话:“到了李大成这一代的话,算上利息已经翻了一倍了。现在到了你这一代,大概是三百两了。”

  李月寒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难怪原主的记忆里也没有欠债的内容!

  感情这事儿是陈年烂账了啊!这要真的认真算利息的话,估计都不止三百两了!毕竟一百两银子欠了三代人,保不齐是眼前这个男人算数不好,否则怎么会这么算账!

  想到这里,李月寒立刻摆正自己的态度,有商有量好声好气道:“这样,我一个肩不能提手不能抗,身无四两肉的女人,肯定是不值三百两的。你给我两年时间,我保证连本带利还你三百五十两!”

  李月寒刻意加重了“三百五十两”这几个字。

  她就不信,有人会面对这么多银子而无动于衷!要知道,在原身的记忆里,李家辛辛苦苦一年,加上卖粮食的钱,也就只能赚个三两多。

  尽管如此,李蓉蓉还是被王凤娇养得不像话,李家的生活开销也不拮据。

  所以李月寒有自信,眼前这个叫孟祁焕的男人一定会对三百五十两这笔巨款动心!

  “不行,”谁知孟祁焕一口就拒绝了:“既然已经说好了你来抵债,那这笔账就一笔勾销了,没有重提的必要,我连借据都还给李家了,谁知道你会不会反悔,我不能答应。”

  听了这话,李月寒赶紧道:“那我给你立个字据!”

  她本想仗着年纪小熬死王凤,所以才会想尽办法把原身的婚事以及名声都搞臭了,谁知道李家居然趁着她莫名其妙生病的档口,把她当成抵押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那也可以吧……”孟祁焕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向金钱低头了:“但是这个字据得我来写,你签上名字摁上手印就好。”

  听了这话,李月寒连连点头,生怕孟祁焕会反悔一样,赶着孟祁焕去写字据去了。

  男人离开了房间,李月寒这才算是小小的松了口气。

  原身的身体素质实在是太差了,一定是落水之后没有及时逼出寒气,再加上她那几天又在山上的溪水里抓鱼的缘故才会突然病倒。

  这下好了,原本计划好的全被打乱了。都穿越了还得努力赚钱,真是让李月寒一个头两个大!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孟祁焕拿着一张纸走了进来,放到李月寒面前,道:“签吧。”

  李月寒草草的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提笔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还摁了手印。

  见她干脆利落,孟祁焕也笑吟吟的将字据收好,道:“你好像没看到,字据上写着,利息按天算。两年后你应当还我的不是三百五十两,而是一千一百两。”

  “???”李月寒茫然的看着孟祁焕,还没反应过来。

  孟祁焕弯下腰看着李月寒:“并且,在你还清银子之前,得帮我照顾好宗政沐川和宗政灵犀兄妹俩。”

  李月寒:“???”

  “对了,灵犀不喜欢你,你最好有个心里准备。如果她哭的话,只有沐川能哄得住她。”孟祁焕说着,十分自然的帮李月寒把落到前面的头发别到耳朵后头。

  “灵犀不喜欢你是因为她觉得你是她的情敌,她一直想着长大嫁给我。”

  李月寒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你……你再把字据给我看一眼!”她听到自己声音都在颤抖。

  “不能给你看,”孟祁焕笑了笑:“你要是撕了我可就没凭据了,但是我可以读给你听。”

  听了这话,李月寒深吸了一口气,道:“孟先生,我觉得你算利息的法子不对,怎么能按天算,不都是按年算吗!”

  “你们李家一百两银子都欠了三代人,我总得防着你点儿。”孟祁焕说着,从怀里摸出字据,指着其中一行字道:“看到了吗?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李月寒未还清本金之前,利息按日计算。一日一两,上不封顶。”

  上不封顶……

  还他娘上不封顶……

  李月寒看着孟祁焕的脸,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挠花了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