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9章 鱼龙帮是什么?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章 鱼龙帮是什么?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孟祁焕倒是没说不让,而是盯着王凤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悠悠道:“你空着手来看你闺女的?”

  白云村本就团结,也素来看不起黑土村的人。眼下听到孟祁焕这么一说,便都对王凤指指点点了起来。

  “果然是穷乡僻壤出刁民,孟家媳妇还好没长歪,要是随了这娘的德行,还真是可怕!”

  “说来也奇怪,这泼妇一脸刻薄相,可人孟家媳妇长得温婉端方,倒是一点儿也不像她!”

  王凤脸皮本来就厚,听到有人这么说,便理直气壮骂了过去:“咋的,后娘就不娘了吗?她李月寒亲娘死的时候她才多大点儿,要不是老娘我一把屎一把尿的照顾她,她指不定能不能长大呢!”

  “哦哟,这后娘的嘴好毒啊!”

  “就是就是,孟家媳妇还好没随了这女人!”

  听了这话,王凤更是火冒三丈,正打算拉开架势大吵一场的时候,瞥见孟祁焕正阴鸷的看着她不由得缩了缩脖子:“我听说鱼龙帮的把我闺女卖给你了,你也就算是我李家的女婿了,见着丈母娘还不赶快迎进家门傻愣着做什么!”

  孟祁焕去李家的时候,从头到尾都蒙着脸,所以王凤没认出来。只晓得从鱼龙帮手里买走李月寒的是个人高马大的猎户,第一眼见着孟祁焕的时候,王凤打心底里就有点儿怵得慌。

  “既然我是从鱼龙帮的手里买的媳妇儿,那就跟你李家没关系,我为什么要认你这个丈母娘?”孟祁焕好笑的反问:“再说了,你既然是来看月寒的,怎么就空着手来了?难不成还打算从我家拿点儿回去?”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

  “我就这么说话,你不爱听就别站我家门口。”

  孟祁焕只有在对李月寒的时候才会多几分耐心,此时面对的是王凤,更是耐心全无,神色也不怒自威,倒是让王凤的气焰弱了下去。

  “再怎么说!月寒丫头也是我养大的!”王凤开始嚷了起来:“你娶了月寒,就是我李家的女婿!”

  “抱歉,李月寒是我买回来的,不是娶回来的。”孟祁焕说着,绕过了王凤,开始敲自家大门:“媳妇儿,开门,我回来了!”

  厨房里。

  刚刚睡醒,正在吃着玉米南瓜粥的灵犀耳朵尖,一下就听到了孟祁焕的声音,赶紧转头喊李月寒:“李姐姐,孟叔回来了,正在外头喊你开门呢!”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蹙眉:“他白日里不都不回家的吗,怎么突然回家了?”

  难道是听说了王凤要来的消息,所以提前回来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里,李月寒的心里居然生出了一丝丝安稳。

  “孟叔有时候也就早晨去山上兜一圈儿,要是啥也没打着,中午也就回来了。”沐川一边认真的喝着粥一边随口应了一句。

  听了这话,李月寒抿了抿嘴唇,放下碗筷就出了厨房。

  大门打开的时候,孟祁焕正站在门口。

  一直被他挡在身后跳脚的王凤见门打开了,当即矮了矮身子,凑到李月寒的面前恶狠狠骂道:“你这死丫头!你娘我喊了半天你都装聋作哑当没听见呢?”

  “抱歉,我娘死十几年了,就算诈尸也是一副白骨,您还真不是我娘。”李月寒对王凤没有半分好感。原本在李家的时候就跟她水火不容,更不用提现在不在李家了。

  “啐!你个小王八犊子胡说八道什么!”王凤瞪着眼睛骂道:“后娘难道就不是娘了吗!”

  “怎么,你还指望我感恩戴德你虐待了我十几年吗?”李月寒冷着眼看着王凤,顺手把孟祁焕往门里头一拉,作势就要关门。

  “来人啊,不得了啦!女儿嫁出去了就不认亲娘啦!”王凤见李月寒想关门,立刻一屁股坐在了门前哭开了。

  李月寒被她尖锐的声音吵得心烦,正打算一脚把她踹开的时候,孟祁焕抓住了她的手。

  “她这么闹下去对你名声不好,”孟祁焕低声对李月寒道:“让她进来,看她想做什么。”

  听了这话,李月寒心里有气,转身就进了门,倒是不管正在地上干嚎不掉眼泪的王凤了。

  孟祁焕看着她的背影,心里生出几分心疼,看着正从地上爬起来的王凤,眼底也多了些许厌恶。

  “进门吧,别在我门前嚎丧。”孟祁焕说着,转身也进了大门。

  听了这话,王凤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屁颠儿屁颠儿的就跟着孟祁焕进了门。

  大家伙儿见没热闹看了,便也就散了。

  王凤跟着进了门,玉米南瓜粥的香甜直钻鼻孔,馋得她直咽口水。

  “做啥好吃的呢,正好我饿了,赶紧给我来一大碗。”王凤倒也不客气,一挥手就指挥上了。

  听了这话,孟祁焕拿看傻子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她:“你想什么呢?”

  “什么我想什么呢,我饿了!”王凤理直气壮道:“我是你丈母娘!丈母娘晓得嘛?”

  “地里冒出个土葫芦就是我丈母娘了?”孟祁焕简直被王凤给气笑了:“要脸不要?”

  “你这后生怎么说话呢!”王凤摆起长辈的谱儿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停下的:“就算我不是李月寒亲娘,那再我也是养了李月寒十几年的后娘,咋的,后娘就不是娘了吗?都说养恩大生恩,你们可不能忘恩负义啊!”

  孟祁焕看了一眼黑着脸站在厨房门口的李月寒,一时间有些心疼这个姑娘。

  真不知道她这十几年是怎么过来的,面对这么奇葩的继母,又有一个没主见的,啥都不知道的爹,她得受多少委屈啊……

  “不管生恩还是养恩,在我这儿都不作数。”孟祁焕态度冷硬了不少:“要么你就好生生的回你的黑土村,要么我就去找鱼龙帮的兄弟们来‘送’你回去。”

  听到孟祁焕提起鱼龙帮,王凤的脸色僵了僵,旋即又强自镇定道:“别以为我害怕!我就不信鱼龙帮今天还能管人家事!”

  李月寒站在一旁越听越糊涂,鱼龙帮是什么?她怎么听都没听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