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8章 真是个不负责任的女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8章 真是个不负责任的女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虽然不知道什么是“童话故事”,但是在李月寒口中的灰姑娘、白雪公主还有海的女儿却让小姑娘浪漫的心柔软了起来。

  在李月寒温柔的声音里,灵犀再度入睡。李月寒确定她睡着了之后,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能吃能喝能睡的话,明天醒来就不会有事了。

  虽然不知道孟祁焕说的灵犀天生胎中带毒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幼儿发热的情况下,没有医疗物资的支持,李月寒的做法是没有错的。

  夜里,李月寒一直没睡,守在灵犀的身边,隔一会儿给她擦一擦身子,酒精打湿的帕子一直放在小姑娘的头上,就这么反复了一个晚上。这一晚,灵犀曾两度复烧,李月寒都及时发现,并且想方设法的稳住了。

  公鸡打鸣的时候,李月寒最后一次次确认,灵犀的体温从后半夜开始就逐步正常了,这才放心的松了口气,伏在灵犀的床边上睡了过去。

  她睡过去不一会儿,孟祁焕就悄悄的推门而入。先是试了试灵犀的额头,然后将睡着的李月寒轻轻的抱了起来,轻着步子离开了灵犀的房间。

  “孟叔……”刚出了灵犀的房间,孟祁焕就被同样担心的沐川给拦住了。

  “嘘——”孟祁焕赶紧示意沐川闭嘴,然后蹑手蹑脚的把李月寒送回她自己的房间,给她脱了外裳和鞋袜,盖上被子后,这才悄悄的离开了李月寒的房间。

  沐川已经焦虑的在门口等着了。

  “灵犀已经没事了。”孟祁焕说着,揉了揉沐川的脑袋:“你李姐姐很厉害,只不过一个晚上的时间,灵犀已经不发热了。”

  听了这话,沐川算是松了口气:“那就好,只是不知道灵犀还得这样病几次,我好害怕。”

  “别怕,”孟祁焕弯腰把沐川抱起来:“你可是灵犀唯一的亲人,你要是不勇敢的话,灵犀能依靠谁呢?我虽然答应了你们父君要照顾好你们俩,但是万一有一天那些人找到白云村来,我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听到孟祁焕提起父君,沐川的眼眸黯了黯:“孟叔,我们能在白云村躲一辈子吗?”

  “不能。”孟祁焕果断答道:“所以在他们找来之前,沐川你一定要快快长大,这样我们才能一起保护灵犀,保护你李姐姐。”

  “我不明白!”沐川说着,声音带着几分哽咽:“为什么父君和娘亲宁愿死也不把灵泉空间交出去,如果交出去了,他们至少还活着,灵犀也不会受这样的罪,孟叔还是国都最风光的公子!”

  “宗政沐川!”孟祁焕难得严肃了起来:“灵泉空间是国宝,你父君和娘亲不把灵泉空间交给那些贼子,是大义!”

  “可坐在皇位上的那个人为什么不守护国宝,反而要他的儿子儿媳用命来守护!”

  沐川终于是忍不住,委委屈屈的哭了起来:“离开国都的时候灵犀还不足一岁,父君和娘亲就死在我面前,孟叔,我有时候真的恨这个国宝,要不是它的话,我们一家才不会落到这副田地!”

  “别哭了,一个男孩子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孟祁焕微微叹了口气,一边劝着人家小朋友别哭,一边站得笔直,也不知道去给人家擦一下眼泪。

  “我心疼灵犀。”沐川囫囵擦了一把脸:“也心疼孟叔。”

  “哼,你怎么不说你还心疼一无所知被我拉下水的你李姐姐呢?”孟祁焕假装不高兴的挤兑道。

  “李姐姐是好人,”沐川说着,认真的看着孟祁焕:“假如那些人找来白云村,我希望孟叔能保护好李姐姐,她是无辜的。”

  “臭小子,用你说!”孟祁焕再度揉了揉沐川的脑袋:“好了,别墨迹了。先去看看灵犀,我去给你做早饭。动静小点儿,别吵到你李姐姐睡觉。还有你刚才那些话,不要在你李姐姐面前说。”

  闻言,沐川不高兴的吸了吸鼻子:“知道了,你就知道心疼你媳妇儿。”

  说完,他转身就朝着灵犀的房间走去,孟祁焕看着他的背影,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出了内院。

  而此时,他们谁也不知道,李月寒正蹲在自己房间的门后,将他们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灵泉空间?国宝?乱臣贼子?

  她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秘密啊!

  听孟祁焕和宗政沐川刚刚的对话,兄妹俩的父母就是为了保护这所谓的灵泉空间所以遇害,然后孟祁焕就带着兄妹俩从国都远远迁移到了白云村。

  想到这里,李月寒的脑袋顿时乱作一团。

  什么玩意儿?孟祁焕还是个大佬不成?

  灵泉空间难道就是昨天沐川要孟祁焕把灵犀放进去的地方吗?

  而听他们俩的对话,好像还有人在外面找他们,一旦被找到,免不了一阵血雨腥风……

  李月寒不由得咋舌。

  就算她是异时空穿梭而来的一缕幽魂,可命运也不该这么跟她开玩笑吧!

  这要是孟祁焕被找到了,岂不是要拉她一起下水吗!

  不行!这绝对不行!她必须得马上离开!离这个家远远儿的!

  好死不如赖活着,更何况她已经死过一次了!

  想到这里,李月寒立刻起身,开始收拾自己的包袱,务必要在今天孟祁焕回来之前离开白云村!

  正这么想着,李月寒的房门突然被人打开。她慌张的回头看去,正好看到人高马大的孟祁焕站在自己房间门口。当下心虚,赶紧拉过被子盖住自己还没收拾好的小包袱。

  “怎……怎么都不敲门……”李月寒强行扯出一丝笑容。

  只见孟祁焕冷着一张脸,进了李月寒的房间,反手关上了房门,然后朝她走了过来。

  “收拾包袱,打算去哪儿?”孟祁焕凉飕飕的问道。

  “嗨,你误会了,”李月寒打着哈哈道:“我是收拾房间,正巧看到这个包袱没拆开,我就拆了一下,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是哪样?”孟祁焕又问。站在李月寒的床前,孟祁焕突然弯腰对上了李月寒的脸,眉毛一挑,声音依旧清冷:“你是想把我吃干抹净转身就走?真没想到你是这样不负责任的女人。”

  李月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