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2章 梦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2章 梦回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好歹也是在混乱的落后国家呆过几年的,再加上志愿者跟当地的维稳部队关系都很好,所以跟着他们学了几套控鹤擒龙的功夫。

  孟祁焕才将李月寒拦腰抱起,就被李月寒一个鲤鱼打挺从他的胳膊上挣了出来,然后曲臂,用手肘准确无误的朝着孟祁焕的胸口击去。

  手肘是人类最坚硬的不为,只要李月寒这一招得手,孟祁焕就算肋骨不断,也得半天才能站直身子。

  就在李月寒以为自己要得手的时候,突然眼前一花,回过神来,自己的胳膊已经被孟祁焕拧到了身后,面朝下被牢牢的摁在了躺椅柔软的被子上。

  “你放开我!”李月寒挣了挣,她甚至都没看清孟祁焕是怎么动手的,稀里糊涂的自己就被反制了,当下又羞又恼。

  “我为什么要放开你。”孟祁焕一边说着,一边用腿压住了李月寒乱蹬的双腿,整个上身覆了上李月寒的背,凑到李月寒耳边轻声道:“你不打算对我负责,我就只能对你负责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只觉得脸红到耳朵根,只管使劲挣扎。

  “好了,我不会动你的。”孟祁焕感觉到李月寒已经急了,手上的力道也松了不少:“只是你现在的身份是我的夫人,若是想要离开的话,两年后我自不阻拦。”

  “为什么要两年!”李月寒质问。

  “两年后,灵犀也五岁了,能自己照顾自己了。”孟祁焕说着,松开了李月寒,声音似乎有些低落。

  李月寒翻身而起,揉着被拧痛的手腕,愤愤的看着孟祁焕,道:“看不出来你还挺关心两个做棋子的孩子。”

  孟祁焕看着她揉捏手腕的动作,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下手太重了,面上有些不好意思,撇过脑袋道:“他们兄妹俩也是无辜之人,我为什么不能关心。而且灵犀随我来到白云村的时候还不满一岁,是我一手带大的孩子。”

  “哼,”听了他的话,李月寒忍不住嘟哝:“装什么铁汉柔情。”

  孟祁焕听到了她的小声嘟哝,却当做没听到一样,从怀里拿出一袋银钱放到李月寒身边,道:“我知道你有赚钱的点子,这些且当我借你的,等你赚了银子之后还我即可,不收利息。”

  说完,孟祁焕转身就离开了后院。

  李月寒赶紧去拿了那个钱袋子,却发现那张一千一百两的欠条连带几两碎银一起放在钱袋里。李月寒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是却很快的把欠条拿出来,烧了个干干净净。

  收拾好自己,李月寒到内院灵犀的房间里看了看小姑娘,确定她没有再复烧之后,这才觉得浑身上下都乏得紧,便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刚进门,她就看到房间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白色的小瓷瓶。

  李月寒疑惑的把小瓷瓶打开,闻了闻,不由得挑眉,是活血化瘀的药,难道是孟祁焕良心发现了?

  这么想着,李月寒也不客气,把药油倒出来,把自己刚才被孟祁焕捏红的手腕仔仔细细的涂了一层。正准备好好揉一揉活血化瘀的时候,惊讶的发现药油居然全都被皮肤给吸收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李月寒刚才红肿疼痛的手腕就消了肿,只剩下一圈的红晕,惊得她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就算是21世纪也没有这种立竿见影的药啊!

  这是什么配方?

  孟祁焕怎么会有?

  对了,她听沐川说过孟祁焕会制药,难道他对医术不是略通皮毛,而是造诣颇深?

  想到这里,李月寒不由得感叹自己昨晚着急灵犀发烧的事情真是多此一举。

  早知道孟祁焕医术这么厉害,自己瞎紧张什么!

  这么想着,李月寒伸了个懒腰。一夜未睡,又在后院忙活了那么久,她早就累得不行了。一沾枕头,立马就睡了过去。

  昏昏沉沉之中,李月寒好像听到有人在哭,不由得有些混沌的睁开了眼睛,当即吓了一跳。

  她怎么在公墓?

  不对,她不是在东翰国吗?怎么又回到21世纪了!

  “月寒啊,你就安心的去吧,我会帮你照顾好你爸爸的。”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李月寒定睛一看,居然是一身现代装的她的后妈王凤!

  而让李月寒更加料想不到的是,她的爸爸李大成,坐在轮椅上,目光痴呆,半点焦距都没有。

  “王凤阿姨,您别太伤心了,眼下月寒走了,照顾好叔叔才是主要的。”一个李月寒从没见过的女孩儿站在王凤的身边安慰道。

  “往后的日子该怎么活啊!”王凤哭得愈发厉害:“月寒她爸本来就得了老年痴呆,本来还指望着月寒回国后能帮忙搭把手照顾,谁知道这孩子这么想不开,居然跳楼了!”

  “阿姨,您别这么想,月寒跟我们在国外的时候就已经得了严重的抑郁症,可能是抑郁发作了,所以才会一时想不开的。”那个女孩儿又安慰道。

  这时候李月寒总算想起来她是谁了!

  在国外做志愿者的时候,李月寒因为能力优秀被选拔为志愿者小组长,而当时跟她竞争小组长的就是她!陈美萱!后来听说她家里出事了,就回国了,可她是怎么跟王凤认识的?

  “还是美萱你心地善良……”王凤哭着伏在了陈美萱的肩膀上。此时,李月寒看到几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人也来到了自己的墓碑前。

  定睛一看,是志愿队的队友!

  “阿姨,请节哀。”为首的是李月寒的徒弟赵瑜,一直以来都是李月寒的得力助手。

  “谢谢你们特意赶回来送月寒最后一程。”王凤站直了身子,红着眼睛看了一眼赵瑜,然后叹了口气。

  “阿姨,有些话我想问问你。”赵瑜把手上的话放到李月寒的墓碑前,然后站直了身子看向王凤:“李老师一直都很坚强乐观,为什么会突然跳楼?还有她的尸体为什么不经过尸检就直接火化了?”

  听了这话,王凤脸上更是悲从中来:“那可是27楼啊!我们家月寒生前是个体面人,本来就已经摔得难看了,怎么还能去尸检!”

  一旁游离的李月寒听得火冒三丈!

  不尸检不就坐实了她是自杀的吗!可是她根本不是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