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4章 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4章 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孟叔愿不愿意娶一个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姑娘呢?”李月寒循循善诱道:“灵犀啊,你要是听姐姐的话,那就要相信,在你长大之后,未来的某一天,会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你们会携手共渡一生的。”

  “可灵犀就想跟孟叔过一辈子!”灵犀扁了扁嘴,委屈得想哭。

  见状,李月寒捧着灵犀的小脸儿,耐心道:“你现在还小,不能去想一辈子的事情。等你到了姐姐这个年纪的时候,就会有一个英俊潇洒的男子,与你一生一世一双人。到那时候啊,你孟叔可能牙齿都掉光了。”

  听到李月寒说“牙齿都掉光了”的时候,灵犀捂住了自己的嘴,大大的眼睛里盛满着疑惑:“像……像老乞儿一样,一颗牙都没有,还变得黑秋秋的那样吗?”

  老乞儿是住在白云村村尾的一个孤寡老人,因为无儿无女,所以平日里就靠着村子里各家各户的救济过活。灵犀见过他几次。

  “对呀,等你长大了,你孟叔也老了,他就会变成老乞儿那样,到那时候你还要坚持嫁给他吗?”李月寒半哄半吓的说道。

  灵犀连忙摇头:“不了不了,孟叔不会变成老乞儿那样,灵犀也不要嫁给孟叔了!”

  “那灵犀就乖乖听话,姐姐会一直照顾你,到你找到那个跟你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良配的。”李月寒说着,亲昵的刮了刮小灵犀的鼻子。

  “姐姐,什么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啊?”

  “就是这段人生,这一辈子,只愿跟一个人在一起。”

  “不能娶小妾吗?”

  “当然不能了,爱情这个东西本来就是自私的,如果有另一个人加入的话,对任何一方来说都是伤害。”

  “姐姐,什么是爱情?”

  “爱情就像是夏日的西瓜,冬日的火炉,欢喜时的锦上添花,难过时的雪中送炭。”

  “我听不懂……”

  “你听不懂就对啦,毕竟我们家灵犀还小,等你长大了就懂了。”

  ……

  送灵犀来李月寒房间的孟祁焕把李月寒这番话全都听在了耳朵里,不由得微微笑了起来。

  原来你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么?

  也太过妄想了。

  翌日,李月寒起了个大早,做了早饭之后,就央着孟祁焕带她到城里去转转,谁知被孟祁焕一口拒绝了。

  “留清城距离白云村路途遥远,一来一回少说得两天,你让孩子们怎么办?”孟祁焕几乎是头也不抬,就差把脸塞进李月寒煮的青菜瘦肉粥里了。

  “可是我要做的生意,县里头没有嘛!”李月寒叹了口气:“如果能买到上好的酒曲的话,我就可以酿出各色美酒,到时候想卖多少银子就卖多少银子!”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孟祁焕抬头瞟了李月寒一眼。

  “我知道什么?”李月寒有些茫然。

  “在东翰国,没有酒商令私自贩卖酒水者,是要被处以流放之刑的,你不知?”孟祁焕说着,自然而然的把碗伸给沐川,沐川很懂事的溜下椅子,正准备去给孟祁焕装粥,被李月寒给拦下来了。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李月寒说着,把碗丢到了孟祁焕的怀里,后笑眯眯道:“那夫君可知,这酒商令怎么申请啊?”

  孟祁焕郁闷的看着自己怀里的空碗,只能认命的起身给自己又装了一大碗的粥:“有酒铺者,有酒摊者,或是祖上就有酒商者,提交相关证明和邻里证词,就可以到地方衙门申请酒商令。”

  听了这话,李月寒闷闷的低下头:“那看来卖酒是没戏了,算了,我还是去镇上买点儿大头菜回来做腌菜吧。”

  “何为腌菜?”孟祁焕一边“呼啦啦”的喝着粥一边问道。

  “反正是好吃的就行了。”李月寒说着,声音恹恹:“我跟你讲,我脑子里真的有好多可以赚钱的点子,但是我不了解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历史上也没有记载,所以都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听到李月寒的这番话,孟祁焕喝粥的动作顿了顿,旋即装作没事儿人一样问道:“你觉得历史上应该怎么记载东翰国?”

  “我都说了历史上没有记载了。”李月寒说完这才发现自己失言了,赶紧打着哈哈道:“我意思是说,天下诸侯国这么多,历史只怕也记载不过来……”

  “诸侯国?”孟祁焕“呼啦啦”又喝完了一碗粥,满足的放下碗筷:“春秋战国的时代距今已经一千多年了,哪里还有诸侯国?”

  “……”李月寒语塞。

  春秋战国之后是秦,然后是汉……往后推一千年,那眼下应当是唐朝中期鼎盛时代。可是看孟祁焕和周围人的服侍,却一点儿也没有唐风……

  所以东翰国……到底是在哪个朝代?李月寒一个理科生,脑袋中的历史知识不多,想破了脑子都想不出来。

  “我们现在的国号是啥?”李月寒又问了一个文盲才问的问题。

  “苍,苍狼的苍。”孟祁焕吃饱了肚子,眼神之中泛着精光,仔仔细细的看着李月寒。

  这么久以来他一直觉得李月寒身上有秘密,但是李月寒自身守得滴水不漏,眼下终于露出了一丝破绽,这让孟祁焕忍不住探究更多。

  “苍?”李月寒满头问号:“我怎么没听过这个国号……”

  一抬头,她对上了孟祁焕探寻的目光,当下头皮一紧,慌忙解释道:“你也知道,我后娘和我那个不成器的爹顶不上用,我识的字还是我娘生前教的,所以我从未听人说过我们的国号。”

  “也是,”孟祁焕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赞同的点了点头:“你既想知道家国天下事,那不如我帮你跑一趟腿,正巧有几件皮子要送到留清城里拍卖,顺道给你带几本书回来。”

  “皮子?”李月寒疑惑。虽然孟祁焕每天上山打猎,可李月寒基本没见到他带皮子回来,不由得有些疑惑。

  “对,都晾在院子里了,你去看看吧。”

  听了这话,李月寒疑惑的放下了碗筷走出厨房,当即目瞪口呆:“这这这……你什么时候挂上去的……这是老虎皮吗?老虎……老虎这么大的吗……还有这是什么?是狼皮吗?不对啊,怎么老虎和狼都这么大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