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5章 夫子和夫子的夫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章 夫子和夫子的夫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孟叔向来只猎最大的猎物,所以猎得的狼都是头狼,虎都是猛虎。”灵犀笑嘻嘻的跑出来抱住了李月寒的大腿:“我孟叔是不是特别厉害呀?”

  李月寒弯腰抱起了灵犀,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道:“厉害厉害,你孟叔最厉害了。”

  “那是,不然灵犀怎么会对孟叔情根深种!”灵犀得意的扬起了下巴。

  “灵犀,你是不是忘了姐姐今天跟你说了什么呀?”李月寒听了灵犀的话,只觉得无语。少女萌春若是不及时遏制的话,只怕将来灵犀长大了会更加痛苦。

  “知道知道,”灵犀勾着李月寒的脖子,故作老成的叹了口气:“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这辈子我跟孟叔有缘无分,我自愿把孟叔让给姐姐啦。”

  听了这话,一旁的孟祁焕低头看向沐川:“你成天都教她什么?”

  “才不是我教的,”沐川辩解道:“之前我带着灵犀去学堂的时候,学堂夫子的夫人平日里就喜欢在后院的桂花树下吟诗,我上课的时候,灵犀就跟夫人一起在后院呆着,是夫人教她的。”

  “想不到你们先生的夫人还是个多愁善感的。”李月寒不疑有他,回头看着沐川笑道:“夫子和他夫人年纪差距很大吗?”

  “差挺多的。我听大家说,夫子是十年前来到白云村的,当时他带着现在的娘子在白云村安家落户的时候,夫子的娘子才不过刚满十岁,据说是童养媳。”沐川平时虽然不爱听这些八卦之言,可还是知道不少。

  “那你们学堂的夫子当时应该双十了,怎么会来白云村安家?”李月寒有些疑惑。

  “倒不是因为别的,当初这位夫子屡试不中,家中又遭逢变故,所以才选择在白云村安家。”孟祁焕解释道:“他的童养媳,其实是世家故交的遗孤,年满十六的时候自愿嫁给夫子的,算不得童养媳。”

  听了孟祁焕的话,李月寒略有些惊讶:“没想到你也这么喜欢八卦啊。”

  “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的事情,算什么八卦。”孟祁焕说着,把灵犀从她的怀里接过来,道:“这样吧,明日我同你一并将灵犀送到李夫人处,请她帮忙照看一两日,你随我一道去留清城可好?”、

  “好啊好啊!”一听说能去城里了,李月寒想都不想就连忙点头答应了。

  见她开心的模样,孟祁焕抿唇微笑,顺手替李月寒将垂落的发丝夹到耳后。

  李月寒有些不自在的偏过头去,正好错过了孟祁焕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

  夜里。

  沐川悄悄的进了孟祁焕的房间。

  “孟叔,你为什么要带李姐姐去留清城?难道是发现什么了吗?”沐川虽然小小年纪,但是说话做事却极为老成:“还是孟叔你有什么发现?”

  “你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的,李月寒原本是有一门亲事的事情吗?”孟祁焕转头看向沐川。

  “这和带姐姐去留清城有关系吗?你明明知道,你去留清城一定会藏匿身形,和拍卖行暗中交易,若是带着姐姐的话,万一被姐姐发现了端倪……”沐川显然是很不理解孟祁焕的做法的。

  他知道孟祁焕每次把皮子送去留清城,一来是换银子,而来是交换情报。曾经他跟着孟祁焕去过一次,很清楚其中有多凶险,若是稍有不慎让人发现端倪,很可能就会暴露他们的所在地。

  “我想知道李月寒的娘是什么人。”孟祁焕干脆直接的说道。虽然沐川年纪尚小,但是孟祁焕已经显而易见的在培养他独立思考的能力:“一个什么样的女子,能那么巧,救了永宁县的老太爷一命。事后不要金银财宝,却为年幼的女儿定下了一桩婚事,之后不久就亡故了。”

  “孟叔的意思是,姐姐的娘亲很可能……”

  “还只是猜测,”孟祁焕打断了沐川的话:“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不管答案是什么,你姐姐想做什么,我都会保护好她的。”

  听了这话,沐川抿了抿嘴唇,最后还是依言回房去了。

  翌日。

  李月寒早早的就起床了,刚到厨房准备做早饭的时候,却发现孟祁焕已经开始起火了。

  “你这么早呀?”李月寒笑吟吟的一边挽着袖子一边走到了灶台边上开始涮锅。

  “嗯,今天一天都会在赶路,所以你待会儿做点干粮我们带上。”孟祁焕说着,定定的看着李月寒。

  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的李月寒应了一声后,借故去取面粉,脚步纷乱的离开了厨房,去了菜窖。

  此时,沐川拉着睡意朦胧的灵犀正在洗漱。

  见到李月寒慌手慌脚的样子,沐川估计孟祁焕又捉弄李月寒了,不由得撇了撇嘴。

  拿了面粉,做了疙瘩汤,又烙了几张大饼,李月寒这才坐到了餐桌上。

  “孟叔,真的不能带灵犀一起吗?”灵犀一边忙不迭吃着疙瘩汤,一边还不死心想要跟着一起去。

  “灵犀,要听话。”不等孟祁焕回答,一旁的沐川就先教育起了灵犀:“孟叔和李姐姐是去做正经事的,你还太小,跟着去只会添麻烦。”

  “哼。”灵犀虽然不高兴,但是也没再追问了。

  用过了早饭,孟祁焕领着一家子人去了学堂。路上李月寒不由得疑惑:“你不是去卖皮子吗?皮子呢?”

  “我难道要明目张胆的带着皮子出门,好让这附近的绿林好汉都晓得我要去赚钱吗?”孟祁焕反问。

  听了这话,李月寒撇了撇嘴。

  是她想岔了。

  眼下已经入秋,入了秋之后山上就更难有野味可猎,所以每年这个时候,附近的山匪都会集中作案,专门抢劫那些去城镇里卖野货的人,抢了货之后再通过黑市卖掉,换银子过冬。

  虽然原主留下的记忆不多,但是因为被抢过的缘故,所以这段记忆还是流了下来。

  到了书斋,沐川请示过夫子之后,便由李月寒抱着灵犀进了后院。

  后院里弥漫着桂花的香味,一位身形孱弱的妇人正坐在桂花树下,似乎正在作画。一旁的侍女见到李月寒进门,正打算示意妇人的时候,却蓦地瞪大了眼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