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6章 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儿排成大字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章 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儿排成大字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怎么了翠果?”李夫人察觉到侍女的异样,不由得顺着侍女的目光看去。

  在看到抱着灵犀的李月寒的那一刹那,李夫人怔住了,手中的画笔也掉了下来,平白将一副画给糟蹋了。

  “怎么是你?”李夫人喃喃道。

  站在院门口的李月寒十分不解,蹙眉问道:“李夫人莫不是之前见过我?”

  听到她的声音,李夫人好像突然回过神来一样,赶紧站起身,甚至有些手足无措的招呼道:“认错了认错了,抱歉,是……是孟家的月寒姑娘吧,我听你夫君说了今日会把小灵犀送过来,快进来,喝口水吧。”

  见她反应异常,李月寒不由得蹙眉:“李夫人刚刚见到我的时候为什么会发出那样的疑问?”

  “哦……”李夫人有些不自在的笑了笑:“月寒姑娘长得和我一位故人年轻时候一模一样,所以一时间才魔怔了,以为她又回来了。”

  “你那位故人?”李月寒心里咯噔了一下,该不会说的是原主的亲娘吧?

  “是啊,”李夫人将灵犀从李月寒的手里接过,神色之间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慌乱。只见她叹了口气:“我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刚满十岁,故人是我的长辈,当时已经出嫁了。我小时候她待我极好,月寒姑娘的面容跟她有几分相似,故而刚才才会失了方寸。”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暗中松了口气。

  昨天孟祁焕说了夫子带着李夫人来白云村安家是十年前的事情,而原主的亲娘在十三年前,也就是原主两岁的时候就死了,李夫人说的定然不是原主她娘了。

  “是我冒昧了。”李月寒赶紧道歉:“我要同……同夫君一道去留清城几日,所以这几日就劳烦李夫人帮忙照顾一下灵犀了。”

  “放心吧,”李夫人面带笑容的拿起一块桂花糕喂给灵犀:“她在我这里不会受委屈的。这几日让沐川也别回去了,正好他的先生出了几道难题准备考较他。”

  听了这话,李月寒忍不住发笑。沐川估计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要过上辅导班昼夜加课的生活吧。

  告别了李夫人,李月寒就出了书斋。远远的就见到孟祁焕站在一辆马车边上,背对着自己,似乎在说话。

  应当是听到了李月寒的脚步声,地面上,马车后分明有一道影子闪了闪,而此时,孟祁焕也转过身来:“安顿好灵犀了?”

  “嗯,”李月寒点了点头:“你刚刚在跟谁说话?”

  听了这话,孟祁焕一脸无辜:“我没说话啊,你是不是幻听了?”

  “没说话?”李月寒蹙眉:“可我刚刚看地上的影子,马车后面应该是有人的。”说着,李月寒就要绕到马车后面,却被孟祁焕一把抓住了。

  “我估计你是看错了,”孟祁焕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李月寒上马车:“白云村每到入秋时分都会有大量的鸟类迁徙路过,刚才我是见到一群大雁在天边,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儿排成大字,没成想被你看错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疑惑的正准备伸出脑袋看看大雁的时候,马车突然启动,李月寒一下就往后跌去,不偏不倚正好落入了孟祁焕的怀里。

  “夫人这算是投怀送抱吗?”孟祁焕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

  “去你的。”李月寒赶紧坐直了身子,也没了看大雁的心情。

  “你认得夫子的夫人吗?”马车在路上走,李月寒闲得无聊,便随口问了起来。

  “认得。”孟祁焕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大喇喇的靠坐在马车上。

  李月寒白了他一眼,又道:“刚才我送灵犀去的时候,这位李夫人看了我一眼,竟然惊得笔都掉了,后来解释说是把我错认为她的一个长辈了,把我吓了一跳。”

  听了这话,孟祁焕表面上波澜不惊,可心里却警惕了起来:“哦?她可曾说把你认成谁了?”

  “这个倒没说,但是我看她那样子,应该是与那位长辈感情深厚,否则也不会惊得花容失色。”李月寒说着,顺手掏出了一小把花生吃了起来。

  孟祁焕没再追问。

  等李月寒想起他的时候,孟祁焕已经靠在马车上睡着了。

  “嘁,还想问你要是路上遇到劫匪怎么办,看你这样子,我估计遇到劫匪肯定跑得比我快!”

  话音刚落,孟祁焕蓦地睁开双眼:“若是遇到劫匪,我定跑得比你快。”

  听了这话,李月寒脸上颇为尴尬,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扭头自顾自的吃起了花生。

  白云村的马车虽然简陋,但是内饰极为柔软,李月寒吃了一会儿花生,又喝了水之后,便觉得昏昏欲睡。跟孟祁焕打了个招呼之后,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就是一天,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了。

  “我这是在哪里!”李月寒睁开眼,四周一片黑暗,当即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客栈。”一旁传来男人低沉,略带一丝沙哑的声音:“你睡了一路倒是好精神,我快困死了,别吵了。”

  话音落,李月寒就被孟祁焕粗壮的胳膊给按到了床上,紧接着,孟祁焕就好像把她当成了抱枕一样,整个人缠在了李月寒的身上。

  李月寒动都不敢动一下。

  “为……为什么……你我同在一屋……”黑暗中,李月寒有些警惕的问道。

  “你我是夫妻,同在一屋很奇怪吗?”孟祁焕呢喃着,又用脸蹭了蹭李月寒的头脑袋,似乎困极了:“你放心,我洗过澡了,干干净净的。”

  听了这话,李月寒只觉得面上发热,但是却不好发作,生怕把男人的瞌睡赶走了,到时候他要对自己做什么的话,她可真是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绷着身子,紧着神经。一夜过去,被外头的日光耀到眼睛的时候,李月寒这才恍然警觉,自己竟然又睡了过去。

  而此时,孟祁焕还没醒,李月寒发现他已经躺的笔直,而自己正手脚并用的搂着他……

  当即,李月寒就翻身从床上起来了。

  被动静吵醒的孟祁焕伸了个懒腰,睁开那双深邃的眼睛,看着李月寒的背影,声音喑哑:“夫人昨晚可睡好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