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8章 晦气又来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8章 晦气又来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李月寒的话,孟祁焕心中发笑,但是却强行忍住了,高冷的点了点头,没说话。

  “我不干,你另请高明吧。”李月寒说着就要起身,却被孟祁焕给拉住了。

  正在李月寒疑惑的时候,只听得孟祁焕不疾不徐道:“我夫人给你做翻译,这个酬劳怎么算?”

  “这个……”温天磊愣了愣:“我们按次算酬如何?”

  “不行,”孟祁焕一口回绝:“按字算酬。”

  温天磊当即愣住了。

  就连李月寒都被孟祁焕的狮子大开口给打蒙了,用力拉了拉他的衣袖,低声道:“你胡说什么,我才不要去做翻译!”

  “夫人,温大少有的是银子,咱们不怕。”说着,孟祁焕还安慰一般的拍了拍李月寒的背,仿佛她真的受到了惊吓一样。

  “我不是,我是……”李月寒想说自己不想露才,但是孟祁焕却给了她一个“尽管安心”的眼神。鬼使神差的,她到嘴边的话就给咽了回去。

  那边,温天磊想了许久,最后一咬牙,道:“按字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孟夫人必须要保证句句达意,并且要做梵商和西商两边的翻译,可否?”

  “我还有一个条件。”李月寒见孟祁焕要点头,暗中拉住了他的手用力捏了一把,抢先开口道。

  “还……还有要求?”温天磊都快哭了,他做生意这么久,就没见过这么狮子大开口的人!

  “对!”李月寒点了点头:“虽然我的确会这两种胡语,但是你也知道,君子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所以每次翻译的时候,我必须遮盖面容,温大少也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是你的翻译,表面上我们只跟你有卤肉的生意!”

  “还有皮草的生意。”孟祁焕补充。

  听了这话,温天磊一颗心算是放进了肚子里。还好不是加价……

  要不是李月寒这等人才是在太过稀少,否则温天磊也不会答应按字收费这种无理的要求,当即点了头。

  “按字收费本来就比较贵,”李月寒见温天磊答应得这么爽快,便觉得自己有点坑人,看了一眼孟祁焕后,道:“这样吧,每个字一百文,若是谈判时间不足一个时辰,那就按次收费,一次十两,可好?”

  听了这话,温天磊大喜:“好好好!当然好!孟兄!你觉得呢!”

  “老子……”孟祁焕正打算说不好,可被李月寒小小的手握在手心里的手又被她狠狠的捏了一下,话到嘴边,也只能郁闷的改了口:“老子没意见!”

  “好好好!”可把温天磊高兴上天了,当即从小厮的手里拿过另一张契子,迅速在上面填写好了刚才约定的价钱,然后迫不及待的签上了名字,盖上了自己的私印,然后递给了李月寒。

  李月寒仔细看了一眼上面的文字,确定没问题之后,也签字摁了手印。

  虽然是繁体字,但是每个华国人都有一种通俗技能,繁简体都能读的顺畅。

  收好了两章契子,温天磊跟李月寒约好了十日后在留清城最大的醉仙楼见面之后,这才依依不舍的走了。临走前,还不忘记让李月寒做点儿卤肉。

  李月寒和孟祁焕送温天磊到门外,听到他这要求,当即哭笑不得的答应了。

  送走了温天磊,沐川也醒了。李月寒怕王凤他们又作妖,让孟祁焕送沐川去学堂。

  谁知,孟祁焕刚走,王凤就一脚踢开了孟家的门,站在院子里叉腰大喊。

  “李月寒!给老娘滚出来!”

  灵犀还在睡觉,李月寒正准备去后院侍弄一下自己刚种不久的香料,听到这泼妇的声音,当即蹙眉,从内院走了出来。

  “你又要干嘛?”李月寒不耐烦的问道。

  话音落,门口呼啦啦涌进来好些个人,个个儿凶神恶煞,手里还提着扫帚。

  仔细一看,还是李家一家三口以及王荷花一家三口。

  “你丈夫呢!让他出来!”王凤应当是吃饱喝足了,此时面色红润,声音嘹亮。

  “你找我丈夫做什么?”李月寒蹙眉:“他脾气不好,你想挨揍?”

  听了这话,王凤气得眼睛都红了:“李月寒!好歹我也是你娘!有你这么跟娘说话的吗!”

  “娘?”李月寒看了一眼站在王凤身后面无表情的李大成,指着他道:“你问问我爹,我娘是不是十几年前就死了,你这会儿说自己是我娘,难不成你诈尸了?”

  “你……”王凤气得从李大成手里夺过扫帚,作势就要打李月寒:“后娘难道就不是娘了吗!老娘把你养这么大你就这么报恩的吗!我今天就打死你,也好让你亲娘看看她生了个什么玩意儿!”

  和原主有同样遭遇的李月寒一听王凤这话也火了。

  在王凤的扫帚迎面砸来的同时,李月寒灵活的闪到一旁,抄起了烧火棍高高举起,一把将王凤手里的扫帚打飞了出去:“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教训我?”

  孟祁焕刚把沐川送到学堂回来,回来路上就听说王凤一行人又跑到他家去了,当即脚底生风火速往回赶。一进门就见到李月寒把王凤的扫帚打飞的一幕,当即怒不可遏的推开了挡在门口的人,一个箭步冲到了李月寒面前。

  “谁敢再动手,老子弄死谁!”孟祁焕本就生得一脸凶相,此时发了怒,面上更是有几分骇人。

  “老……老娘教育闺女,你管得着吗!”王凤被孟祁焕凶了一下,明显有些底气不足,然后拉过了李蓉蓉站在自己身边,大声道:“你毁了我二女儿的清白,难道就打算不负责吗!对,还有荷花,荷花的清白也栽你手里了,你自个儿说怎么办吧!”

  听了这话,孟祁焕眯了眯眼睛:“老子什么时候毁了她俩清白了?你倒是给我说说,我是看了她们身子还是爬了她们墙头了?”

  全然没想到孟祁焕会把话说得这么露骨的李蓉蓉和王荷花当即脸色通红,只有王凤还在大声嚷嚷:“你这个不知羞耻的东西!你光天化日下把人家清清白白的闺女的衣裳扯得乱七八糟,还把人丢进了河里头,难道不是毁了她们的清白是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