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9章 李月寒真彪悍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9章 李月寒真彪悍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这话,孟祁焕一挑眉:“就这?”

  “难道还不够吗?”王凤跳脚大骂:“来人啊!孟家这是个流氓啊!毁了两个黄花大闺女的清白还不承认啊!这让人家姑娘怎么做人啊!我的老天爷啊!还有没有王法了啊!”

  李月寒听得火冒三丈:“清白清白,王凤你怎么还有脸说李蓉蓉有清白?要不要我去永安县柳家把柳志远请过来问问,他到底跟李蓉蓉苟且了多少次?”

  “你胡说!”王凤瞪眼。

  “我胡说?”李月寒冷笑:“柳志远亲李蓉蓉的时候爹可是亲眼见着了,你们也当着我的面承认李蓉蓉和柳志远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了,吴兰兰和郑娟两家人上门找麻烦那天傍晚我偷偷回家,可是在自己房间里看到李蓉蓉在院子里都把胸给柳志远摸了,还清白?”

  “贱丫头你说什么呢你!赶紧给我闭上你的臭嘴!”李蓉蓉尖声嚷嚷了起来:“你不想你夫君对我负责也不需要编这些恶言恶语出来毁我名声吧!”

  “我毁你名声?”李月寒冷笑:“爹,你说!我说的是不是事实!你那天是不是看到柳志远亲李蓉蓉的嘴了!”

  冷不丁被点名的亲爹李大成一哆嗦,为难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王凤。

  见王凤正用凌厉的眼神盯着自己,当即有些不知所措:“月寒啊,那些事儿都做不得数……”

  “那什么能作数?还是说你们觉得作数的事情就作数,你们说不作数的事情就不作数?”有了牛高马大的孟祁焕站在一旁,李月寒的底气十足:“还有王荷花,我嫁过来之前你多少次对我夫君示好我就不提了,甚至我都已经过门了,你还想在我家正厅脱衣服给我夫君看这事儿可是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的!难道也是我编的不成?”

  “李月寒!看我不撕烂了你这张臭嘴!”

  王荷花说着就要扑上来,却被王凤拦住了:“乖囡囡,咱们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模样,不跟这野丫头一样没教养,咱们占理,不用怕她!”

  “占理?占你妈的理!我看你们是祖坟让人刨了,祖宗骨灰都让人给扬了,跑我面前撒泼来了!没教养的孤儿!”李月寒一暴躁起来就是祖安大手,要不是孟祁焕拦着,李月寒更难听的话都能骂的出来。

  “月寒你先别生气。”孟祁焕赶紧安抚小豹子一样张牙舞爪的李月寒,生怕她气出问题来,柔声细语的安慰道:“他们天天来闹也没个完,今天这事儿你让我来处理,我回来的路上已经让人去请了村长了,让村长来断个公正。”

  听到孟祁焕说请了村长来了,王凤一家和王荷花一家人顿时就收敛了不少。

  李月寒看了一眼孟祁焕,又看了一眼王凤,当即沉下了脸:“行,反正刚才温大少走的时候我让他去把柳志远喊来了,我倒要看看柳志远跟你李蓉蓉到底是不是一对狗男女!”这句话纯属是李月寒瞎说的。

  温天磊走的时候,要不是孟祁焕拉着她一起,李月寒甚至都不想送这个脑子缺根弦儿的大少爷,哪里会未卜先知的让他顺道去找一下柳志远。

  “你说话放干净点!”李蓉蓉嚷道。

  “狗男女!狗男女狗男女狗男女!”李月寒在孟祁焕身后跳着骂道:“有种来打我啊!狗男女!”

  虽然李月寒骂人很难听,但是孟祁焕莫名觉得她躲在自己身后耀武扬威的样子居然有几分可爱,他一定是中邪了……

  孟家的闹剧早就引来了不少人驻足围观。说起来,李月寒嫁过来好几个月了,除了王荷花的事情之外她对人一直都很和善,大家伙儿一直都以为她是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子。

  却没想到李月寒也有如此彪悍的一面……

  “村长来了村长来了!”外头围观的人突然骚动了起来。

  白云村的村长和黑土村的村长一样,都是极为德高望重的人。只不过黑土村的村长赵太公当年是个秀才,而白云村的孙太公考了一辈子也没考上个秀才。

  也是因为这个遗憾,所以他才特别准许办学堂的外来户李先生在白云村落户并且办学堂。

  “大老远就听到你们这儿吵吵嚷嚷的,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孙太公拄着拐杖站在两帮人中间。

  听了这话,王凤正想说话,孙太公立刻示意她闭嘴:“你们一家刚迁回来不久,我想听小孟怎么说。”

  王凤气得吐血,但还是一脸憋屈的闭上了嘴。

  “孙太公,”孟祁焕还是很尊敬这位老村长的,所以先冲他作了一揖,后道:“这事情得分两部分讲。”

  “几个月前我还未娶妻,荷花姑娘见我可怜,所以时常帮忙家里,我十分感激。为此,在我和月寒成婚之后,特意送了十两银子给他们家以作谢礼。本以为此事就此了结了,可是荷花姑娘似乎不是这么想。”

  “这几位是我夫人娘家人,他们非得说我坏了我小姨子的清白,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只不过是前段时日我听到小姨子和荷花姑娘在村口,在许多人面前败坏我夫人的名声,言语之下流污秽,我都不好意思转述,所以我一气之下把她们俩丢进了河里,这事情是我不对,但是我可从来没想过要玷污人家姑娘的意思。”

  孟祁焕这一番话说下来好像是在说自己错了,可是听的人都觉得孟祁焕真爷们,外人来欺负自己媳妇儿他就欺负回去,这没什么错!

  “孟大哥,你怎么能这么说!”王荷花眼泪汪汪的看着孟祁焕:“我对你的一片真心天地可照日月可鉴!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荷花姑娘,上回你污蔑月寒想淹死灵犀的时候,我以为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而且顾念你的面子我才没有把事情告知村长,否则,你在我面前做了什么,只怕那天整个白云村都晓得了。”

  听了这话,王荷花的脸色顿时煞白。

  刘有才夫妻也在围观,刘家媳妇当即大声道:“是啊!那天咱们来孟家前厅的时候,荷花妹子不是背着我们大家在扣衣服扣子嘛?荷花妹子,你该不会是脱衣服给孟兄弟看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