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7章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7章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李月寒把头从孟祁焕的怀里抬起来,看着天上的月色,心中莫名涌起了《白头吟》的句子。

  前世她不是没有过恋爱,只是应了那句话,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她追求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而不是古代封建制度下的一夫一妻多妾,所以她和孟祁焕,注定是不可能的。

  尽管,孟祁焕是她遇到过的,最能给她安全感的人。

  想到这里,李月寒正打算推开孟祁焕,却听到他在耳边低语。

  “我曾听到你跟灵犀说过一生一世一双人才是良配,我虽然不懂你说的一生一世一双人是哪样的,但是我能保证,若是你愿意打开心来接纳我,我这一辈子都只会有你一个妻。”

  听了这话,李月寒忍不住钻了牛角尖:“是吗,有我一个妻,然后有许多妾,甚至有许多外室,这种吗?”

  闻言,孟祁焕松开了李月寒,扶着她的肩膀,一脸的哭笑不得:“我要那么多女人干嘛,我又不开春楼。”

  “这个想法好,以后你多找些姑娘,我来训练她们,然后咱们合伙开个春楼,大赚他一笔。”李月寒信口说道。

  听了她的话,孟祁焕忍不住笑了,低头在她嫩滑的脸上落下轻轻一个吻,道:“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待会儿。”

  李月寒很想再问点儿什么,可是她的性格造就了她的敏感。她也担心孟祁焕给她的回答不是自己想要的,索性把话都憋在了心里。

  孟祁焕替李月寒拢了拢身上快要掉下去的外衣,扳过她的肩膀,示意她先回房去。

  李月寒没有拒绝,拉着衣服的外摆,乖巧的进了内院。

  殊不知,他们俩今天这两句打闹一般的话,却会在几年之后一语成谶。彼时,他们的关系势同水火,却水乳交融,相爱相恨,却又难以分割……

  翌日,李月寒起的很早。做好了早饭之后,把孟祁焕和兄妹俩都叫起床吃饭,然后转头去把菜窖里的黄豆搬了出来。

  她每天要忙活的就这些事情,比起原主活着的时候不知道轻松多少。

  日子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诚如孟祁焕那天晚上承诺的一样,李家人和王家人都没有再来找麻烦,周大宝倒是三天两头的上门帮李月寒晒豆子。

  李月寒一个人带着灵犀本也无聊,索性也教了教周大宝怎么侍弄后院的那些苗子。

  说来也奇怪,李月寒从留清城带回来的种子发芽率几乎达到了百分之百,原本李月寒都做好了损失一半以上的打算了,却没想到发芽率高不说,长势还特别喜人。

  李月寒不得不把后院重新修整了一番,铺了几条小路,把光照充足的地方都种满了小苗。

  灵犀每日里跟在李月寒身后看李月寒浇水,时不时的把两条小胳膊放在水里晃来晃去。

  李月寒仿佛见到了自己小时候,那时候妈妈喜欢种花草,家里的院子里都是妈妈种的各种花和多肉。每天妈妈浇花除草的时候,小李月寒也是跟在妈妈身后,把水弄得一地都是,但是妈妈却从来没有责怪过她。

  可惜她妈妈走得早,继母王凤在她妈妈刚过世不到一个月就登堂入室,从那以后,满院的花草都枯萎凋零,李月寒再也没见过群芳斗艳的场景,也再没有机会跟在妈妈身后玩过水。

  ……

  一晃多日过去,到了李月寒跟温天磊约好要去留清城的日子。

  提前一天,李月寒就跟周大宝约好了时间,把家里的钥匙给了她,又把两个孩子送到学堂李夫人那里,这才带着五坛酱卤肉,坐上了孟祁焕提前约好的马车,天色刚蒙蒙亮,就离开了白云村。

  马车的速度比牛车快,白云村又离得近,不多时,他们就到了永安县。

  “我们去一趟柳家吧。”一直趴在窗户上看景致的李月寒突然回头冲看书的孟祁焕说道。

  孟祁焕微微一愣:“去柳家做什么?”

  “帮李蓉蓉说门亲事。”李月寒咧嘴一笑:“否则她成天惦记着要嫁给你,那怎么行。”

  听了这话,孟祁焕轻笑着点头,钻出马车,跟车夫说拐到永安柳家后,回来看着李月寒道:“你怎么有把握能把李蓉蓉嫁给柳志远?”

  “我娘当初差点儿把自己搭进去才把柳太爷给救了回来,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柳家救命恩人的女儿,让李蓉蓉去做个妾没什么难的。”李月寒说着,摇头晃脑的看着孟祁焕:“倒是你,一会儿要跟我一起进柳家。”

  “为何?”孟祁焕疑惑。

  “我怕柳家误会我还想着当他们家的少奶奶,拉上你正好可以告诉他们我真的真的嫁人了。”李月寒认真道。

  “可有名无实的夫妻也算是夫妻吗?”孟祁焕故意做出失落的表情。

  “谁说有名无实了!我们不是已经……已经……”李月寒一着急,话不过脑子,脱口而出,把自己闹了个大红脸。

  看着李月寒被自己的话噎着了,孟祁焕心中好笑,合上书本,道:“好,一会儿为夫就陪你进去。”说着,他翻翻找找出了一张纸,低头在上面写起了什么。

  “哼……”李月寒见他态度敷衍,索性偏过头不理他了。

  马车很快停在了柳家门外,孟祁焕下了车,把李月寒也从车上扶了下来。

  李月寒正打算跟门房说明自己的来意的时候,孟祁焕拦住了她,把在车上写的东西递上去。这时候李月寒才看清楚,上面写着“拜帖”二字。

  “劳烦小哥跑一趟,我们来拜访柳太爷。”说着,孟祁焕随手给了门房一贯钱做打赏。

  孟祁焕今天穿了一身深色长衫,往日总是有些歪歪斜斜的发鬓也盘得整整齐齐,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就连眉毛边上的杂毛也被李月寒给刮了,此时看着倒是一表人才。

  门房只见过李月寒一次,自然没多想,拿了赏赐,笑吟吟的进去通报去了。

  “你干嘛还给他钱啊!”李月寒轻轻的拽了拽孟祁焕的袖子,一脸的不乐意。

  “破财消灾。”孟祁焕转头笑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的太阳太过耀眼,又或者是孟祁焕今天收拾得十分周正,李月寒一时间竟然被他的笑掠了一息呼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