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8章 帮柳太爷忆当年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8章 帮柳太爷忆当年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很快,门房就一路小跑着出来了,引着孟祁焕和李月寒进了正厅,柳太爷和柳老爷还有柳大少爷都在。

  当他们见到跟在孟祁焕身后的李月寒的时候,齐刷刷的变了脸色。

  “你还有脸上门!”柳志远“嚯”地站起身,作势就要赶李月寒走,被孟祁焕挡住了。

  “柳大公子,我们夫妻俩此次是专程来拜访柳太爷的,难不成你已经当家做主了吗?”孟祁焕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可说话却是一点儿也不客气。

  “我……”柳志远一时间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最后还是柳太爷在柳老爷的搀扶下站起身,道:“志远,来者是客,不得无礼。来人啊,给孟公子和孟夫人看茶。”

  “多谢柳太爷。”孟祁焕谢过后,先是装模作样的扶着李月寒坐下,而后自己才落座。

  “不知道孟公子此次前来,可是又得了什么上好的皮子?”柳太爷全程没有看李月寒一眼,倒是一直看着孟祁焕。在他看来,李月寒不过是仗着她母亲是自己救命恩人的份儿上,想攀高枝的一个野丫头罢了,不值一提。

  倒是孟祁焕,之前他可是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从孟祁焕的手里换了两张极品兔皮回来做袄子的。所以一听说是白云村孟公子携妻拜访,便赶紧让人请了进来。

  “皮子是有的,只是柳太爷,我夫人有话想单独跟您说,不知道您可否方便?”孟祁焕说着,看了一眼柳老爷和柳志远。

  听了他的话,还不等柳太爷发话,柳志远就嚷嚷了起来:“不过是乡下来的泥腿子!让你进门就已经是给你面子了,还敢提这般无礼要求,真以为会打两个猎就是个人物了不成!”

  “志远!不得无礼!”柳志远平日里不学无术,对家中产业也不是很上心,故而自然不知道孟祁焕是什么人。

  而柳老爷平日里对自家的生意十分上心,孟祁焕打的猎物几乎都是极品这件事儿,他是很清楚的。可是孟祁焕这个人的脾气很古怪,有人高价收皮子的时候,他宁愿绕远路去留清城送进拍卖场也未必愿意出手。

  虽说拍卖场有很大概率能拍出高几倍的价格,但是一来一回,他自己光是路上的花费就不少了,还得担着被土匪劫道的风险。

  所以如今孟祁焕主动上门,柳老爷是巴不得与之交好,哪里还能容得了柳志远得罪人。

  “孟公子,犬子无状,还请不要放在心上。”柳老爷说着,拉着柳志远起身:“既然孟夫人有话要与家父商谈,那我们不如到偏厅去等着如何?”

  “可。”孟祁焕说着站起了身,安心的拍了拍李月寒的手,第一个走出了正厅。

  柳氏夫子紧随其后,柳志远临走前还狠狠的瞪了李月寒一眼。

  可惜李月寒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他。

  人都走开了,柳太爷这才缓缓放下茶杯,道:“丫头,我知道你心里委屈,你有什么要求你就说吧。”

  “柳太爷言重了,”李月寒不亢不卑道:“此次前来,我是有些事情想不明白,想请教柳太爷的。”

  “直说无妨。”或许是心中有愧,柳太爷此次的态度好了不少。

  “当初您是如何遇险被我娘所救,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答应我娘,要柳志远娶我为妻的请求的?”李月寒直截了当的问道。

  应该是没想到李月寒居然这么直接,柳太爷也愣了愣:“这个……”

  “柳太爷是长辈,但说无妨,我只是想了解一下这些陈年往事罢了。”李月寒落落大方道。

  听了这话,柳太爷看向李月寒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欣赏:“上次看到你,我就觉得你跟你母亲很相似。同样的高傲,同样的宁折不屈,所以你和志远的事情,是我柳家对不住你。”

  “柳太爷,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我是想知道当初的事情。”李月寒提醒柳太爷不要跑题。

  只见柳太爷叹了口气:“当年,我迷上了打猎,听说黑土村背靠的那座山上有猛虎出没,就带着人去了。没想到我带去的家丁们全走散了,我也一脚踩空掉到了山崖下面。你娘当时在山中采药,听到了我的呼救声,想尽了办法才把我从悬崖下面拉上来的。”

  “你也晓得,你娘身体瘦弱,她为了救我,胳膊脱臼了,人也差点跌下悬崖。我十分感动,在你们家养了两天伤势之后,我的儿子去接我,我是怀着感激的心情对你娘说,我欠了她一条命。”

  “你娘是个爽快人,她说她不要我欠她人情,只希望在你年满十六之后,能做我们柳家的正房夫人。当时的你也就一丁点儿大,但是一双眼睛乌溜溜的十分可人,所以我也就应了下来。”

  听到这里,李月寒点了点头:“这么说,并非是我娘挟恩图报,强迫柳太爷您答应的我和柳志远的婚事对吗?”

  “我倒是希望你娘挟恩图报,这样当初你来退婚的时候,我才能更加理直气壮一些。”柳太爷自嘲的笑了起来。

  “那我既然已经退了婚,那敢问柳太爷,您欠我娘的救命之恩,是还了还是没还?”李月寒笑吟吟的问道。

  “这?”柳太爷怎么也没想到李月寒回来这么一出峰回路转,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从面子上来讲,你们的确是不希望柳家大少爷的正妻是一个乡下丫头,但是你们柳家是永宁县大户,碍于身份,你们也不可能做出主动退婚这种事情,我说的没错吧?”

  李月寒说着,放下茶盏,站在柳太爷面前,恭恭敬敬的作了一揖:“柳太爷,你们家当初是怎么想的,我其实已经不在意了,我如今已经嫁到了孟家,虽然也是泥腿子,也是你们看不上的乡下人,但是我着实从来未曾肖想过柳家少奶奶的位置。”

  “柳志远与我同父异母的妹妹李蓉蓉一直私相授受这件事,我想柳太爷也应当知道。”李月寒说着,站直了身子,理直气壮道:“所以,我今天来,是希望柳志远能……纳李蓉蓉为妾的。”

  “什么?”柳太爷瞪大了眼睛:“你……不是为自己而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