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1章 同床共枕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1章 同床共枕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你怕什么,我又不跟你抢。”李月寒终于顺过气来之后,孟祁焕笑着打趣儿道。

  李月寒杏眼一瞪,没有说话,而是示威一样的拿起了一块玉米烙狠狠的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子看着孟祁焕,挑衅般的咀嚼着。

  见到她这副模样,孟祁焕更是觉得心里好笑:“好好,我不说话了,我看书,我看书。”

  说完,孟祁焕拿起放在一旁的书看了起来。

  李月寒心底“哼”了一声,点心也吃饱了,她索性把首饰盒子放到头下面枕着睡了下去。

  马车是专门跑远路的,所以内里空间还算宽敞。李月寒小小的一个人缩在位子上,倒也不显得逼仄。

  倒是孟祁焕,长腿长手,个子又高,主位被李月寒占了,他倒有些缩手缩脚,施展不开了。

  可尽管是如此,孟祁焕还是静静的把自己的长胳膊长腿收起来,还伸出一条腿挡在李月寒身边,小心她因为马车颠簸而跌下来。

  摇摇晃晃的马车不知道走了多久,李月寒也终于是睡着了。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漆黑,可他们还没到留清城。

  “怎么这么久啊。”李月寒伸开了手脚,不小心碰到了孟祁焕的腿。

  孟祁焕原本也在假寐,被她一碰,当即警觉的睁开了眼睛。

  李月寒确定在孟祁焕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透过影影绰绰的月光,她瞧见了孟祁焕眼中一闪而过,冰冷的杀意。那杀意透入骨髓,令她脊背发寒。

  “你……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李月寒磕磕巴巴的问道。

  “抱歉。”孟祁焕回过神,收回了自己的腿:“习惯了。”

  说完,他弯腰钻出马车,问了问车夫距离留清城还有多远,把李月寒一个人留在这黑漆漆的马车厢内了。

  正当李月寒觉得空气逼仄的时候,孟祁焕弯腰进了车厢里:“车夫说我们在永安县耽搁了太长时间,估计还得半个时辰才能到留清城,附近也没有可以暂时落脚的地方,怕是要赶夜路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点了点头:“那也成,我出去透口气。”

  “诶,”孟祁焕伸出胳膊拦住了她:“马车颠簸,你不像我习惯了这样的环境,很容易摔跤的。”

  “嘁,我的本事你知道得也太少了。”说着,李月寒挥开了孟祁焕的胳膊,正打算往外走的时候。

  马车突然拐了个急弯,李月寒一时间没掌握好平衡,整个人毫无保留的跌进了孟祁焕的怀里。

  当马车再度平稳的时候,李月寒尴尬的从孟祁焕的怀里弹开:“意外,只是个意外。”说完,她弯下腰,放低中心,拉开了马车的厢门。

  秋日的夜空十分清澈,月亮大大的挂在天上,照的一路明亮。孟祁焕借着月光看着李月寒缩在车厢门边上的小小身影,指尖似乎还残留着刚刚搂着她纤细腰肢的感触。

  夜风透过打开的厢门吹了进来,吹散了一室璇旎,孟祁焕的大脑也冷静了不少,便跟着蹲在了李月寒身后。

  “大哥,你累不累啊。”李月寒显然在跟车夫没话找话瞎聊。

  “不累,干我们这行的,风里来雨里去都习惯了,我还赶过更久的车,那可是整整一天一夜都在官道上跑。”马车夫是和孟祁焕合作的车夫,一直以来,孟祁焕只要去留清城,定会包他的车,给的价钱也不低,所以马车夫辛苦点儿也愿意。

  “这黑灯瞎火的,您怎么分辨方向啊?”李月寒依旧没话找话的瞎聊。

  经过刚才那一下子,李月寒实在是不想回去单独面对孟祁焕。

  马车颠簸,风声又大,李月寒一时间也没察觉到孟祁焕已经蹲在自己身后了。

  “那还不简单,看月亮呗。”马车夫说着,指了指天上那轮又圆又亮的大月亮,又指了指拉车的两匹马,道:“我这两匹马喂的可都是精饲料,老马识途听过没,它们跑这趟路不知道多少次了,我闭着眼睛它们都不会走错方向。”

  听了这话,李月寒点了点头,一回头,却看到孟祁焕正坐在自己身后,一双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当即吓得她差点儿跳车。

  还好孟祁焕手快拉了一把。

  “你干嘛啊!吓死人了!”李月寒缓过神来,赶紧钻进了马车厢里。

  孟祁焕笑了笑没说话,又跟赶车大哥说了几句话,之后便关上了车厢门:“秋夜风寒露重,你穿得太少了,别到外面吹风。”

  “谢谢关心了。”李月寒有些不自在的回到了主位上坐着,一时间,两个人也没话说。

  就在这奇异而又带着几分暧昧的氛围之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索性留清城夜晚关城门的时间较晚,所以到了城门口,孟祁焕出示了文牒之后,马车很快就拉着二人进了留清城内。

  或许是时间有点晚了,路上没太多行人,多数都是喝多了酒的醉汉,摇摇摆摆的行走在夜里的大街上,除了打更人的声音和巡查队的动静,车轱辘的声音碾过铺平的地板的声音格外清晰。

  很快,他们就到了下榻的客栈。

  孟祁焕先是把带来的东西搬下马车,拿好了房门钥匙之后,送李月寒先进了客栈。而后才辗转回来,帮着车夫大哥把两匹马解开,拉到后院吃饲料。

  安顿好了车夫大哥之后,天色已经很晚了。

  当孟祁焕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房间里的时候,李月寒已经洗过澡睡下了。

  孟祁焕没想打扰她,便找后厨打了两桶热水,找了个干净的茅房洗了个澡,一身清爽的回到了房间里,轻轻躺在了李月寒的身边。

  虽然一路上李月寒没少睡,但是毕竟马车上多多少少也是疲倦,等孟祁焕蹑手蹑脚的拉过被子跟她躺在一起的时候,李月寒已经睡熟了。

  孟祁焕小心翼翼的把胳膊伸到了李月寒的脖子下面,小心翼翼而又窃喜不已的将她半搂在了自己的怀里,沉沉睡了过去。

  翌日一早,李月寒先醒过来。

  睁开眼发现自己居然和孟祁焕同床共枕,当即惊得捂住了口鼻,大气儿也不敢喘一个。

  小心翼翼的拿开被子看了一眼,发现身上的寝衣完好,这才松了口气。

  紧接着,她又反应过来此时自己的腿正大喇喇的夹在孟祁焕的独自上,一下就紧张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