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6章 李月寒慌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6章 李月寒慌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嗨,你去学堂看看那些刚开始习字的小孩子,他们拿笔的方式肯定给我差不多。”李月寒硬着头皮强行解释。

  听了她的话,孟祁焕倒是没再追问了。

  给她仔细的把脸洗干净之后,孟祁焕又贴心的开始给李月寒梳头。

  李月寒有些不习惯的偏了偏脑袋:“你今天怎么这么殷勤?该不会又想跟我睡一块儿吧?”

  听了她的话,孟祁焕笑了笑,伸手继续捧起她的头发,一下一下仔仔细细的梳着:“为你感到高兴,挣了第一桶金,理应得到如此待遇。”

  “那就是说你今晚会去跟车夫大哥睡咯?”李月寒从铜镜里看着孟祁焕道。

  “当然不。”孟祁焕理直气壮:“你是我夫人,我可是明媒正娶的把你领进家门的,我要是去跟车夫大哥睡一间屋子,指不定回头村里就要传言说你被我休了。”

  “你……”李月寒被他的不要脸惊着了:“孟祁焕,你好歹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我就是一个乡下打猎的泥腿子,哪里有头有脸了。”孟祁焕继续面不改色心不跳并且十分理直气壮的说道。

  “……”李月寒真是被孟祁焕气到了。

  他上能认识温天磊这种人物,下能和永安县大户柳家交好,还能在没人担保的情况下在白云村落户,要说他没什么来头,只是因为他能打回来上好的皮子就能有这么大的力量,李月寒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她虽然不了解这个世界的规则,但是现在明显还是资本主义阶层的年代,孟祁焕能做到这个地步,凭借几块皮草,是绝对不可能的。

  “好了,不逗你了。一会儿店小二就会把洗澡水送来,今晚我打地铺。”说话间,孟祁焕已经仔仔细细的李月寒的一头青丝梳得整整齐齐。

  放下梳子,不等李月寒说话,房门很是时候的响了起来。

  “你看,说水水到,你洗澡,我在外头等着,可得记得洗完了给我开门,不然我就得翻窗户了。”说着,孟祁焕起身就离开了。

  开了门,孟祁焕和店小二一起把李月寒的洗澡水腾进了浴桶里,就和店小二一起出去了。

  李月寒起身把门拴上,气呼呼的去洗澡去了。

  脑力工作其实也非常耗费体力,再加上昨天坐了一整天的马车,李月寒一进到热水里,就舒服的叹了一声。

  现在手里头有四百两,明天还有一场商业谈判,粗略估计温天磊给结的工钱也不低,毕竟他们得按字算钱,所以李月寒开始盘算,手里头有钱了应该怎么钱生钱。

  今天在去醉仙楼的路上,李月寒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街道的两边,发现女人抛头露脸做生意的特别少,所以李月寒要是想开铺子做买卖的话,估计对方一听是女人就会拒绝了。

  想到这里,李月寒恨恨的把帕子拧干,最后还是逃不过要找孟祁焕帮忙吗!

  洗过澡,李月寒换上舒适的寝衣,拉开了房门。

  孟祁焕果然抱着一床被子在门口等着。

  “都说女人洗澡特别慢,你还挺快的。”孟祁焕说着,笑嘻嘻的抱着被子径自进了门。

  “你……”李月寒想说些什么来还击孟祁焕这种总是带着几丝嘲讽意味的话的时候,张了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只能愤愤的关上门。

  见孟祁焕在地上铺床,李月寒还是没忍住:“你真打地铺?”

  “你要是心疼我也可以跟你同床共枕,”孟祁焕一边铺着地铺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道。

  李月寒没再说话,转身上床上躺着去了。

  旋即,李月寒就听到孟祁焕喊小二来换了洗澡水。

  屏风后面哗啦啦的水声不由得挑起了李月寒已经模糊的记忆。

  她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那天晚上,依稀记得她摸过孟祁焕的身子,身上的肌肉一块一块的,十分结实。

  回想起这一幕,李月寒不由得又臊得满脸通红,索性转身抱着被子闭上眼睛,强行让自己赶紧睡着。

  或许是下午密集的翻译工作太累了,李月寒倒是没一会儿就陷入了梦乡。

  孟祁焕洗完澡换上寝衣从屏风后面出来之后,特意拐了过来看了一眼李月寒,发现这女人已经睡熟了,忍不住轻轻的捏了捏她的脸,笑了起来。

  “真是个倔强的臭丫头。”说着,孟祁焕起身出门,让小二把浴桶运走后,吹灭了油灯,在地铺上躺下,很快也睡着了。

  翌日,李月寒醒的很早,扭头一看,孟祁焕果然老老实实的睡在地上,不由得蹙了蹙眉头。

  夜里天气寒冷,孟祁焕的身子就算再好,这么在地板上睡着也应该会不舒服吧。

  这么想着,李月寒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抱着自己的被子,轻轻的盖到了孟祁焕的身上。

  殊不知她盖好被子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孟祁焕却突然睁开了眼,一把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夫人好早。”

  说完,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撒手!”李月寒闹了个红脸。

  “太早了,使不上劲,不如夫人陪我再躺一会儿。”说着,孟祁焕突然撩开被子,一下就将李月寒给拥了进来。

  他身上独有的男人味将李月寒整个包围,李月寒不适应的想要挣扎,却发现这个臭男人居然把自己的腿架到了自己身上,将她整个人紧紧的禁锢在怀里。

  “孟祁焕,你不要耍流氓!”李月寒又羞又恼道。

  “好困啊,你别说话,就让我抱一会儿。”孟祁焕囫囵说道,将李月寒整个往自己的怀里搂了搂,像个小狗一样蹭了蹭她的发顶,倒是很快又睡了过去。

  李月寒缩在孟祁焕的怀里,大气儿也不敢出一个,只能任由着他抱着自己。

  时间过了好一会儿,李月寒这才察觉不对劲。

  平时孟祁焕哪能这个时间了还睡着!

  这么想着,李月寒费劲的从孟祁焕的怀里挣扎出来,伸手探了探孟祁焕的额头。

  果然,这个看起来强壮的男人在地上睡了一晚上就发烧了!

  “孟祁焕,孟祁焕你醒醒,你发烧了!”李月寒拍了拍孟祁焕的脸颊,可孟祁焕却嘟哝了一声,没有睁开眼睛。

  这下李月寒可算是真的慌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