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9章 孟兄,我喂你!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9章 孟兄,我喂你!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此时还不到饭点儿,后厨正在准备食材,所以没人做菜。李月寒的米粥香很快就钻入了大家伙儿的鼻子里,不少人甚至咽了口水。

  钱师傅也有些疑惑,他从没见过有人是这么熬粥的。

  熬了好一会儿,李月寒揭开锅盖,见米粥已经差不多了,这才将切成丝的青菜放了进去,又点了几滴香油,放进盐粒,搅和均匀后,找来了一个大口碗,将锅里的粥盛了出来。

  粥一出过,香味更甚。整个厨房的人几乎都伸长了脖子在看李月寒,想看她这么香的粥长什么模样。

  这时候,钱师傅开口了:“小娘子,你这粥怎么跟平常的做法不同啊?”

  听了这话,李月寒把锅里的粥装到大口碗里一边道:“这样做出来的粥才有肉味,清爽而又不油腻,最适合病人吃了。”

  “那能教我几手吗?”钱师傅也毫不客气:“我交学费!”

  “这不是什么难的,学费可愧不敢当。”李月寒笑了笑,把装好的粥放进托盘里,看着钱师傅道:“肉本身就够香的了,再在出锅前放上切成丝的青菜,不仅能去掉肉香里的一点膻气,还能让粥饭的口感更好。”

  “而熬粥用的不是水,是米汤,这能让大米本身的香味原汁原味的保留下来,和肉香青菜香互相结合,点上一两滴香油使其不那么平淡,最适合虚弱而又没胃口的时候入口了。”

  说完,李月寒端着粥就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钱师傅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当即转身一扬手:“我们也来试试!”

  回到房间里,孟祁焕还在睡。李月寒试了试孟祁焕头上的温度,还真别说,他的烧已经退了,看来他自己的药是真的有用。

  用小碗分了小半碗粥出来,放凉了之后,李月寒轻轻摇醒了孟祁焕。

  昏睡中醒过来的孟祁焕睁开朦胧的睡眼,第一眼就看到了李月寒笑盈盈的小脸儿,不由得也笑了:“你笑什么呢,这么开心。”

  “你的烧退了,我当然开心啦。”说着,李月寒扶着孟祁焕坐起身,将晾得温度刚好的粥放到他的手里:“只是你虽然退烧了,但是身子还是很虚弱,先吃点儿清淡的。”

  听了她的话,孟祁焕听话的接过了李月寒手里的小碗,呼啦一口就将粥尽数倒进了嘴里。

  看着他的吃相,李月寒有点无语,赶紧把剩余的粥端了过来,道:“大碗里的还有点儿烫,你慢点儿吃。”

  听了这话,孟祁焕倒是没着急去接粥,而是先问道:“你吃了吗?”

  “你吃完我就去吃。”李月寒说完,肚子很给面子的响了。

  “你喂我。”孟祁焕一脸“我就是不要脸”的模样看着李月寒。

  李月寒不断反复告诉自己,现在孟祁焕是病人,得让着他。

  然后端起了大碗,舀了一勺子粥,仔细的吹了吹,然后喂到了孟祁焕的嘴边:“张嘴!”

  “不吃!”孟祁焕把头瞥向一旁:“你自己都不尝尝的吗,咸死了!”

  “不可能啊。”李月寒虽然没有尝过,但是她对自己做饭的手艺还是有自信的。而且就那么几颗盐粒,能咸到哪里去。

  难道是客栈后厨的盐比他们家里的咸?

  这么想着,李月寒吃了一口粥:“明明咸淡适中,你也太挑剔了。”

  “你再吃一口,看看是不是咸淡适中,我刚刚可是吃了一小碗,我可咸了。”孟祁焕理直气壮道。

  闻言,李月寒又吃了一口:“还是刚好啊,你是不是耍我呢。”

  “都说了你多吃几口就觉得咸了。不信你再吃三口试试!”孟祁焕依旧不肯吃。

  李月寒也听话的又吃了三口:“真的不咸,可能是刚刚分装的那小碗里有没有融化的盐粒,但是这大碗里的真的咸淡适中,不信你试试看。”

  客栈的勺子不小,李月寒这五口下来,差不多也是刚才分装的那一小碗的量了。

  孟祁焕这才摆出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接过了李月寒手里的勺子和碗吃了起来。

  李月寒这才意识到,她刚才居然跟孟祁焕共用一个勺子!

  “你脸红什么。”孟祁焕一边呼啦啦喝着粥,一边看着李月寒坐在床前脸红。

  “没什么。”李月寒偏过头,然后又意识到了什么,当即回头看向孟祁焕:“你刚刚是不是在骗我喝粥!”

  “哪有,”孟祁焕连忙否认:“你一开始给我的那小碗真的很咸!”

  “是吗……”李月寒将信将疑。

  “当然了!”孟祁焕才不会承认。

  喝完粥,孟祁焕身上有力气了,本打算下床陪李月寒去醉仙楼,但是李月寒坚持不让,他也只能听话的躺在床上。

  中午,李月寒点了几个菜,小二送来的时候,还多了一碗粥,跟早晨她做的那碗差不多。

  “这是?”李月寒有些疑惑。

  “钱师傅说,这是他给您的学费,夫人今天熬粥的香味把整个厨房都馋哭了,钱师傅照着您说的法子也熬了一锅粥,果真香死个人,钱师傅说了,这几日您夫君的粥他都会免费送过来,就当是您不吝赐教的学费了。”

  听了小二的话,李月寒也有些意外:“那就多谢钱师傅了。”

  接过饭菜,李月寒正打算关上门的时候,温天磊一行人就风风火火的出现了。

  “孟娘子,今天怎么没来醉仙楼,我可是等了你一上午了!”温天磊一来就兴师问罪。

  “抱歉啊温少爷,”李月寒赶紧把人迎进门,然后才把饭菜放到桌上,指着靠在床上的孟祁焕,道:“他病了,我也不知道找谁去给你报信儿,他说你会找过来,所以就没去。”

  温天磊压根儿没听到李月寒后面的话,只听到李月寒说孟祁焕病了。

  当即三步两步冲到床前坐下,拉过了孟祁焕的手,着急道:“孟兄,你怎么说病就病了!”

  孟祁焕用力的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无语道:“我难不成还得先跟你说一声我要生病了我才能生病吗?”

  听了这话,温天磊也有点尴尬。

  正好李月寒端着粥碗过来给孟祁焕,温天磊劈手夺过:“孟兄,我喂你吧。”

  谁知道孟祁焕一把从他的手里把粥碗抢了过来:“我有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