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10章 酸果干,葡萄干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0章 酸果干,葡萄干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见气氛有些诡异,便招呼道:“温少爷吃饭了吗,小二刚刚送了饭菜过来,要不要一起吃?”

  “我……”温天磊看向孟祁焕,似乎是在征求孟祁焕的同意。

  可孟祁焕自顾自的喝粥,连眼神都没给温天磊一个。

  温天磊只好哭丧着脸,道:“我还是去楼下吃吧,这里留给你们夫妻俩,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温天磊站起身,把资料交到李月寒的手里,道:“这是下午会商的资料,孟夫人你先看着,过半个时辰我再上来,有什么不懂的再问我。”

  说完,温天磊就走了,还贴心的把门轻轻带上。

  李月寒有些无语的看着手里的资料,又看向坐在床上闷头喝粥的孟祁焕,道:“你跟温天磊什么关系?我怎么觉得他那么紧张你?而且……还有点怕你?”

  “我揍过他。”孟祁焕一口气把粥喝了个底儿朝天,李月寒赶紧上来给他擦嘴。

  “你连他都揍?”李月寒有些意外。

  “这小子以前不干人事,被我揍过好几回。后来我来了留清城,还是他帮我安置到白云村的。”说完,孟祁焕才意识到失言了。

  “所以你们早就认识咯?”李月寒斜着眼睛看着孟祁焕:“那你们第一次见面还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孟祁焕不好意思的撇过头:“要是在白云村被人知道我同他认识的话,会带来不少的麻烦,所以一开始我们就说好了再见面也不要提过去的事情。所以温天磊连我住在白云村哪里都不知道。”

  听了这个解释,李月寒再一想孟祁焕的处境,莫名的觉得他的处境着实是是艰难,便也不再追问。

  给孟祁焕倒了水,看着他吃了药之后,李月寒便一边吃饭一边翻起了温天磊刚给她的资料了。

  这份资料只有昨天的三分之一,所以李月寒很快就看完了。其中通商涉及的内容也没有昨天的多,想来今天的工作量会少很多,应当比较轻松。

  “今天你就在客栈休息吧,”李月寒看完资料之后对孟祁焕说道:“今天的内容比较少,我会早点回来的。”

  “不行。”孟祁焕果断拒绝:“你今天要跟温天磊去见的人叫马尔斯,这个人好色不择手段,要是看到你这么漂亮,估计会提出无理要求,我必须要跟你一起去。”

  听了这话,李月寒虽然莫名被夸了,但是心里却着实有些无语:“你病成这样了怎么去。”

  “我现在已经好多了!”孟祁焕理直气壮的说着,还当着李月寒的面,又倒出了几颗药丸子,就水吞服。

  看着他这幅赌气的模样,李月寒是又好气又好笑,只能应了下来。

  当温天磊再度敲响他们的房门的时候,孟祁焕已经睡下了。

  “温少爷,这问资料我看过了,只是我夫君说必须要他陪同一起,能否把会商的时间往后推一推?”李月寒有些为难的说道。

  “今天会商本就在晚上的酒席上,所以不着急。”温天磊安慰李月寒道,然后又看向房里:“孟兄情况怎么样了?”

  “早晨我请了大夫来,大夫说他体内积寒过重,嘱咐我等他好些了带他去医馆进行后续治疗。”李月寒如实回答:“只不过他说什么也不肯,而且还吃的是自己配的药。”

  本以为温天磊会担心一下孟祁焕的身体,谁知孟祁焕听说李月寒吃的是自己配的药,居然露出了松了口气的表情连连点头:“那就好那就好,孟夫人,我跟你说啊,孟兄的药比医馆里的好,对了,你说的医馆是哪家?”

  “就是距离客栈不远处的安济堂,孟祁焕说是黑心医馆,是这样吗?”李月寒问道。

  “还真是!”温天磊一脸愤慨:“这家医馆治病就喜欢小题大做,而且往往是先把人治好一半,然后突然换了药方,让人病得更厉害,继续在他们家吃药,在安济堂看病,少说也是十两银子起,你怎么会去请了安济堂的大夫。”

  “我对留清城部不熟,”李月寒有些不好意思道:“也是店小二给我指的方向。我路上问了好些人才找到的,还花了不少问路钱。”

  “安济堂对面是陈记医馆,他们家大夫不仅医术高明,而且用药也十分考量。我估计店小二想给你指的是陈记医馆,你误打误撞找到了安济堂去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莫名叹了口气:“都说医者父母心,这些人怎么这样。”

  “安济堂本事还是有的,只是他们对生面孔永远是这番手段,所以在留清城,除了那些有钱人会请他们的镇店大夫去府上看病之外,对初次来看诊的病人都是本着能宰一刀是一刀。”

  听了温天磊的话,一时间,李月寒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哦对了,”温天磊赶紧拿出了一个小布兜儿,里面也不知道装了什么:“这里头是孟兄喜欢的酸果干,他吃药的时候你把这个给他过过嘴。我先回去了,晚些时候我再来接你们。”

  说完,温天磊把酸果干塞到李月寒的手里,转身就带着人走了。

  李月寒关上门,打开布兜儿,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什么酸果干儿,这明明就是葡萄干呀!

  难不成东翰国已经有成规模养殖的葡萄了吗?

  这么想着,李月寒不由得拿出了两个葡萄干放进了嘴里,当即酸的眼睛眉毛都皱到了一起。

  “呸,呸,难怪温天磊说是酸果干,还真够酸的!”李月寒一边说着一边喝了一大口水。

  看着被自己吐出来的葡萄干,李月寒突然来了主意,赶紧找来一个干净的空杯子,仔细的把葡萄干的果肉挑开,取出里面的葡萄籽,洗干净后,放到杯子里泡了起来。

  古代技术没有21世纪发达,所以他们的葡萄干应当是晒制的,那种子应该还能发芽。

  如果能发芽的话,李月寒发财致富的路子又多了一条了!

  这么想着,李月寒喜滋滋的掂起了那个布兜儿。

  “是温天磊送来的酸果吗?”孟祁焕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李月寒回头一看,他已经下床了,当即不悦皱眉。

  “你回床上躺着去,才好一点,又打算浪了吗!”

  听了这话,孟祁焕笑嘻嘻的从李月寒的手里拿过布兜儿,这才乖乖的回到了床上:“我只是见你跟温天磊在门外说了好久话,不放心而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