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13章 悔不当初马尔斯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3章 悔不当初马尔斯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李月寒的转述,马尔斯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了什么,不由得瞪圆了双眼,死死的看着李月寒,道:“是不是你在搞鬼!”

  “马尔斯先生说的什么话,我听不懂。”李月寒尽心尽力的装白痴:“您也通汉语,我的翻译有没有问题,您和您身边的人应当有自己的判断。”

  “这生意我们不做了!”马尔斯“嚯”地站起身:“我不能允许我的生意桌上有女人存在!”

  “马尔斯先生刚才还说很高兴有我来助兴,怎么转头就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了。”李月寒依旧皮笑肉不笑道:“还是马尔斯先生觉得有我在,你们不好私底下商议什么?”

  本来就理亏的马尔斯听了李月寒的话,顿时有些萎靡。几乎是哀求般的看着温天磊道:“温大少,这批盐是我们部族花了大半年的时间制作的,如果按照你们的价格的话,我们几乎赚不到钱了!”

  听了这话,温天磊点了点头:“马尔斯先生放心,我们第一次合作自然会谨慎一些,只要这一次你的盐没有问题,以后我们合作的机会有的是。”说着,温天磊示意身边的人给马尔斯斟酒。

  李月寒大声的把温天磊的话翻译给马尔斯之后,马尔斯抬手制止了她:“老子听懂了,不用你传话!”

  说完,他仿佛下定了决心一样,将温天磊刚刚让人斟的酒举起来一饮而尽,后道:“那盐就这个价吧!希望以后能长期和温大少合作!”

  “马尔斯先生果然是个爽快人!”温天磊笑得眉眼弯弯,立刻举起了酒杯:“温某佩服!”

  在盐上吃了亏,马尔斯便打算低价从温天磊的手里收购皮草。

  原本温天磊是打算将从孟祁焕手里收购来的皮草高价卖给马尔斯的,但是马尔斯开出价格之后,温天磊便打消了这个想法。

  依了马尔斯的价格,拿了一些成色普通的皮草样品出来给马尔斯过目。

  马尔斯之前是见过同行从温天磊收来的极品皮草的,今天也是冲着这极品皮草来的,可拿出来的样品却是普通皮草,顿时就不乐意了。

  “温大少,你是不是觉得我马尔斯没有钱!”马尔斯这个人脾气冲,想什么就直接说了出来,丝毫没有拐弯抹角,这倒是让李月寒有几分佩服。

  “怎么会呢,马尔斯先生不远万里从西北来到我们中土,若是没有强大的财力支撑的话,只怕半路就要变卖家产了,所以我是十分相信马尔斯先生的财力的。”

  温天磊话里话外都是嘲讽,李月寒的翻译却恰好把他的嘲讽给撇掉了,这让马尔斯好受了不少。当即道:“我要的是之前你出售给约克老头那种成色的皮草,不是这种普通货色!”

  “马尔斯先生,约克先生从我这里收购的那些皮草都是难得的珍品,这次已经被他买完了。”温天磊面不改色的胡说八道:“如今摆在你眼前的就是我手里成色最好的皮草,我愿意用最低的价格卖给你。”

  李月寒翻译这番话的时候几乎笑出声来。

  约克先生从他手里买的皮草不足百件,而孟祁焕这两年卖给温天磊的皮草,就他自己说的,少说都有上千件了,温天磊可真能扯淡。

  “市场价,一件兔子皮十两银子,你给我多少!”马尔斯显然已经有些急眼了。

  “孟夫人,”温天磊看向李月寒,道:“麻烦告诉马尔斯先生,我们不按件数卖,而是按斤卖。一件完整的兔子皮,一斤十两。”

  听了这话,李月寒立刻明白了温天磊的意思,当即把话转述给了马尔斯先生。

  听着好像按斤卖有很大的利润空间,可实际上,一件完整的兔子皮是带着头骨的,所以它的重量也必然超过一斤。只要今天马尔斯敢应下来,那以温天磊奸诈的性格,肯定会让马尔斯狠狠的栽一跟头。

  果然,当听到温天磊要按照斤数来卖皮子的时候,马尔斯一行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喜色,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点头答应了。

  就这样,一顿饭还没开始,他们双方的合作就已经敲定了。

  接下来的事情李月寒不负责,所以在帮他们各自誊抄了一份梵文契约,双方签署了之后,就安安心心的吃起了饭。

  “不知道这位孟少爷做的是什么生意?”酒席进行到一半,马尔斯才开口问孟祁焕。

  看起来好像是热情的打招呼,实则是一开始就没把孟祁焕放在眼里。

  温天磊知道这些梵商来到东翰国之后,因为东翰国民风淳朴,对他们也格外友好,所以自觉高人一等,所以也没有主动跟马尔斯介绍孟祁焕。

  此时听到马尔斯问起,便介绍道:“孟先生手里出的皮草都是顶尖货色。”

  当马尔斯从李月寒的口中听到这句翻译的时候,脸色简直难看到了极点,当即也意识到,所谓的“皮子全都被约克买走了”这种说辞根本就是托词。

  分明是自己在进门的时候调戏李月寒,所以他不打算跟自己合作了!

  想到这里,马尔斯简直悔青了肠子。

  他们部族生活的地方物种贫瘠,每到深秋冬季更是冷得不行,每年都要冻死好些人。所以他才会花费好几个月的时间,从西边来到中土,就是为了买一些上等的皮子回去,让族人少挨冻。

  却没想到因为自己的莽撞,丢了一个大客户,当即悔不当初。

  一席酒席散场,马尔斯喝得大了舌头,却还是拉着孟祁焕想说话,还是李月寒用梵语三番五次的跟马尔斯说她夫君身体不适不能喝酒,马尔斯身边的人拼命的拉着他,这才作罢。

  李月寒和孟祁焕回到客栈之后,摘下面纱,从铜镜里看到孟祁焕一脸不高兴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孟祁焕一个晚上已经不爽到了极点,什么狗屁马尔斯,就这么个小商贩还有脸调戏他媳妇儿!

  “我笑你啊。”李月寒说着,给孟祁焕倒了杯水:“虽然不是很清楚你跟温天磊之间那些小动作代表什么意思,但是我可是看得出来,一个晚上你都特别不高兴来着。”

  “哼。”孟祁焕见她拆穿了自己,索性也不装了,直接把头撇到了一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