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18章 你就该死在那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8章 你就该死在那里!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孟祁焕没有让李月寒回答,一把将她从地上抱起来,转身离开了这个鬼地方。

  温天磊见状,赶紧让人安排客房。这期间,李月寒始终没有睁眼。

  她在黑暗的地方待得太久了,要是贸然睁开眼睛,眼睛很容易受伤,所以干脆就一直闭着。

  而因为她始终没有睁开眼睛,温天磊以为李月寒在这个地方出了什么事情,当即让人守在这附近,吩咐谁也不许进出之后,跟着孟祁焕到了客房里。

  察觉光线暗了下来,身下又有柔软的触感,李月寒尝试的轻轻睁开了眼睛。

  “你怎么样?”孟祁焕见李月寒睁眼,赶紧关切的凑了上来。

  “我没事,”李月寒摆了摆手,从床上坐起来:“就是在黑暗的地方呆久了,有些不太适应光线。”

  听了这话,孟祁焕又是心疼又是松了口气。

  “孟夫人,你怎么会在我温家的……棺材房里……”温天磊小心谨慎的问道:“之前温家做过一阵子白事生意,后来嫌晦气没做了,你怎么会跑去那里?”

  “那就要问问你的婉蓉夫人了。”李月寒看了一眼温天磊:“她说要带我去仓库,结果把我关在了那里。最开始我还以为那里是仓库,当我看清里面叠放着的棺材之后才知道并不是。”

  “温天磊,你来解释一下。”孟祁焕冷声道。

  此时房间里只有他们三个,孟祁焕显然非常生气,但是碍于李月寒的缘故,他也在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怒气。

  “婉蓉夫人?”温天磊郁闷不解:“婉蓉夫人早就过世了,孟兄,这事儿你可是知道的。”

  “我就是知道才叫你解释一下!”孟祁焕瞪了他一眼。

  “就是你喊来带我先离开会客厅的那个长相美艳的女人。”李月寒道:“她说她叫婉蓉,是你的妾室,你又没有正妻,所以称她婉蓉夫人不为过吧。”

  “我也没有妾室啊。”温天磊更是不明白了:“我是让侍女岚儿先带你下去休息的,她……称不上长相美艳啊!”

  温天磊简直一头雾水。

  “温天磊,你是不是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看一眼你说的侍女岚儿?”孟祁焕冷声问道。

  “我没事儿看一个侍女做什么……”温天磊一脸无辜。

  “我倒是见着了,的确称得上长相美艳。”孟祁焕定定的看着温天磊:“不如你把那个岚儿叫来我看看。”

  “叫了叫了!”温天磊赶紧道:“她就候在客房外头,我这就让她进来。”

  说着,温天磊拔腿就冲往客房外。几个呼吸的时间里,他就带了一个长相平平的姑娘进来了。

  “孟夫人你看,是不是她?”温天磊拽着岚儿的胳膊,凑到了李月寒夫妻面前:“孟兄,这就是岚儿,你见到的是不是她?”

  “不是!”孟祁焕果断否认。

  但李月寒却没有说话,而是仔细的盯着岚儿的脸看了好半天。

  孟祁焕察觉她有异,便转头看向李月寒:“可有什么不妥?”

  “拿水来!”李月寒气急,温天磊也不敢怠慢,亲自端了一盆水过来。

  李月寒左右看了看,没找到趁手的帕子,索性把自己的衣袖浸入盆里,就在温天磊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的时候,李月寒拿着自己的衣袖在岚儿的脸上一顿揉搓,把人的脸都搓红了,这才放过了岚儿。

  “孟夫人,你这是?”温天磊不解。

  李月寒看着自己纯白的衣袖上刚刚擦下来的残余,当即笑了:“我见到婉蓉的时候,她脸上涂着厚重的脂粉,头上却没有戴钗饰,衣裙虽然十分美丽,但是看起来总像是旧的。现在知道了,刚刚自称是婉蓉并且把我带到那个地方的就是这个岚儿!”

  “啊?”温天磊不解的瞪大双眼:“可……岚儿相貌平平,你们不是说带你走的是个容貌美艳的人吗?”

  “这位岚儿姑娘擅长化妆之术,轻而易举就能把自己从相貌平平画成绝世美人。”李月寒说着,把袖子递到温天磊面前道:“虽然她及时的洗掉了脸上的妆容,但是可能因为时间仓促的关系,并没有全部洗干净,这就是残留。”

  听了这话,岚儿哭着开口为自己申辩:“这位夫人好一张巧嘴,岚儿只不过喜欢脂粉,平日里也会在脸上画一画妆容,如今被夫人全擦干净了不说,却还栽赃岚儿把您关了起来,大少爷,您可不要轻信了啊!”

  还不等李月寒继续说下去,孟祁焕一把就捏住了岚儿的脖子:“没让你说话的时候,就给我闭嘴,否则我在温天磊面前杀了你,他也不会说什么!”

  “夫君别冲动。”李月寒赶紧上去拦着孟祁焕:“这位岚儿姑娘刚刚一直不开口,我还不敢确定。她一说话,我就百分百确定是她了。”

  “她打开棺材房的时候,上头落了好多灰尘下来,我怕她被迷了眼睛拉了她一把,但那么厚的灰尘落在地上,她的脚上必然会踩上。”

  说着,李月寒指着岚儿的鞋:“按说一个丫鬟,就算是不做粗活,鞋也不应该这么干净才对。温少爷,你不如派人去她房内搜一搜,看看是不是有一双沾满了灰尘的浅色鸳鸯绣花鞋,另外再仔细搜一搜,说不定还能找到一身浅翠色的束腰长裙。”

  听了这话,温天磊眉头一蹙,当即让门口的小厮去搜查岚儿的房间了。

  或许心虚的缘故,岚儿趁着这个档口想要触柱自杀,但是李月寒眼疾手快的把她拉住了。

  “别想了,撞墙的话你一时半会儿死不了,我还能把你救回来。”李月寒声音愈发的冷:“毕竟我夫君常年打猎,治疗外伤我很是拿手。”

  岚儿听了她的话,脸色惨白的跌坐在地上。

  见她的模样,温天磊大概就明白了。

  很快,温天磊的小厮拿着一双沾满了灰尘,都看不出原来颜色的浅色鸳鸯绣花鞋和一件浅翠色的罗裙来到客房。

  李月寒把东西丢在岚儿的面前,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要冒充已经过世的婉蓉来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要把我关在棺材房里,但是现在证据确凿,你就算是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了。”

  “你们这些贱女人,”岚儿突然脸色大变:“哪一个不是千方百计想要爬上温少爷的床的!就算是我把你关进棺材房又如何!你就该死在那里!温少爷不是你这种贱人能觊觎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