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20章 温天磊的往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0章 温天磊的往事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本想问可惜了什么的时候,孟祁焕却迅速的把刚刚的情绪收敛得干干净净。看向她的时候,甚至还带着几分笑意:“看看,温天磊的仓库里可是有很多稀世珍宝,你看上哪件我们就拿哪件。”

  见他不愿说,李月寒也不打算问,便指了指那些苹果,道:“这个果子你知道叫什么吗?”

  “天然子,”孟祁焕道:“灵犀倒是挺喜欢吃,只不过永安县少卖,我只要遇到都会买一些回去给她吃。”

  “那咱们搬一筐回去怎么样?!”李月寒摩拳擦掌。

  孟祁焕惊讶的看着李月寒:“天然子一个一两银子,你这么明晃晃的搬一筐上马车,不是在告诉那些准备过冬的土匪们赶快来抢我们吗?”

  “一……一个一两银子???”李月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贵?”

  “不然永安县怎么会少有。”孟祁焕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一个布兜,生生装了半框进布兜里。

  李月寒看着孟祁焕令人无语的操作,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还是你想得周到!我想去看看你说的温天磊种在院子里的葡……酸果。”

  听了这话,孟祁焕回身指了指身后一仓库的东西,道:“这里面就没有你想要的东西吗?”

  “没有。”李月寒刚刚已经大概看过了,整个仓库除了这十几框的苹果她用得上之外,别的东西对她来说意义不大。

  金银珠宝又怎样,李月寒要的可不是一时的有钱,她要的是长久的有钱。之所以想来温天磊的仓库看看,李月寒就是想知道古代人的仓库会不会藏着一些她没见过的宝贝。

  可进来一看,基本都是一些古玩字画,桌椅摆件,金银珠宝之类的东西,李月寒就有些兴致缺缺了。

  “那走吧,温天磊把酸果种在自己的院子里,”孟祁焕说着,一手拎起那袋子苹果,一手牵过李月寒,就往仓库外走去了。

  “婉蓉生前最喜欢新鲜的酸果,所以温天磊就为她在院子里种了酸果。”一边走,孟祁焕一边给李月寒讲温天磊的故事:“说起来,婉蓉算是一个奇女子。从小在红楼里长大,登台献艺那天,惊艳了整个国都,不少人一掷千金只为和她春宵一夜,可是婉蓉却是个卖艺不卖身的清倌。”

  “温天磊算是对婉蓉一见钟情,就在她登台献艺那天。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露出那样的神情。之后温天磊就千方百计的打听婉蓉的喜好,温家老爷为这事儿还跟他吵过好几次,可后来温天磊还是花了一千两黄金,把婉蓉从红楼里赎了出来,纳为妾室。婉蓉过门那天,除了没有按照正妻的入门礼仪之外,连天地温天磊都跟她拜过了。”

  “成婚第二天,温天磊就亲自在院子里为婉蓉种下了她喜欢吃的酸果树苗。”

  “婉蓉和温老夫人很投缘,温老夫人也不嫌弃她的出身。尽管温老爷觉得丢脸,但是碍于自己夫人的面子上,后来也没有再管过婉蓉和温天磊的事情。”

  “只可惜天妒红颜,婉蓉嫁给温天磊第三年就病了,这病说来也古怪,不管是名医圣手还是太医来看,都说是先天不足。吃了很多补药,吊了一年的命。”

  “第四年,婉蓉病逝。没多久,温老夫人也走了,从此温天磊就变得十分消沉。然后一个人带着两个小厮,婉蓉的骨灰,还有他娘留给他的遗物来到了留清城。现在的温府,就是他娘生前的陪嫁。”

  “温天磊在留清城安顿下来之后,花了大价钱把种在国都的酸果移植到了这里,每年都会做好多酸果干。”

  说话间,孟祁焕已经领着李月寒来到了温天磊住的院子里。

  果然如同孟祁焕所说的,院子里有一株长得十分健壮的葡萄藤,顺着搭好的棚子,蜿蜒而出。

  看得出来,温天磊真的把这葡萄树打理得很仔细,不仅搭了一个漂亮的凉亭,还在凉亭下面装了个秋千椅。

  “婉蓉生前喜欢在酸果树下乘凉,连这个椅子,也是温天磊从国都运过来的。”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叹了口气。

  自古多情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想来和婉蓉在一起的那几年,是温天磊最快乐的几年了吧。否则他也不会这么仔细的照料这株葡萄树。

  让小厮去通报一声,得到准许之后,李月寒便拿起了花匠的花剪,把葡萄藤上多余的藤蔓都剪除了,然后将剪下来的藤蔓收集在一起,让人转告一声之后,就跟着孟祁焕离开了温府,踏上了回白云村的马车。

  温天磊没来送,可能还沉浸在伤痛里。但是李月寒也能理解。

  经历过那样的爱情之后,想要再去爱别人,好好生活,对他来说,本身就够难的了。可今天,所有他好不容易维持的平静都被岚儿打碎了,想来温天磊要沉浸好一段时间吧。

  马车不眠不休的赶路,到永安县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

  在永安县,李月寒买了二十斤粗盐,订了一百斤高粱让人送到白云村,然后才继续往白云村赶路。

  这一行,她收获良多,和孟祁焕的关系也有所改善。不知道为什么,在被关在温府的棺材房里的时候,只要想着孟祁焕一定不会抛下她不管,她的心里就格外安心。

  马车刚进白云村,李月寒还没来得及呼吸一口白云村的空气,马车就被逼停了。

  “哎呦我的老天爷啊,我女儿发达了,有钱了,不管我这老太婆也就算了,连她亲爹她都不管不顾了啊!”王凤那令人耳熟的哭声又传来了。

  李月寒当即皱眉。

  孟祁焕见状,正想下车,却被李月寒拦住了。

  只见李月寒钻出马车,站在马车前头,看着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王凤,冷笑着嘲讽:“你要哭闹的话,先得有点儿眼泪吧?干巴巴的瞎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嚎丧呢。”

  “死丫头你说什么晦气话!”王凤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说!柳家给你的那套金首饰在哪儿!快点给老娘拿出来,正好你爹病了,家里没银子给他看病,我得赶紧卖了换钱给你爹看病!”

  “我爹病了?”李月寒歪了歪头:“你一张嘴就说我爹病了,我怎么觉得不是我爹病了,是你又想要钱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