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21章 去背马粪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1章 去背马粪去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的话一出来,王凤的脸色就变了:“你……你说的什么话!我难道还会为了两个钱咒你爹不成!”

  “世事难料,人心叵测,我也不知道啊。”李月寒说着,站头就要进马车。

  王凤一件就急了:“柳家为什么给你黄金首饰!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了!”

  李月寒顿了顿,重新站直了,居高临下的看着王凤,眼睛里全是嘲讽:“看来你很关心我,连柳家送了我一套黄金首饰的事情都知道。”

  这种事情李月寒早就知道柳家不会隐瞒,甚至为了自己的名声还会大肆宣传,所以她从来没想过要隐瞒,毕竟也瞒不住。

  “你管我怎么知道的!”王凤一见李月寒没有否认,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赶紧的,把那套黄金首饰拿出来,你妹妹出嫁的时候也好做头面!”

  “没有。”李月寒干脆利落的拒绝:“还有谁会要李蓉蓉这个破鞋?想出嫁?做梦吧?”

  “你给我闭上你的烂嘴!”王凤叉腰骂道:“我们家蓉儿可是要嫁到柳府做少奶奶的,你敢诋毁她,回头让人弄死你!”

  车子里的孟祁焕是坐不住了,当即弯腰下了马车,一把扶着李月寒的腰,道:“你知不知道,,如今月寒已经是柳老爷的义女了,你这么骂她,难道不怕李蓉蓉嫁过去之后被怎么样吗?”

  “哦哟,义女好了不起哦,亲爹都还活着就迫不及待在外面认爹了,这种女儿啊,要来干嘛!”王凤阴阳怪气的说着,倒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看来李蓉蓉要当柳志远的妾室这件事很让她得意。

  “王凤!你又在这里撒什么风!”李大成的声音传来,旋即,他拨开人群来到了王凤身边,“还不回家做饭去!”

  “做什么饭!”王凤反声呛到:“你的好女儿现在都不认你这个爹了,外面有爹了啊!”

  听了这话,李大成蹙着眉头:“凤儿,别闹了,让人看笑话。”

  “你被人看的笑话还少吗?”王凤反问李大成:“反正多一点笑话也是笑话,那就让大家都听听,李月寒这个不要脸的是怎么在自己亲爹还在世的时候跑出去认别人当爹的!”

  “李大成,我敬你是个长辈,也是月寒的爹,我不想把话说难听了,”李月寒还没说话,孟祁焕就先开口了:“我只说一句,你要是不把你家的疯婆娘管好的话,我保证李蓉蓉不仅连柳家妾都做不了,这十里八乡也不会有人愿意娶她!”

  听了这话,李大成赶紧捂住了王凤的嘴,使劲把她往回拖,一边走一边道:“我知道了,我保证凤儿不会再胡乱说话了!”

  众人见李大成拖着王凤越走越远,不由得议论纷纷。

  “这李家人可真奇怪,女儿都要当妾了还好意思出来耀武扬威!”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柳家可是县里数一数二的大户,嫁给他们家当妾,也好比嫁给咱们这些普通人当妻要强!”

  “嘁,妾就是妾,说难听点,妾可以退货,妻可不行,有什么可豪横的!”

  “人家就是觉得不得了呗。”

  “难怪之前就听说这李蓉蓉勾引人家柳大少,感情她们母女早就准备要李蓉蓉给柳家当妾了啊!”

  ……

  后面那些议论的话李月寒都没听到,她被孟祁焕拉进了马车里,马车一直跑到了孟家大门口才停下。

  马车一停,周大宝就立刻从里面跑了出来。

  “孟大哥!嫂子!你们回来啦!”别看周大宝跛脚,可他跑起来也是挺快的。

  李月寒下了马车,看到周大宝一脸笑意,便也笑了:“这几天辛苦你了,一会儿我给你结工钱。”

  “嫂子说这么见外做什么,”周大宝很主动的帮着孟祁焕把马车上的东西都卸了下来扛进屋里:“我周大宝帮嫂子看家,那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知道周大宝是说的场面话,李月寒也没拆穿他。

  马车上的东西都卸下来后,孟祁焕跟马车夫结了工钱,又回来给周大宝结了工钱。李月寒见院子里晒的黄豆非常整齐,做主又多加了五十个铜板给周大宝,可把周大宝给乐坏了。

  送走了周大宝,李月寒开始盘点这次去留清城的收获。

  首先,两场翻译加上卤肉,李月寒足足赚了五百两银子。然后就是从温天磊的仓库里带回来的一兜苹果,还有那一捆葡萄枝,在永安县买的二十斤粗盐,以及马上要送到村子上的一百斤高粱。

  李月寒紧着葡萄和粗盐,一回家就先把葡萄藤给培了起来。一般葡萄苗的培育都是以插扦繁殖为主。李月寒担心秋季天气寒冷,所以打算先用盆栽,等到根系发达之后再移植到地里。

  这么一想,她便找来了一个大口的瓦缸,然后要孟祁焕去马车夫家里要马粪。

  “你要那玩意儿做什么?”孟祁焕没想到李月寒开口就是这个,不由得被惊了一惊:“马粪又不像牛粪一样,晒干了还能烧,”

  “你去要就是了,”李月寒也不知道怎么跟孟祁焕解释好,只能催着他去,还贴心的给他拿了一个大口袋,嘱咐他一定要把袋子装满。

  孟祁焕虽然不解,但是还是不情不愿的去了。

  孟祁焕一出门,李月寒就把葡萄藤浸入了水里,然后下了半锅的冷水,将买回来的二十斤粗盐全倒了进去。

  随着锅里温度上升,李月寒倒进去的粗盐也逐步融化。

  李月寒卖力的搅着水,尽量让所有的粗盐都融化。

  等到盐全都融化成盐水之后,她再加大火力继续煮水,水全干了以后,锅上就会留下一层的盐。

  二十斤的粗盐经过这么一番炼制,大概会留下八斤左右的精盐。这样炼出来的盐完全没有苦味,成色也是上好的,酿酱油正好用!

  当孟祁焕好不容易背着一袋子臭烘烘的马粪回来的时候,见到李月寒在煮水,便很自然的上前:“虽然臭了点,但是大白天也不至于洗澡吧。”

  听了这话,李月寒横了孟祁焕一眼:“谁说这是你的洗澡水了,这里头全是盐!”

  “你……把盐全化水了?”这回轮到孟祁焕目瞪口呆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