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25章 为什么要救她?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5章 为什么要救她?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说完,李月寒拉着王荷花就走。吴壮壮看着手里的银子也是一头雾水。

  王荷花之前那样欺负李月寒,李月寒应该恨死王荷花了才对,怎么今天会突然冒出来救她?

  不管了,反正手里有银子,他才不想去搅和那些女人的事情!

  周大宝也同样感到疑惑,但是却没有问李月寒。

  直到李月寒把王荷花送到她家附近的时候,李月寒才停下脚步。

  也没说话,她只是帮着王荷花把头发整理好,把衣服上被扯开的地方都扣回去,又帮着她擦掉了眼泪穿好鞋子,这才把氅衣披到自己身上:“回去吧。”

  王荷花任凭着李月寒摆弄,这一刻终于忍不住了:“那些人是不是你找来的!”

  “你这话很奇怪,我为什么要找人羞辱你,又要亲自去救你?”李月寒蹙眉:“我不指望你感谢我,但是也请你不要含血喷人。”

  “那你怎么会知道他们会对我动手动脚!”王荷花含恨的看着李月寒。

  “因为我了解李蓉蓉。”李月寒好整以暇的双手抱在胸前,看着王荷花道:“她的清白之身早就被柳志远给破了,而你还是个黄花闺女,你们一起进柳府,对她来说,你就是最大的威胁,首先要毁掉的,自然就是你的清白。”

  听了这话,王荷花脸色煞白,连连摇头:“不会的,蓉蓉跟我情同姐妹,怎么可能会这么做!”

  “我跟李蓉蓉还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她都敢爬我当时未婚夫的床,你觉得她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李月寒说着,嘲讽的看着王荷花:“也就你还一心当她是姐妹,实则她背地里只当你是个好用的傻子罢了。”

  “你别挑拨离间!”王荷花有些失控的吼道:“我跟蓉蓉的感情很好的!我们就算一起进了柳府也会是好姐妹,你别想挑拨我和蓉蓉的感情!”

  或许是声音大了,王琴和马威夫妻俩赶紧打开了门,见到虽然经过整理,但是身上依旧有些凌乱的王荷花,和站在王荷花对面的李月寒。

  至于周大宝,他为了避嫌,早就躲进了阴影里。

  “孟家媳妇,你怎么把我们家荷花搞成了这个样子!”王琴当即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扣大帽:“就算你眼红我们荷花能嫁给柳大少爷,你也不要这样吧!你都已经嫁人了啊!”

  “我想你们还没搞清楚,我,现在是柳家的义女,已经被柳太爷记入了族谱,所以我算是半个柳家人。”李月寒冷冷的看着王琴夫妇:“而王荷花为什么会弄得这么狼狈,我劝你们夫妻俩最好还是问问你们的好侄女李蓉蓉,如果要证人的话,顺便去找一下吴壮壮。”

  说完,李月寒懒得废话,转身就走。

  今天之所以会救王荷花,完全是李月寒一时脑热。明知道她是不会感激自己的,但是李月寒还是没忍住。或许是因为自己前世的经历,她真的做不到,明知道一个清白的姑娘将会被糟蹋还无动于衷。

  哪怕这个姑娘曾经无数次想要把她从孟祁焕的身边赶走,也是一样。

  回到家,孟祁焕已经哄灵犀睡下了,沐川正在房中做功课,孟祁焕在厨房里等李月寒回来,锅里还给李月寒热了饭菜。

  虽然孟祁焕很想跟李月寒一起去,但是灵犀和沐川这边离不了人,让周大宝看孩子,还不如让周大宝跟着李月寒保护她。

  一直等了很久,孟祁焕终于听到院子里有动静。

  不一会儿,李月寒走进了厨房里。洗过手后,李月寒动作十分自然的从锅里端出了给她热着的饭菜,二话不说就要吃。

  “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孟祁焕见她没有说话的意思,忍不住开口问道。

  “解释什么?”李月寒一头雾水的抬头,对上孟祁焕的眼神,发现他脸色很不好之后,这才反应过来:“我是猜的。”

  “猜的?”孟祁焕有些不能理解:“你对李蓉蓉就这么了解吗?”

  “当然了,毕竟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而且我是很清楚李蓉蓉对柳志远的感情的,”李月寒一边说着一边扒着饭:“李蓉蓉为了能嫁入柳家,不惜把清白之身都给了柳志远,眼下哪里能容得下王荷花跟她一起入柳府做妾。”

  “而且之前那么多次,她来我们家找麻烦,哪一次不是王荷花跟着。”李月寒说着,哀其不幸般的摇了摇头:“要说心眼,王荷花连李蓉蓉的一半都比不上。”

  “你就这么笃定,李蓉蓉一定会反向收买吴壮壮他们,让他们在今天玷污王荷花吗?”孟祁焕还是十分好奇。

  听了这话,李月寒摇了摇头:“我不确定,所以才跟你说我去看一眼。你猜怎么着,我看着李蓉蓉看着吴壮壮几个人把王荷花抬走的,所以一切自然就清楚了。”

  “你为什么要救王荷花?”孟祁焕终于问出了最想问的问题:“按说她之前对你也不算友好,甚至还挺过分,她倒霉你不应该高兴吗?”

  “我为什么要高兴。”李月寒看了一眼孟祁焕:“王荷花之前千般不对万般不对,可她到底是个清白的姑娘。如果她被人打了一顿或者是怎么样的话,我倒是会觉得高兴。但是她在出嫁之前被人毁了清白,我不会觉得高兴。”

  “为什么?”

  “在这个时代,清白二字对于女子来说就是一个无形的枷锁。若是能清白,枷锁就成了冠冕,可若是不能清白,枷锁就成了砍头刀,我说的没错吧。”李月寒说着,看向孟祁焕:“当然,我们俩的情况比较特殊。”

  听了李月寒的解释,孟祁焕心里大概明白了她今天救王荷花的动机,不由得心生柔软:“我一直以为你是睚眦必报的人,没想到也会有这么心软的时候。”

  “我当然是睚眦必报,”李月寒说着,一脸无所谓:“我只是觉得,王荷花不该就这么被毁了一辈子。她只是没脑子,心不坏。不然之前也不会为了讨好你而来照顾沐川和灵犀了。”

  “她?心不坏?”孟祁焕哑然失笑:“你对善良的界定标准是不是太低了一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