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26章 对善良的定义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6章 对善良的定义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不是我对善良的界定标准太低,而是善良跟我没关系。”李月寒扒着饭说道:“我可以讨厌王荷花,甚至在能力范围内让她抬不起头来嫁不出去,但是既然她要嫁人了,我也就没必要锱铢必较,连人家清白都毁了。”

  “毕竟她只是喜欢你,这件事本来没有错,错的是在你婚后还继续来你面前刷存在感,嘴毒心眼多,谈不上十恶不赦,我没必要看着人毁了她一辈子的清白。”

  “而且我一点也不怀疑,在王荷花没了清白之后再嫁入柳家,那么她肯定玩不过李蓉蓉,到那个时候她就会怨恨你,进而怨恨我,说不定还会为了发泄自己心里的怨恨,利用柳家妾室的身份,对我们这些泥腿子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所以我今天做的事,充其量也只不过是未雨绸缪,要是再上升一个高度,也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且让王荷花知道李蓉蓉不安好心,对我来说也不算是坏事。”说着,李月寒笑吟吟的看着孟祁焕:“这个解释够清楚了吧?”

  听了她一番长篇大论,孟祁焕算是彻底服了。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他自认为擅长谋略,可是面对李月寒这一番解释,他倒是觉得,自己更像是个思维不拐弯的人。

  “你说得对,”孟祁焕点了点头:“估计明天李家和王家有热闹看了。”

  “那你要不明天别上山了,留下来看热闹?”李月寒瞥了孟祁焕一眼:“然后再被他们两家拽入这摊泥石流里?”

  “你这女人说话就不能好听一点儿吗?”孟祁焕笑了:“分明是担心的话,非得这么夹枪带棒的说出来。”

  “我就是给你提个醒,女人的事情你少掺和,明天你该干嘛干嘛,我该干嘛也干嘛,反正我现在是半个柳家小姐的事情人尽皆知,他们两家是不敢轻易得罪我的。”李月寒说着,把最后一口饭扒拉干净,空碗就这么放在了桌上。

  “你不洗碗啊!”孟祁焕看着她转身要走,忍不住开口问道。

  “洗碗不是有你吗!”李月寒理直气壮的说完,身影一闪,消失在厨房门口。

  孟祁焕只能苦笑着摇头,倒是乖乖的把李月寒的碗给洗了。然后拴好院门和厨房门,回到了内院。

  此时已经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了,孟祁焕悄悄的来到李月寒门口,透过门缝往里看,却见到李月寒正就着油灯,抱着温天磊留给她的大头书仔细的看着,时不时嘴里还嘟哝着些什么。

  看到她这副模样,孟祁焕不由得心头一软,轻手轻脚的在天井旁冲了个澡,回到房内睡下了。

  翌日,李月寒起床的时候,孟祁焕已经不在家里了。做好了早饭,李月寒抱着灵犀把沐川送到了学堂,然后又领着灵犀去河边洗衣服。

  就在李月寒疑惑王家怎么还不去找李家的麻烦的时候,热闹终于来了。

  据说有人看到李蓉蓉一大清早天还没亮全,就衣衫不整的出现在了自家门口。她娘王凤给她开门的时候也是左顾右盼,一副生怕被人看到的模样。

  李月寒不由得有些诧异。

  难道是柳志远昨晚又跟李蓉蓉共度春宵了?

  仔细一想,这个可能也不是没有。

  毕竟当初她自己还在李家的时候,王凤就巴不得李蓉蓉赶紧怀上柳志远的孩子。现在柳家要同时纳两门妾,已经是柳志远的女人的李蓉蓉,自然是要赶在王荷花之前把孩子怀上了。

  毕竟母凭子贵。

  “诶,月寒丫头,我听说你那个妹妹,就是李蓉蓉,她之前就跟柳大少有那个关系了啊?”邱家媳妇儿是个碎嘴的,也是个爱八卦家长里短的。趁着洗衣服的功夫,邱家媳妇儿压低了声音问李月寒。

  听了这话,李月寒一脸的讳莫如深,并没有回答。

  “你说你,跟我还见什么外!”邱家媳妇儿看明白李月寒不想说,便故作一脸的严肃:“你晓得不,昨儿个李蓉蓉可是在村口的柳家马车里跟柳大少过了一夜呢!这荷花跟着李蓉蓉一块儿进柳家门,不是得让李蓉蓉欺负死!”

  “不会的。”李月寒说着,把最后一件衣服拧干,笑着看向邱家媳妇儿:“我也不清楚李蓉蓉和柳志远的事情,但是我到底算半个柳家人,这种事儿嫂子你以后可别跟我说了,我怕我忍不住去学嘴。”

  说完,李月寒牵着灵犀走了,留下邱家媳妇儿一个人在原地发愣。

  是啊,李月寒可是柳家义女,还是入了族谱的那种!自己跑到她面前去八卦这些事儿,是生怕柳家人不知道自己是个碎嘴吗!

  要晓得这些个大户可都最注重名声,要是让他们知道有人在外头败坏自家名声,指不定得怎么样呢!

  毕竟白云村的佃户大半种的可都是柳家的田!

  李月寒回到家后,和灵犀一起把衣服晾上,然后跟等在家门口的周大宝一块儿把酱油豆缸从菜窖里搬出来,加入了被精炼过的细盐,搅拌均匀之后,李月寒让周大宝在前院看着,自己则领着灵犀到后院去了。

  谁知,她刚进内院的门,孟家大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

  周大宝正准备在阴凉处眯一会儿,听见动静也是一个激灵站了起来。

  李月寒往外一看,来的是李大成,心里便有了谱儿,让灵犀自己先回房间,然后走了出来。

  “李月寒,我怎么不知道你居然是这么歹毒的姑娘!”李大成颤抖的手指着李月寒:“自己嫁不成柳大少也就算了,现在到处跟别人败坏你妹妹的名声,有你这么当姐姐的吗!”

  “你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李月寒一脸冷淡的站在内院门口:“还有,李蓉蓉的名声还需要谁来败坏?不都让她自己糟践没了吗?”

  “我呸!”李大成啐了一口:“蓉蓉那么乖巧懂事!要不是你挑拨离间,荷花怎么会说昨天是蓉蓉找人想要欺负她,还被你救下了!你拿什么救的她!”

  “老爷子,”一直站在一旁的周大宝开腔了:“不是我嫂子救的荷花,是我救的。你搞错人了,荷花之前那么欺负我嫂子,我嫂子哪儿还能救她啊。”

  “你给我闭嘴!人荷花爹娘都说了,荷花就是你送回去的!”李大成气得脸色通红,恶狠狠的指着李月寒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