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30章 每次一打三也很累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0章 每次一打三也很累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秋收的季节正好也是山楂成熟的时候,沐川很给力,足足从撒喜糖的王凤那里讨来了小半斤的糖果。

  下午,沐川去上学的时候,李月寒把小灵犀背在背上,转身上山去了。

  路上遇到喜上眉梢的王凤,王凤还想在李月寒面前炫耀炫耀,却没想李月寒看都不看她就走了,倒是把王凤给气了个半死。

  到山上,李月寒去看了眼山椒地,发现那里已经长满了杂草,不由得有些惋惜。

  最近事情太多了,要不然这些山椒苗移回去的话,说不定都已经长出株了。只可惜现在这块地被杂草覆盖,嫩苗抢不到更多的营养,指定是活不成了。

  在山上捡了小半框山楂,眼看着天冷了,李月寒这才提着小篓子下山。

  回家后,李月寒起锅,将锅子烧热后,放入一小块油,等油全部化开了,李月寒这才把沐川从王凤那里讨来的糖全都丢了进去。

  虽然这些糖很劣质,但是却是很纯粹的麦芽糖,只不过在制作的过程中加了很多水而已。

  李月寒趁着熬糖稀的时间,找来几根竹子,用刀劈成条儿,然后再一根一根的削成了签子。然后将山楂洗干净,去了上面的蒂,一个一个的串到了签子上。

  “婶婶,灵犀能吃山楂吗!”专心致志看着火候的灵犀早就馋的不行了,见李月寒把山楂都洗好了,不由得咽了咽口水问道。

  见状,李月寒笑着把一个山楂塞进了灵犀的嘴里:“说好了,今天你跟哥哥一人只能吃一串糖葫芦,剩下的我们明天再吃。”

  “嗯嗯!”灵犀一边吃着山楂,一边认真的点头。

  糖稀熬的差不多的时候,李月寒这才拿着大勺,开始往山楂串上淋糖稀。然后放到盘子里晾干。

  最后几串糖葫芦,李月寒还特意转了几圈,做成了拔丝糖葫芦,拿草绳挂在檐下晾干。

  沐川下学是跟孟祁焕一道回来的,一进门就看到李月寒挂在檐下的糖葫芦,当即开心的跳了起来。

  “孟叔孟叔,我够不着!”沐川跳了半天也够不着李月寒挂着的糖葫芦,不由得有些着急。

  听见动静,李月寒从厨房里看过来,道:“里头还有呢,灵犀说什么都要等你回来一起吃。”

  沐川听了这话,当即眼前一亮,想都不想就把他孟叔抛诸脑后,二话不说的冲进了厨房,见到两大盘子的糖葫芦的时候,沐川的眼睛都亮了。

  “哥哥,一起吃!”灵犀早就馋得不行了,却还是坚持要等沐川回来一起,所以此时正眼馋的举着糖葫芦,小胳膊使劲的往沐川的面前伸去。

  “好!”沐川甚至都顾不上放下书袋,接过灵犀手里的糖葫芦就吃了起来。

  进门的孟祁焕见到兄妹俩开开心心吃糖葫芦的模样,不由得有些无奈:“吃太多糖会长坏牙的。”

  “不会的!”灵犀赶紧认真的解释:“婶婶说了,哥哥和灵犀一天只能吃一串糖葫芦,就不会长坏牙了!”

  听了这话,孟祁焕抿了抿嘴。

  他总觉得自己的话在这个家里好像越来越没用了……

  见他一脸郁闷的模样,李月寒拍了拍孟祁焕:“兄弟,你的地位好像越来越低了哦?”

  “乱喊!我是你夫君!”孟祁焕故作严肃道。旋即,他嗅了嗅空气里的香味:“你今天晚上炖肉吗?”

  “嗯,酱油成色出来了,我就试试看做了红烧肉,马上就能出锅了。”李月寒说着,开心的看着孟祁焕:“王凤女儿去当妾了,她开心得满村子发糖,做糖葫芦用的糖全是沐川从王凤的手里讨来的。”

  听了这话,孟祁焕有些无语:“家里不是有糖吗……”

  “那不一样,沾沾喜气不是。”李月寒说着,歪了歪脑袋:“再怎么说李蓉蓉也是我妹妹,妹妹出嫁,姐姐吃点儿她的喜糖也是一份祝福,毕竟这份婚事可是她从我手里抢过去的。”

  “看起来你好像很不甘心啊。”孟祁焕不阴不阳的说道。

  “不存在不存在,”李月寒摆了摆手:“我都算是半个柳家人了,李蓉蓉见着我说不定还得行礼问好呢。毕竟妾哪有地位。”

  “还有,我今天听李大成说,当初我娘嫁给他好像没那么简单。”李月寒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听了这话,孟祁焕默默的去灶膛前蹲着,看起了火:“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你想帮你娘申诉也没办法了。”

  “哦……”李月寒有些郁闷的应道。

  晚饭是红烧肉和素炒青椒,还有韭菜炒蛋花。一家四口吃得十分开心,李月寒还让孟祁焕送了半碗红烧肉给周大宝。

  毕竟这段时间周大宝确实帮了李月寒不少忙,而且他又是一个单身汉。要么就是来孟家蹭饭,要么就是自己捣鼓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吃。孟祁焕回来时候说,周大宝看到那碗肉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反复确认了好几遍是送给他吃的,这才接过去狼吞虎咽。

  “周大宝还挺可怜的,他爹娘还是不打算认他这个儿子吗?”李月寒一边收拾厨房一边问道。

  “以前周大宝混帮会的时候,他爹几乎是求着他不要去做混账事,可是周大宝不听。跟着帮派闹了几次事情,人家认准了找上门来要周家人赔钱,周老爹几乎是把家底都搭进去了。周嬢嬢哭瞎了眼睛也换不回周大宝回头是岸,周老爹心一横,索性就跟这个儿子断了关系。”

  说着,孟祁焕突然停了下来:“对啊,王荷花她哥哥以前是跟周大宝混帮派的,后来怎么没消息了。”

  “啊?王荷花还有个哥哥?”李月寒不由得有些惊讶:“我还以为王家就王荷花一个女儿。”

  “王荷花三个哥哥,”孟祁焕抿了抿嘴唇:“所以之前王荷花缠着我的时候我才有点费劲。毕竟每次要一打三,时间久了也不是办法,这才让王荷花来照顾两个小东西的。”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笑了起来:“什么叫每次都要一打三,难不成你跟王荷花的哥哥打过架?”

  “没少打。”孟祁焕说着,脸色不由得有些严肃:“说起来,有大半年没见到王荷花的三个哥哥了,这次王荷花出嫁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也没出现,不定是在憋着什么阴招。”

  “为什么这么说?”李月寒不由得有些好奇。

  “他们仨跟周大宝不一样,”孟祁焕说着,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这段时间你出门也小心点,尽量让周大宝跟着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