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35章 不下跪磕头道歉我就见一次打一次!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5章 不下跪磕头道歉我就见一次打一次!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很快,地窖的地板再度被掀开,孟祁焕毫发无伤的走了上来。

  从周大宝的怀里接过受了惊吓的沐川后,他看了一眼王荷花:“今日多谢。”然后转身就走。

  王荷花想说些什么,却被周大宝一个眼神警告给制止了:“我嫂子被你三个哥哥打得就剩半条命,今天你那三个混蛋哥哥还有一条命在,那都是孟大哥手下留情了。”

  “记得让你几个混账哥哥来孟家道歉,不然这事儿不算完!”说完,周大宝也走了。

  等王琴带着几个好不容易喊来的人回到家的时候,马威和王凤二人正衣冠不整的搂在一起,王荷花站在院子里,她三个哥哥互相搀扶着从地窖里爬了出来,伤得最终的王华已经昏过去了。

  “荷花!这咋回事!马威!你个杀千刀的,你干啥!”王琴见到这一幕终于崩溃了。

  她好说歹说求着来帮忙的人见到这一幕纷纷转身就走,顿时,王家倒是清静了下来。

  孟祁焕抱着沐川回去的路上,沐川缓过劲儿来,缓缓道:“孟叔,婶婶受伤了吗?”

  “嗯。”孟祁焕简单一个字应道。

  “那……那灵犀呢?”沐川小心翼翼的又问道。

  孟祁焕没有回答。

  周大宝倒是帮他说了:“灵犀除了被吓坏了之外,倒是没有受伤。灵犀说,王家那三个王八蛋在殴打嫂子的时候,嫂子把她整个人护在了身下,一点儿都没让别人把她伤着。”

  听了这话,沐川只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儿。

  回到家,刘有才夫妇已经把他们院子里被砸得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厨房也收拾干净了,李月寒也醒了,只是整个人十分虚弱。

  灵犀一直守在李月寒身边,小小的她坚强的一直没有掉眼泪。可是在听到孟祁焕回来的脚步声的时候,看到毫发无伤的亲哥哥的时候,灵犀还是“呜哇”一声哭着扑进了沐川的怀里。

  “哥哥,灵犀害怕……”灵犀紧紧的抱着沐川,小奶音哭得都有些撕裂了,听得沐川一阵心疼。

  “不怕,孟叔把坏人都赶走了。”沐川拍着灵犀的后脑勺,轻声安慰道。

  “哥哥,婶婶为了保护灵犀,差点被坏人打死了!灵犀好怕……”灵犀的情绪仿佛在这一刻得到了彻底的宣泄,在自己哥哥的怀里哭得抬不起头来。

  孟祁焕走到李月寒身边蹲下,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道:“是不是很疼。”

  李月寒舒了口气,勉强扯了个笑容出来:“不疼,你的药很管用!”

  听了这话,孟祁焕更是心疼得不行,自责的将她的手放到唇边轻轻一吻,柔声道:“今天上山怎么不带上周大宝。”

  “对不起。”李月寒自责的道歉:“我以为事情过去一个多月了,王家应该不会再闹事了,所以就让大宝兄弟在家里看家了。”

  “不是你的错。”孟祁焕替李月寒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还觉得这点伤算不了什么的李月寒,在听到孟祁焕这句话后突然泪奔。

  原来这就是被呵护被珍视的感觉吗?

  原来……这就是有人保护的感觉吗……

  “你……”李月寒吸了吸鼻子,强行稳定了情绪,道:“是不是去王家找麻烦去了?”

  “嗯,”孟祁焕点了点头:“你受的伤,我一分不差的在他们身上找了回来。”

  听了这话,李月寒赶紧问:“你没受伤吧?”

  “没有,我说过,我很能打的。”孟祁焕的声音温柔得不像话。

  刘有才夫妇几度想开口打断他们小两口的对话,话到嘴边到底还是咽了下去。

  最后,刘有才给他们烧了一大锅热水,从自己家里打了饭菜来给两个孩子和周大宝吃,忙活了半夜,这才回去歇下。

  李月寒身上的伤太重了,自己没办法下地走路。孟祁焕将她一路从厨房抱进了房间,然后还为她打来了热水,仔细的帮她把不敏感的部位都擦了一遍,然后帮着李月寒顺了头发,这才离开了她的房间。

  吃了孟祁焕的药,李月寒是真的觉得身上没有那么疼了。

  但是孟祁焕离开之后,李月寒手检还是发现自己的肋骨断了。

  没有设备,李月寒只能隔着皮肤将断骨复位,疼出了一头的冷汗。

  第二天一早。

  “这事儿必须得给我们家一个交代!”刚睁开眼睛,李月寒就听到前院传来的纷杂争吵声。仔细辩听了一下,是王琴。

  “对!孟祁焕,你一个外来户!闯进我们家地窖,还把我家三个孩子打成这样!你得赔钱!医药费!”马威旋即附和道。

  昨天孟祁焕临走前把他和王凤都打晕了,醒过来的时候他俩正衣衫不整的纠缠在一起,差点被王琴追杀。好不容易这事儿过去了,今天必须得给王琴打个头阵,不然王琴这个泼妇指不定还会对他做什么。

  “你们两个老不要脸的还有脸上门要钱?笑死老子好了!”周大宝叉着腰站在孟祁焕身边:“你们三个不要脸的儿子拦在我嫂子下山的路上,把我嫂子打成重伤,还掳走了我沐川侄子,这都够得上犯法了,还有脸来我大哥这里撒泼?真是上有老不要脸下有小不要脸,一家子全都把屁股当脸使是吧?!”

  听了这话,王琴和马威倒是一梗脖子:“说我儿子把李月寒打成重伤,有证人吗!”

  “当然有!”刘家媳妇拉着刘有才很是时候的出现了:“昨儿我家有才回来得晚,我去山路上接我家有才,亲眼看到你们王家三个儿子在打月寒,还是我和我家有才把月寒救下来的!”

  “放你娘的屁!昨晚只有刘有才,哪里有你这个小浪蹄子的事情!”王琴当即叉腰骂了起来。

  一听这话,众人皆是了然。

  “王琴,你那三个混账儿子回来了?”邱家媳妇卡热闹不嫌事儿大,在人群里嚷了一嗓子。

  “天哪!孙太公不是说了他们回来的话得第一时间告诉大家吗!”

  “要我说这王家真不是个东西,昨儿还拉着我说孟兄弟在她家撒野,我一进门,看到马威跟自个儿小姨子光不出溜的搂在一起,荷花都不忍心看下去,今儿一早就坐上柳府的马车赶紧走了。”

  ……

  王琴听着这些话,头都要炸了!

  这时候,孟祁焕才缓缓开口:“要么,让他们给月寒下跪磕头道歉,要么,我见一次打一次。”说完,孟祁焕无心再看热闹,去厨房端了碗热粥,转身进了内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