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37章 柳天祥撑腰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7章 柳天祥撑腰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内院。

  柳天祥虽然是李月寒的义父,但是还是得避嫌。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之后,大夫这才出来,叹了口气:“要不是小姐命大,只怕都活不下来了。不仅是肋骨断了两根,她的双肩脱臼,腿上也有扭伤,我徒弟看了她身上之后,发现还有大量的血瘀,显然动手的人是下了死手的。”

  听了这话,孟祁焕的脸更黑了。

  灵犀哭哭啼啼的牵着孟祁焕的手道:“婶婶都是为了保护灵犀,婶婶把灵犀保护在身下,自己被打的!”

  “这是怎么回事?”柳天祥疑惑道。

  “昨天月寒是带着灵犀一道上山的,回来的路上碰到了王家三兄弟。为了不让孩子受伤,月寒把孩子护得严严实实,自己却……”

  孟祁焕说着就觉得心头一阵怒火。

  “这王家三兄弟太过分了!”柳天祥也很是生气。虽然说对李月寒这个义女没有感情,可到底是义女,听到自己的孩子被打成这样,柳天祥觉得他们柳家的脸都被王家摁在地上摩擦,当即也是怒不可遏。

  “小孟,你放心,我此番是带着官爷一起来的,他们应该把王家三兄弟锁上囚车了!”看孟祁焕的火气大,柳天祥赶紧宽慰他:“我回去,立刻让志远把王荷花赶出家门!”

  “倒是不必,”孟祁焕冷声道:“昨天要不是荷花姑娘报信,我还不知道王家三兄弟躲在什么地方。他们还绑了沐川,都是荷花姑娘告诉我的。”

  听了这话,柳天祥点了点头:“你倒是个恩怨分明的性子。”

  孟祁焕没再说话,拍了拍灵犀的头,让她进屋去帮医女一起照顾李月寒,然后就跟柳天祥一道来了前院。

  此时,王琴正坐在孟家大门口哭爹喊娘:“老天爷啊!没有王法了啊!官爷乱抓人了啊!”

  “你再嚎就是妨碍公务,信不信我们把你一起抓了!”为首的官爷显然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可王琴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只管拼了命的哭。孙太公倒是老神在在的站在一旁,不为所动。

  王凤和李大成闻讯赶来,马威也来了。此时三人正在劝正撒泼的王琴,让她别把事情闹大了。

  “我的儿啊,平白蒙冤啊!这柳家手眼通天,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可怎么办啊!”

  柳天祥和孟祁焕一出来就听到这么一句话,当即柳天祥的脸就黑了下来。

  “王琴,为你还在柳家的女儿念点儿好,否则她在柳家可别想有好日子过。”柳天祥不咸不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一听到柳天祥的声音,王琴立刻精神了,跪倒在柳天祥身边,抓着柳天祥的袍子哭道:“柳老爷,柳老爷!我们荷花可是你们家的儿媳妇啊,你不能不向着我们反而向着外人啊!”

  “儿媳妇?”柳天祥冷笑:“一个下贱的妾室,算什么儿媳妇?今日你们王家人伤了我义女,王荷花自会在我府上为你们赎罪,你要想王荷花不被赶出柳家,最好识相的闭嘴!”

  听了这话,王琴心头“咯噔”了一下,倒是没再哭嚎了。

  顺着马威的搀扶站起来,王琴一抹脸上的泥灰,道:“我儿是无辜的!是李月寒那小……那丫头勾引我儿,否则我儿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对一个弱质女流下手!再说了,李月寒都被糟蹋了,你们还要护着一个被糟蹋过的女人,这还有王法吗!”

  听了这话,柳天祥转头看向一旁正在拿笔记录着什么的官爷,道:“官爷可都记下了?王家三兄弟不仅杀人未遂,还强间未遂,数罪并罚,还请官爷到时候从严处理。”

  王琴打死也没想到自己几句话就给自己儿子又加了一笔罪,干脆破罐破摔看向孟祁焕:“孟兄弟,你就守着你家的破鞋吧!”

  “老夫说一句,”须发皆白的大夫这时候开口了:“老夫已经让医女详细的为孟夫人检查了伤势,她断了两根肋骨,肩膀骨裂,双臂脱臼,腿上有大面积的擦伤,背上全是拳脚踢打的痕迹,但是确实没有受到侵犯。”

  “哼,你是柳家请来的,自然说什么就是什么了!”王琴本着死也要拉李月寒下水的心情继续道:“李月寒就是个破鞋!破鞋!”

  “刚刚孟兄弟还劝我别货及王荷花,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有必要把王荷花赶出我柳家了。”柳天祥面色严肃:“毕竟你开口闭口就说我义女是破鞋,有大夫的验伤证明你都视若无睹的话,就把王荷花当真正的破鞋丢回来吧。”

  王琴这下彻底慌了。

  王凤见此良机,赶紧高声道:“荷花姑娘没有犯七出之条!你们柳家凭什么把她赶出家门!”

  “就凭她是个妾!”柳天祥气得胡子直颤。

  “妾怎么了!妾难道就不是人了吗!没有犯七出之条你们就不能赶人!”王凤继续煽风点火。王琴这时候总算是回过味儿来了,赶紧去捂王凤的嘴。

  “哼,妾又不是妻,我柳家想赶就赶,何须七出之条!”柳天祥气得拂袖而去。

  此时,李月寒在医女的搀扶下倒是出来了。

  “义父。”李月寒喊住了柳天祥:“此事荷花是无辜的,不要迁怒他人为好。”

  见到李月寒出来,孟祁焕赶紧上前扶住了她:“不是让你好好躺着吗。”

  “我听到外面有人一直把火往荷花身上烧,所以就起来了。”李月寒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传入了大家的耳朵里。顿时,看向王凤的大家伙儿眼里多了几分玩味。

  “义父,我听沐川说了,荷花一直拦着她三个哥哥,不让他们来找我麻烦。最后是被她娘王琴给关了起来,所以荷花的确是无辜的,还请义父不要把荷花赶出家门。”李月寒虽然虚弱,但这番话却实实在在的给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到了。

  “好,既然你都开口为她求情了,那此时就暂且饶过王荷花。”柳天祥说着,慈爱的看着李月寒:“你好生养伤,这件事义父一定为你讨个公道。你爷爷也说了,我们柳家人不能这么被欺负!”

  “谢谢义父,谢谢爷爷。”李月寒垂下了眼眸。

  (本章完)